我再也不会回到三线城市工作了

文|安娜

公众号|安娜日志(ID:anna0535)


公司放高温假,放一个周,我回老家办事,顺便跟老朋友叙叙旧。

感悟很深吧,我总结了几点:

01 官本位思想

原公司领导要求每个人每个月加班至少60小时,这个女领导离异50多岁,也不知道哪根筋搭得不对,强制性加班。

其实,前公司的办事效率极其低下,我在的时候,经常一个会开一下午,没解决问题,有的时候下午开不完,第二天周末加班来开,会上经常嘻嘻哈哈地,说些有的没的,调侃一下这个男同事要抓紧找个对象,调侃一下这个女同事的老公多厉害一个月挣老多钱的。

现在,我都震惊了,比我在的时候还吓人,强制加班,而且每个月要排名,加班不够60个小时的,影响年终绩效和第二年涨薪。

搞得人心惶惶,大家没事也在加班,单身的还好,同事很多有家有口的,家里人都顾不上了,孩子成了留守儿童,每个月也见不着一次。

那不加不行吗?不加第二年就别想涨工资了,只要还在这上班,你就要忍受这个领导的作风。

这个领导不解决实际问题,不考虑一下怎么提高工作效率,比如,怎么缩短会议时间,怎么提高部门之间的沟通效率。

而是要求强制加班,你以为自己是华为啊?人家华为996最起码年薪几十万几百万,你呢?天天加班年薪也不到10万,也跟人家学。

其实,她这样要求自己的员工,无非是做给上面的领导看的,看她的员工多么勤奋,为了公司每天都加班,重视官本位思想,这就是很多北方小企业的作风。

不是说我们公司有多好,我只举一个例子,我们也有每周例会,都是下午开会,连续一个月,开会超了2个小时,领导觉得这样效率太低,把会议挪到了早会,早会公司规定不能超过1个小时,这样明显提高了效率。

对这样的领导该咋办呢?要么忍要么滚,所以,我滚了。

02 思维局限

从老家回来的高铁上,后排座位一个刚来上海读研的23岁姑娘和一个40多岁的来沪培训的男人,两个人也是刚认识,姑娘比较迷茫,从小城市来到大城市,不知道自己3年后会怎样,要留在上海还是回老家。

她跟大叔说,父母跟她说,以后一定要回老家工作。
40岁大叔:你父母说得完全绝对正确!因为,你家里人在老家关系网已经稳定了,有稳定的人脉网,而你一个人在上海呢?谁都不认识,你一个人再怎么打拼也很难留下的。

我当时真想跟姑娘说,别听他的!你父母都是打工的,又不是自己开公司需要你回家继承,关系网无非是跟你父母一样的穷亲戚,有啥用啊?

你这么年轻在上海有无限的可能,靠自己可以的!

这个大叔在三线城市生活了10多年,思维已经固化了,而23岁人生才刚刚开始,千万不要被大叔带偏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以为比你大的就比你成熟。

大叔一会给姑娘就业指导一会充当人生导师的,我听了一路,全是心灵鸡汤的,哎, 还不如让我这个姐姐给你指点指点。

03 我已经不适应小城市

老家县城里,去医院给我爸体检,做CT的时候,电脑系统瘫痪了,叫号机不叫号了,片子也打印不出来,本来约的9点做,拖到10点半,医院的医生不着急,病人也很无奈,我就特别无语,一个电脑系统,找个专家几分钟就搞定了吧,这里修了整整一天,第二天才好了。

检查没问题,我以为当天可以出院了,我跟大夫说,可以出院了吧?她说,明天还有个吊针,打完才能出。

我很无语,都没啥事,打吊针干嘛? 我跟她商量说,他都没啥事了,老人在这住得也不舒服,要不然把吊针拿着我们回家打?

大夫说,请示一下领导。

过了一会,告诉我说,可以出院了。

如果我不坚持出院,还要在这多住一晚,无非是多收床位费和医药费。

在这个十八县小城市,大街上基本上没有年轻人:有晒得黢黑50岁左右的壮汉,骑车驮着打工的工具;有乘凉的奶奶们,在楼宇间的阴凉地儿,扇着蒲扇拉着家常;还有卖西瓜的小贩,三轮车拉满了西瓜,也不知道能卖出多少?

夏日炎炎,把整个城市烤得跟锅炉一样,没有一点生气和活力。

这里从来不会堵车,每个人说着家乡话,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聊天,聊几句就会发现,咱俩有点沾亲,我大表哥的老婆的妹妹是你们村开小卖部的。

当然,这里不管干什么最好是要找关系,去医院看病,不认识人,医生会怠慢你,而且会多开药。

这样的一个小县城,注定年轻人的流失,以后城市的发展,大城市永远有无限生机,大城市会像一个漩涡一样不断地吸引人才和资源!

我爱我的家乡,让我回来养老可以,回来工作肯定不可能,而工作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工作占据了人生很大部分的时间,工作不开心,生活又怎能如意呢?

我想,我回不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