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传说 31 坑杀魔族

薛丁山转身驱马离开,魔兵手持兵器不敢上前,刚才薛丁山的表现着实让他们感到恐惧,仅仅两招,魔兵死伤百人有余。

薛丁山回到自己队伍中后 ,策马而立,这时魔兵分开两队,出现三位魔将,一名主将两名副将,身高都在两丈左右,膀大腰圆,主将硕大的脑袋上两只牛角,粗眉,圆眼,鼻子扁平,厚唇,扩耳,脖子上挂着一串小骷髅头,赤膊,手持一根狼牙棒,腰间缠着兽皮,两根脚指分两半…

“将军,就是那个人杀了我们一百多人。”一个偏瘦的魔兵手指薛丁山说道。

“哦!好久没痛快的打一仗了,呵呵!”主将上下打量薛丁山,眼中带着一丝丝兴奋。
“将军,还是小心些好!”左边副将提醒道。

“区区武皇四阶而已,呵呵!没什么可怕的!刚好练练手,舒活下筋骨。”魔将笑着说道。

“兄弟,你这戟法又精湛了,一个来回杀了百多魔族,不知道他们的头领战力如何?”程无用说道。

“一会儿就知道了,今天我们可以打打魔族是威风了!”薛丁山平静的说道。

“斧子队,做好准备!”
“薛家将,做好准备!”

“尉迟家的儿郎们,一会儿狠狠给我打!”程无用、薛丁山、尉迟雄霸做好安排,看着魔族缓缓走来,大战一触即发!

“区区一百多人的队伍能有什么作为,你们两个挑三百人随我迎敌,中间那个白衣小子我对付,剩下两人,你们对付。”魔将看了看薛丁山三人说道。

“属下领命!”两位副将单腿跪地,右拳放置胸口处说道。

魔将坐在魔狼身上,魔兵们步行缓缓朝薛丁山三人走来,大战一触即发。

程无用率领的斧子队摆开‘三十六路天罡斧阵’;薛丁山率领薛家军手持方天画戟,组成三角形对阵;尉迟雄霸单手持矟,马鞍上插着玄铁鞭...

“魔崽子,终于敢和你程爷爷面对面了,昨天你们骂的挺欢实,今天就让你程爷爷看看是你们的嘴硬还是我手中的斧子硬。”程无用挥动了下斧子笑着说道。

“将军...”副将看着程无用眼中带着几分憎恨刚想问主将,主将摆摆手道:“冲!”对魔族来说,口舌之争毫无意义,只有死亡才能磨灭人族,才能让人族感到害怕。

薛丁山三人对魔族三将,魔族主将来到薛丁山近前,挥舞狼牙棒砸来,呼的一声,薛丁山催马朝旁边闪开躲过狼牙棒,方天画戟横着朝魔将扫去,魔将撤回狼牙棒朝方天画戟横推,‘嘭’的一声,方天画戟被震开,薛丁山双手有些微麻。

魔将手中的狼牙棒被震了一下,“咦!还有些力气!不错!不错!”魔将带着几分笑意说道。

“狼嚎杀...”魔族主将说完双手持狼牙棒上呈现出一圈圈的漩涡,随后一个硕大的狼牙棒带动着黑色漩涡,夹杂着呼呼声朝薛丁山飞去。

薛丁山双手握方天画戟不断翻转,道:“八荒神戟-龙吟刺”,一条黑龙从方天画戟中飞出,化作一道尖刺,带着啸叫声与狼嚎杀撞到一起,旋转的龙吟刺与狼嚎杀发出的声音异常刺耳,半盏茶的时间,刺耳声消散,地面上出现一道长十丈的,宽两尺的沟,双方的人马被这声音刺激的有些发蒙。

雁门关城楼之上,李靖等人驻足观看不断的点头,唐易看了看雁门关两侧的山脊,雁门关所处的位置就像一个葫芦,北口外面较宽,北口内较窄,易守难攻。东西走向出了关口,两条宽百丈沟堑横立,阻挡了魔族翻越燕山而直达关内。

程无用率领的斧子队和魔族大战一处,斧子队使用的是三十六路天罡斧阵,第一路斧阵,以守待攻,十六人围成一个圆圈,百名魔兵手持长刀,不断攻击斧阵,叮叮当当的兵器碰撞声不绝于耳。

程无用和魔族副将战在一起,斧子和长刀碰撞产生的火花四溅,尉迟雄霸和另一位副将打的难解难分,矟对枪,一次次的碰撞战马和魔狼由于撞击产生的力量而倒退。

一次碰撞后薛丁山不得不正视魔将,再次挥动方天画戟,体内罡气顺着手臂传递到兵器上,释放出一根龙手指夹杂着暴虐的气息,旋转着如钢针般朝着魔将飞去,‘爆龙钻’旋转带出银色罡风,轰鸣声好像刺破周围的空间似的。

魔族主将再次挥动狼牙棒,自上而下带动一股暗黑色气息击出,‘百狼击’百匹狼带着戾气奔出,带出嗜血残忍的画面,‘爆龙钻’旋转过程中不断的将一匹匹狼撕裂,最后凝结成一个光点,‘轰’的一声爆开,‘百狼击’化于无形,爆炸带来的气息令人有些恐惧。

薛丁山,魔将面前出现一个直径约十丈的坑...激战中的魔兵、薛家将、尉迟家子弟都受到了此次爆炸带来的冲击,甚至有些魔族被震得吐血,兵器撒手而飞,斧子队这次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三十六路天罡斧阵,挡住了爆炸后的余波。

程无用也被震的差点人仰马翻,“兄弟!你悠着点哦!哥哥我这老胳膊老腿,都快被你震的散了架了,还怎么收拾这些魔崽子!”

程无用说完,与之交战的魔族副将气得哇哇直叫,程无用看了看道:“你个魔崽子,哇哇哇!乱吠什么?”

不由分说,程无用举起斧子朝魔族副将砍了下来,‘劈魔头’车轮般的大斧,带着风声自上而下劈了下来,魔族副将一阵的郁闷,举刀便挡‘嘭’的一声,斧刃劈到刀杆上,斧子弹起两尺多高。

魔族副将手持长刀在头顶上方不断旋转,大喝道:“魔刃狂风卷!”刀光形成的风暴卷带着魔气袭来,程无用撤斧,斧杆朝前,斧刃朝后,抡圆了高喝一声:“破魔!”斧影带着罡风和金锐之力,划出一个圆弧飞出...

两股力量相撞,形成一半黑一半白的球体,随着‘刺啦啦!’的摩擦声不断响起,原本两丈大的球体,逐渐缩小到两尺,最后噗一声没了...

魔族副将嘴角一阵抽搐,自己的暴力一击,连个火花都没产生,他不解的看着程无用。
“哈哈哈!‘魔刃狂风卷’,连个屁声都不如的刀法,魔族的崽子们不过如此!程爷爷我放个屁都能崩飞你。还好意思来犯我李唐帝国!”程无用大笑道。

“哈哈哈!老程,还是你牛啊!一个屁就将这帮魔族灭了!一会儿多放几个,直接将他们崩回魔域得了。”尉迟雄霸手握长矟大笑道。

和尉迟雄霸对战的魔族副将,手中长枪不断抖动,明显是被气得。

“哇呀呀呀!魔族听令,全力进攻雁门关!”魔族主将撤回狼牙棒,魔狼迅速倒退十几丈,关外的魔兵,听到命令后,如潮水般朝雁门关冲来...

雁门关主城上,唐易看着冲下来的魔兵笑了笑,拿出弓,搭好箭矢,箭矢上缚了小指大小的界石,引动体内一丝罡气到箭矢上,‘嗖’的一声,箭矢朝冲来的魔兵中部飞出,两息的时间,箭矢‘轰’的一声爆开,形成一面长约五丈的结界。

突然形成的结界,让冲在前面的魔兵措手不及,由于结界阻挡,魔兵冲击力巨大,前面的魔兵被后面的魔兵冲撞,踩踏,死伤过百,黑色的魔血飞溅在结界上,惨叫声、哀嚎声在魔兵后方不绝于耳,而冲在前方的魔兵以及没有被结界阻挡的魔兵继续朝雁门光奔袭...

唐易射出的箭矢带着一丝罡气,正是这丝罡气激活了界石形成结界,这在作战中还是第一次使用,以至于后期魔族也学会了此法,用在了战争当中,原本并不昂贵的界石,由于战争消耗数量过大,变得十分昂贵,到最后,甚至到了万金难求的地步。

魔兵继续朝雁门关冲来,唐易连射九箭,在魔兵后方,形成一道界墙而后又朝两侧的山脊分别射出箭矢,随着爆炸声,山脊上的山石朝魔兵滚落,轰隆隆的滚石带走了不好魔兵的生命,魔兵主将看到后,愤怒声起,“攻入雁门关,赏魔晶每人一块!”

唐易朝魔将射出一箭,魔将感觉到一丝被锁定的气息,挥起狼牙棒,嘭的一声,箭矢破碎,感觉并没有什么威力,道:“不过如此!”

魔兵潮水般冲了过来,绕过三位魔将,薛丁山、程无用、尉迟雄霸三人看着朝自己冲来的魔兵,不禁冒起冷汗。

唐易拉弓搭箭,射出‘九连环’,九支箭矢射在三人前十丈的距离,一阵‘噗噗噗...’声过后,一道界墙挡住了魔兵的冲锋,随后便是乱了阵脚的踩踏,手握兵刃的魔兵,没想到自己的兵刃竟然刺向自己人,界墙上荡起的涟漪,被魔血染成了黑色,盏茶的时间,三千魔兵死伤 殆尽...

除了三位魔将之外,魔兵几乎全部阵亡,阵亡的魔兵不是踩踏致死,就是被兵刃贯穿身体而亡,死相惨烈,有些尸体已经四分五裂,仅存的一些魔兵也受了重伤,带着惊恐望着满地的尸体和碎肉,有些魔兵被山石压住了腿、手臂、躯干...

“将军!将军!”其中的一个魔族副将带着惊恐声喊道。

魔族主将,手中的狼牙棒抗在肩膀上,嘴张的很大,此时他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忘记了身边副将的呼唤...

“我得个乖乖!丁山,你掐我一下这是不是真的!”程无用拽了拽薛丁山说道。

“哥哥!别拽了,这都是真的!”薛丁山心中满是震撼,自己打仗多年,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

“哈哈哈!老程我这回可是开了眼界了,唐易兄弟这招,厉害!”程无用挑大拇指称赞道。
尉迟雄霸心中一惊无以言表,此刻除了震撼,就是震撼,单凭弓箭便可坑杀如此多魔族,这让他对战争有了新的认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魔族主将缓过神来,喃喃道。
“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副将问道。

“呵呵!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雁门关,竟让我们付出如此代价,也罢!你我仨人今天就让面前这些人陪葬吧!”

“以吾之命,以吾之血,以吾之魂,祭奠魔族之神,重塑魔族之身!魔-狼-变!”三位魔将异口同声道,随后划破自己手掌,黑色的魔血滴落在地上形成三个魔文,随后三道黑色光柱从天而降,激发魔文,三位魔将身体开始抖动...

唐易在城楼之上始终盯着三位魔将,随后,再次拉弓搭箭,引动体内罡气至箭矢,随后暗道:“月之洗礼!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嗖的一声,一支带着洁白月之光华的箭矢飞出,而后一支箭变成了两支箭,又变成三支箭。

只听得‘噗!噗!噗!’三声过后,每位魔将面前掉落两只箭矢,另一支箭矢有一半入体,魔将用手将箭矢拔出,大笑道:“哈哈哈!区区几只破箭也敢在魔神面前造次!”随后用力捏碎了箭矢。

半盏茶的时间,魔将重塑魔身仪式结束,狼头、牛角、人身,的三个黑色怪物出现在薛丁山三人面前,他们的气息也发生了变化,主将由原来的魔皇初阶境界变成了魔皇中阶,两位副将由魔王高阶境界变成魔皇初阶境界。

“乖乖!这还怎么打!三丈多高,我这拼死也够不着啊!”程无用看着面前的魔将说道。
薛丁山眉头紧锁,想着对战办法,尉迟雄霸摸着下巴,看着三位魔将。

“哈哈哈!小小的结界也敢阻挡我等!”主将一步跨到结界前,举起狼牙棒,用力砸了下来,‘嘭’的一声,结界荡起一阵涟漪,紧接着‘嘭!嘭!嘭!’响声不断,结界逐渐出现了丝丝裂纹,当敲击到第十次的时候,‘嘭’的一声面前的结界被狼牙棒轰碎一道高三丈宽两丈的口子,魔将穿过结界来到薛丁山三人面前,嘴角的犬牙上滴落黑色口涎...

主将拿着狼牙棒朝薛丁山走去,“小子,尝尝我的狼牙棒-狼牙爆击。”一根硕大的狼牙棒夹杂着浓郁的黑色魔气,宛如一只巨兽袭来...

“薛家军,退后!”薛丁山说完,双手举起方天画戟,脚踩马鞍腾空而起道:“八荒神戟-横推九天”此刻薛丁山手中的方天画戟如同两人环保的树干一样,散发着银色光芒...

狼牙棒与方天画戟相撞,产生的冲击波仿佛一颗流星撞击在地面上产生的冲力,结界就像易碎的玻璃般,轰然碎裂一地。

薛丁山倒飞出去被这强大的力量击落在地面上,砸了一个很大的坑,此时他身上的盔甲出现了裂痕,嘴里满是鲜血,挣扎着坐起来,暗自笑了笑,没想到竟然有些不敌魔族主将,体内的罡气消耗了至少一半。

吞了一颗回气丹,薛丁山站起身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怒目而视,随后引动体内罡气,挥舞手中方天画戟一声暴喝:“修罗斩!”

顿时天昏地暗,方天画戟的戟尖和四角之刃带着煞戾无匹的杀气和红色修罗之力朝魔族主将袭来,这股恐怖的气息隐藏着嗜血和杀戮...

魔族主将也对这股气息有些忌惮,手中狼牙棒再次举起,引动浑身魔气加持喝道:“魔气冲天!”

此刻的狼牙棒带着魔气好像张开了大嘴般,由下而上袭来,地面顿时被犁开一道长十丈、宽三丈、深一丈的沟,与修罗斩碰到一处,刺耳的啸叫声后,天空变得如血雾般还带着一阵阵雷声滚动,雁门关外此时也被这股淡淡的血雾覆盖。

此刻魔族主将身上的鳞甲脱落了不少,这股冲击力将他的身体向后推移了十丈左右,薛丁山身上的盔甲全部碎掉,赤裸的上半身,伤痕累累,如一尊修罗般,双眼赤红的看着对方...

程无用和尉迟雄霸两人也战的辛苦,魔族副将与两人兵刃相对,产生的冲击力已经伤到了他们带来试炼的子弟,甚至有了伤亡。

李靖等人在城楼上,看的十分清楚,薛丁山三人此时如强弩之末,最多盏茶时间,便会落败,毕竟境界上的差别让三人吃了很大的亏。

唐易举起弓,对准魔族主将,引动体内罡气,凝结成一支箭矢,嗖的一声,箭矢飞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该死!雁门关不是没有擅战之人吗?怎么一个小小的年轻人箭术居然如此厉害,还能破开大阵。快,赶...
    夜已空阅读 421评论 4 3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1,734评论 0 10
  • 觉知自己,在哪些情形当中会感觉到恐惧?你对恐惧的信念是怎样的?是否觉得恐惧是负面的,应该要避免或克服它。 在我们生...
    冰晶cherry阅读 203评论 0 0
  • https://www.meipian.cn/zbaxwat?v=4.2.2
    不娶行不行阅读 122评论 0 0
  • 恋爱,是什么? 像是在糖果上撒一瓶辣椒油 像是在夏天的雨里撒上更多的盐 像是一个女生走在薰衣草地里,嗅着香气 我们...
    夏羽之恋阅读 2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