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孔子学做好老师 ----读《论语》和《孔子是个好老师》

众所周知,《论语》是一部国学经典,这本书主要以语录体的方式记载了两千多年前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论语》是我们了解孔子及其思想的主要著作。我们现在说,孔子是圣人、是思想家、教育家、是“至圣先师”,主要是因为,孔子是两千多年前的一位好老师,尽管孔子一生做过官,做过其他工作,但他的一生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创办私学,教育学生。他为当时的社会培养出了一大批有知识、有能力、有道德的高级人才。据说,孔子弟子三千,精通“六艺”者七十二人。这不仅在当时的鲁国已经很有影响力,而且国际知名,不仅是鲁国的学生跟孔子学习,很多鲁国以外的学生也成为了孔子的弟子,比如孔子有名的弟子子贡就是卫国人,司马牛是宋国人。

我们想知道的是,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社会末期,孔子是如何教学生的,他的办学目标是什么?孔子是一个怎样的老师?在《孔子是个好老师》这本书中,作者钟国兴先生和他的学生陈有勇先生给我们描述了一个丰富、幽默、深刻的孔老师形象。并在本书的最后,阐述了孔子教育思想的现代价值。

我这篇文章主要结合《论语》和《孔子是个好老师》来谈一谈,孔子的教育思想以及孔子教学的特点。

一、好老师是“学”出来的

     没有谁天生就是好老师,好老师都是学出来的,即使伟大如孔子亦是如此。孔子之所以是个好老师,就是因为孔子是一个好学、会学、乐学的人。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孔子这一生引以为傲的就是他的好学,孔子学习起来十分专注,能够达到“发愤忘食”的程度。正是因为好学,孔子才在三十岁左右的时候就学会了很多技艺,熟练的掌握的“六艺”,为他创办私学打下来良好的智力基础。好学只是学习的第一步,会学才是学习进一步深入的关键,好的学习方法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孔子不仅好学,而且会学,学的深入,学的扎实。一个非常著名的例子是《孔子家语》中记载的孔子学琴师襄的故事。

     我们知道,孔子一生喜爱音乐,时常抚琴弦歌。孔子曾向师襄学习弹琴,学习一首乐曲一段时间后,师襄觉得孔子这首曲子学的差不多了,就准备教别的曲子。

孔子说:“我还没有掌握弹奏的技巧啊。”

过了一段时间,师襄说:“可以了,你已经掌握弹奏的技巧了,学点别的吧!”

孔子说:“我还没有了解这首曲子的意趣”

孔子又练习了一段时间,觉得已经了解了曲子的意趣了。

师襄说:“你了解了它的意趣,可以学别的曲子了吧!”

孔子说:“我还不晓得它歌颂的是谁啊!”

孔子又专心的练习一段时间,用心的领会这首曲子中歌颂的人物形象。有一天,孔子弹完琴后,走到了一个高的地方,向远处眺望,脑子里不断回旋着曲子的旋律。

  突然,孔子的脑海里闪现出一个人的形象,他对师襄说:“我知道这首曲子歌颂的是谁了, 这个人长得有点黑,身材修长,有着广阔的胸襟,深邃的目光,世间万物都在他的视野之中。若不是周文王,谁能如此啊!”

师襄听了,十分惊讶,立刻走到孔子面前,两手交叉在胸前,对孔子表示敬意。师襄说:“你真是无所不通的圣人啊,这首曲子的名字 就是流传下来的《文王操》”

从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出孔子的学习是的用心与专注,学习与思考相结合。“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孔子之所以能够从一首曲子中领悟出深刻的东西,就是因为他学习的时候特别用心,学习就要全身心的投入,心无旁骛,反复练习,才能学的深入,领会的深刻。

孔子不仅学习是特别专注,而且善于捕捉学习的机会,只要有学习的机会,孔子就不会放过。“子入太庙,每事问”,孔子年轻的时候,有一次有了进入鲁国太庙的机会,太庙是国君祭祀祖先的场所,祭祀时有很多礼节,孔子就利用进入太庙的机会学习周礼。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孔子学习是博采众长,他主张“不耻下问”,孔子曾向很多人学习,孔子年轻时,曾向郯子学习历史文化,又到洛邑问礼于老子,还向盲人师襄学习音乐。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知者不如乐知者。”孔子不仅好学、会学,而且与学习为乐。乐学师学习的最高境界。在孔子看来,学习是一种快乐,“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一个人只有以学习为乐,才不会感到疲倦,才不会叫苦叫累,才能学有所成。

孔子之所以能够创办私学,招收弟子,教育学生,正是因为他精通学习之道和教育之道,这正是孔子好学、善学、乐学的结果。

二、孔子的学校教什么?

     孔子创办私学,招收弟子,我们想知道的是他教学生什么呢?在孔子生活的那个时代,社会上没有更多的职业,除了务农,就是当“公务员”。在当时那个封建等级社会中,封建贵族子弟要掌握最基本的技艺就是“六艺”,即“礼”、“乐”、“射”、“御”、“书”、“数”。孔子的学校就教“六艺”。招收的学生很多,孔子提倡“有教无类”,不论是贵族还是贫民,只要交点学费,都可以来学习。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孔子年轻时是比较穷的,我想孔子办学的部分原因是收点学费,补贴家用,教学生这些实用的技艺,然后推荐到贵族家中做事,提高就业率,就会有更多的布衣来学习。但教这些实用知识只是孔子教学内容的一个方面,孔子的学校有一个终极的教学目标,那就是立德树人、培养君子。孔子是儒家学派的创始人,他教学生“汝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孔子不是普通的老师,他是有教育情怀、有价值追求的老师。他要培养的人才不仅具有高超的技艺,能胜任具体工作,还要有高尚的道德品质。到后来,孔子的教学内用就不是简单的“六艺”这些实用知识了,孔子教的是“大六艺”,即:《易》、《书》、《诗》、《礼》、《乐》、《春秋》。《易》是哲学,《书》、《春秋》是历史,《诗》、《礼》、《乐》是艺术。我们可以看出来,孔子通过教授哲学、历史、艺术来培养弟子们的高尚人格、君子品质。

“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孔子培养学生,就是以仁、德为纲领,以“六艺”为基本,使学生能够得到全面均衡的发展。

三、孔子的教学方式

教学使一门技术,更是一门艺术,不是任何一个人,只要有一定的知识就能教好学生的。教学要讲究方式,好的教学方式不仅能让学生学的好,而且能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孔子的教学方式是什么样的呢?通观《论语》,我们可以发现孔子在教学时不是一味学生听,孔子讲的一言堂。而是启发式的、讨论式的、因材施教式的。

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孔子在教学时,特别重视启发学生学习的积极主动性,学生经过思考,提出问题,不到有一种迫切想知道问题的答案来问老师时,孔子是不会轻易告诉学生答案的。比如孔子教学生《诗》,不是对任何人都教的,只有当学生来问问题,孔子感觉你有了思考,到达一定的水平才会教你。《论语》中记载:“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以言《诗》已矣”。

《论语》中还记载: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这两个例子充分说明,孔子的“不悱不启。不悱不发 ”的启发式教学方式。

     孔子的教学方式还是讨论式的,孔子在教学的时候,总是引导学生提出问题,让学生讨论,各自发表自己的看法,最后做一下总结,有时候也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这表明孔子对学生的人格的尊重,给学生思考和发言的机会。《论语》中有一则记载: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求!尔何如?”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赤!尔何如?”

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点!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

“唯求则非邦也与?”

“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

“唯赤则非邦也与?”

“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从这段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孔子让他的弟子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学生一一发言,最后孔子表明态度,他赞成曾点的看法。在这种交流和讨论中,学生们不知不觉受到了老师的影响。这种潜移默化、润物细无声的教学方式不是效果更好么?

不仅如此,孔子在教学时,会根据学生不同的性格特点,采取不同的教学方式,即使对于同一个问题,不同的学生,孔子的答案也不相同,这就是“因材施教”。《论语》中记载:子路问:“闻斯行诸?”

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

冉有问:“闻斯行诸?”

子曰:“闻斯行之。”

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

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

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

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我们可以看到,子路和冉有问的是同一个问题,就是听到一个道理就立即去实行么,孔子对子路的回答是,别着急,有父兄在,先问问他们。而对冉有的回答是,立即去实行。问什么会这样的,因为孔子了解自己的学生各自的特点,子路这个人,做事勇猛直率,不计后果。所以孔子让他做事之前多听一听别人的意见,而冉有做事犹豫,思虑过多,所以孔子鼓励他勇于实践。

   孔子的这些教学方式对我们当代的教学依然有重大的启发意义,孔子不愧为“至圣先师”,他的思想穿越千年,依然具有生命力。

四、师生如父子

深入的阅读《论语》,我时常会被其中的一些记载所感动。在两千多年前,在中国的大地上,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在一起,为了理想奔走在山川大泽之间,他们本是陌生人,但是他们情同父子。孔子和他的学生之间,在教学过程中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有些弟子孔子真的把他看成自己的儿子,而很多弟子,把孔子看成自己的父亲。可以想象,这是多么温暖的场景。

孔子的学生中有一个叫颜回的,孔子最喜欢的就是颜回,他把颜回看成自己的思想的继承者,看成自己的儿子。而颜回也是虚心向孔子学习,视孔子为父亲。

在《论语》中,孔子经常当着其他弟子的面表扬颜回,表扬颜回安贫乐道、勤奋好学。孔子之所以总是表扬颜回,是因为,颜回在很多方面很像孔子,比如孔子不爱财,颜回也安于贫穷,比如孔子好学,颜回亦是如此。

“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

子畏于匡。颜渊后。子曰:“吾以女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颜回死了,孔子大哭:“天丧予,天丧予”

弟子们说:“老师啊,你太悲痛了”

孔子说:“我太悲痛了么,我不为这个人悲痛还为悲痛呢!?”

从《论语》的这些记载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孔子和颜回之间的那种亲如父子的师生关系。

教学不是单纯的知识的传递,而是人与人之间生命的在场,是思想的启迪,人生的启迪。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片云推动另一片云。

孔子是伟大的,他是我们民族的精神导师,是中华文化的奠基者,而作为好老师的孔子,有太多值得我们后人学习的地方,学习他的教育思想,学习他的教学方式,学习他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执着追求。

孔子去了,但是他的精神永存,他并没有远去,只是缺席了……

圣人千古,天下木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