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总结:从焦虑到反击

九月说:行动力是解决一切焦虑的良药。

第一次把总结拖得这么晚。九月份的总结,其实早就想写,但无奈上个月太多事压在头上,整个月都是在各种DDL中度过的。即使偶尔时间上空闲下来,心情上也没有放松,所以一直没有开始动笔。

进入十一月后,所有重要的事情也都告一段落,终于有心情拿起笔,来记录那一段褪色的记忆。

九月学习:

直至九月份,在学习上依然是被动的。因为其他事情比较忙,论文上就抱着“能拖多久拖多久”的态度一拖再拖。直到被导师通知要回学校参加一次讨论会,才开始匆匆准备。

因为是导师额外布置的论文任务,所以参加讨论的都是同门的师兄师姐。说上来我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学术交流”。因为专业是比较偏向于实践的MTI,所以在理论知识上比较欠缺,那天做发表的有快10个人,听着其他同学的发表,有种蹭蹭打脸的感觉,深觉自己在理论上欠缺太多东西。

学然后知不足,也很感谢这次讨论会,也让我快速认清了现实,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在哪些方面去努力。

讨论会结束后,导师还请我们同门的人一起吃了午餐,给我们准备了月饼等。这也是第一次和导师一起吃饭,导师是个在学问上很厉害的人,对我们要求很高,但却很少骂我们,用他的话说就是对自己的学生比较“溺爱”。


(研讨会 把我拍得好丑)

接下来,只求自己今后不给导师“丢脸”。

因为实习的缘故,有时候不能每次都及时赶回去上课。九月份回去上了两次课,从西外到广外,身份从老师变为学生。每次坐在教室里上课的时候都会觉得作为学生真的很幸福。

问了周围的几位同学,有的在实习,有的也在找工作。每次回到学校我都对她们说很羡慕她们现在还可以每天待在学校里,做个无忧无虑的学生。而她们则说会羡慕我已经可以工作,每个月都固定的收入。

到底哪一个更好呢?或许没有答案吧。人都只会羡慕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而已。

九月工作:

在上个月的总结中,我描述了作为一个新手班主任的崩溃。

事实的确这样,在进学校当老师前,我对老师的印象还停留在“给学生上好课,没有家长投诉就可以”的简单轻松的印象中。

但真实的生活却比这麻烦几十倍。

特别是班主任,真的是二十四小时的保姆。原来教室卫生也是需要督促的,原来高中男女生谈恋爱现象这么严重,原来就连学生的吃饭睡觉都会存在这么多问题,原来作为班主任,要帮忙收各种费用填各种表格,原来真的有家长从早上6点到晚上11点都会打电话给你你,原来真的会忙到没有时间备课······

还好,我还算是个适应能力比较强的人,花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地适应了这一切。我最佩服我自己的是之前一直爱睡懒觉的我被逼的学会了早起,学校7:30早读,就算没有早读的时间也要在7:55分前到,这意味着每天通勤时间30分钟的我最晚要在6:55分起床,周一到周五,每天都是如此。

外在的压力是其次的,更多的还是来自于内心的压力。这种压力来自于对自己提的高要求。

在9月份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地说,每天有100次想要辞职。但好在有101次我都抗了下来。

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是因为有好几天,我突然发现周围的人都好优秀,自己怎么有这么大的差距。

在开学前的员工大会上,老板说“我们公司有三分之一的名校海归,还有很多名校硕博士”,当时不以为意,但后来在工作岗位中才知道这些人的厉害。

之前我也有过一年的工作经历,但在之前的工作环境中,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不差的,甚至比很多人的工作能力都要强,所以每天上班的状态是比较轻松的。但在这里不是,因为我发现,周围好多人,都好厉害。

最大的变化是我发现周围的人都很自信,这种自信是那种从学历和个人经历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是一种对待任何事情都不急不慢的感觉。

举个例子,班上的化学老师,曾经环游过世界,虽然是教化学的,但英语也说得很好,和外教交流起来也是侃侃而谈。

三个英语老师,两个是教托福的,其中一个曾在西班牙留学,之前一直做交传和同传,经常担任大型国际会议的翻译。

而同行的日语班呢?一个日语班主任是北大毕业,曾在机构教过5年的日语和留学日语课程,现在班上的学生都特别喜欢她。

同一年级的日语班班主任,暂且称她为A老师,也是211大学日语专业毕业后,从事过七年的日语教育后才来到我们这里,后来才知道A老师自己开过日语培训学校。

和A老师一起带日语班,她不仅教学经验丰富,而且是那种典型的声音甜美非常讨学生喜欢的老师,而相比之下,我的教学经验既很匮乏,又不是那种在人群中很受人喜欢的性格。

最可怕的是,A老师工作又及其认真负责。她能负责到什么程度呢?就是那种明明我们上班时间已经很长了她还每天自愿加班监督学生背日语单词,所有的大课间和自习课都被她拿来讲日语的那种。

而我则属于那种把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就不想管别的事情的人。喜欢到点就下班走人。所以,每当放学后拿着包就走的我看到A老师还在监督她们班学生背日语我就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不是个合格的班主任。

因为和A老师同时带日语班,日语对于学生来说是零基础最具有有可比性,所以我们就不得不面临一个我们既是同事又是“竞争关系”的局面。

在教学经验上我自然比不过A老师,有一次,学校另一位教了很多年二外日语的老师在同时听了A老师和我的课后对我说“你和她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你应该用什么方法才能让两个班的日语水平不要差太远”。那一刻真的觉得压力好大。

也许有压力就会有动力,而且我本身也是一个不允许自己落后别人太多的人。在那之后,我就开始想该怎样让自己准点下班的前提下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该怎样发挥学生的自主性和创造性,我开始不断研究和尝试好的教学和管理方法,开始多去听别的老师的课学习经验。

(教室一角 拍的时候莫名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在不断努力下,在月底的班级评奖中,终于使我所在的班获得了阅读“优秀文明班集体”的称号。整个国际部只有两个班获得得此荣誉。

当你的对手很强大时,要感谢你的对手,因为他会逼着你去努力奋进。

九月生活:

因为9月份陈尚运去非洲地区出差,我第一次尝试了11天的独居生活。在独居这一点上我一直没有太多的生活经验,因为双胞胎的缘故,从小我不是在学校住就是和我妹一起住,好像一直做什么都有人陪你。

也想过找个人和我一起度过这11天,但后来思前想后却发现诺大的城市却找不到一个真正可以在这种时候陪你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而作为成年人,好像越来越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

最难熬的是有晚修的时候,10点钟晚修才下课,然后一个人打车回到没有人在的家,总觉得有点害怕。不过好在现在都熬过来了。

九月前半个月,开始对搬的新出租屋进行改造,按照自己喜欢的风格布置了卧室,房子布置好之后的出租房看起来也顺眼不少。


(卧室一角 全是我喜欢的元素)

和好朋友一起体验了陶艺。一个我之前期待很久却一直没有机会体验的东西,在一个周日的上午就突然去了。原来很多事情不是没有时间,只是少了一些冲动,如果以后凡事都多一些这种说走就走的勇气,那生命中是不是就会少很多遗憾?


(陶艺初体验 我画了一条鱼)

回了一趟佛山。回到广州以后,基本保持每月一次的回家频率。虽然每次在家待的时间不长,但每个月回家看看,就会觉得很心安。

吃点老妈做的饭菜,给弟弟买他最爱看的书,陪他聊天看电影。很庆幸和读书时候相比,回广州工作后陪伴父母的时间反而变长了。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九月份过得并不轻松,可以说每天都很忙碌。很多时候我都会想,我会不会不是个好学生?有时候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都做不好,学习成绩不好,教学生一开始也教不好。但后来我发现,态度决定一切,当你真的想做好一件事时,如果你为它付出百分百热情,拿出百分百态度,就一定能够成功,你把时间花在哪里,就会体现在哪里,结果不会骗人。

与其花时间去纠结,还不如立刻去行动。行动力真的是解决所有焦虑的良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