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娃事

图片来自网络



2016年的3月末,我生了一个儿子。

到今天我还记得当时自己并没有特殊感受的感受,没有想流泪,没有被触动,没有开始我想象的他出生后的我会可能有的任何复杂情绪,初次当妈的我,在孩子出生的瞬间,是平静和淡定的。有些开心,可与那个刚出生的小孩无关,只是因为终于结束了痛苦的生产过程。

生孩子其实是个自然的事情,瓜熟蒂落,所以在感情上不要害怕;不过所有的诞生,都不那么轻松,所以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我在医生眼里,是生娃极其顺利的那种,从进产房到出来只用了四个多小时,可对于我自己,进产房前一天两夜的阵痛,其实不那么容易。

01

娃是周三跟这个世界打的招呼,我是周一晚上开始阵痛的。当时像要拉肚子一样,十几分钟疼一次,所以我那天晚上一直跑厕所。因为孩子已经足月了,这么有规律的疼,心里猜到是阵痛,估计是要生了。

我可能是为数不多的,不那么期盼孩子出生的妈。很多孕妈,后期肚子太大,不舒服,都嚷嚷着要卸货,我没有。第一,我肚子没有特别大,腿脚基本没肿,除了偶尔因为缺钙会腿抽筋,还有孩子有点缺氧为此担心,并无太多不适,相反因为怀孕,在单位被优待,心安理得的被照顾,这种经历对人来说其实并不多得;第二,我怀孕属于朋友中晚的,见过太多带娃的生动场面,太明白卸了货我要过怎么样的生活,每天虽然幸福,却繁琐焦虑,再无自由。孩子在肚子里实在很省事,直接带着就走了。

继续说回生娃这件事,第二天早晨见了红,跟老公说了,婆婆也听到,她有点着急:走,走,去医院。我拉住婆婆:先做饭,我们吃完饭再去。知道这次估计是要住院了,所以还又洗了澡。我这么淡定是因为听过自己一个朋友的生娃经历,感觉上生娃还是很容易的,但总的下来,我觉得自己还是把生娃想的太容易了。

02

接着是入院,医生说我见了红肯定是不能再回家了,但是宫口还没开,给我安排了病房,嘱咐了走走利于开宫口就走了。

我看这情况估计着暂时不会有啥情况,见红离生还有段时间, 特别是这种宫口没开的时间会更长一些。至少要下午,或者第二天才能生产了。我要做的就是多活动,老公一个人陪我就够了,所以让婆婆先回家休息。

阵痛疼的时候是真疼,跟老公走着,痛感来了,疼的抓着衣服,弯着腰,觉得站都站不住,疼完就没事人一样,继续走路。中午在医院外面的餐馆吃饭,接到医生电话,问我去哪了,要赶紧回去。见了医生,要求我只能在楼里活动,所以在楼里爬楼梯。

心里念念的希望能生,我真的没想过这个过程会那么长,真的太疼了。我开始以为只要开始阵痛,就可以打催产针进行生产,但其实是要自己宫口开了四五指后才能打催产针,对于我来讲这个过程漫长了一些。

本来打算不告诉父母,想生了再说,怕他们担心,好像有点过分,所以就还是打了电话。我四五点打的电话,估计我爹妈还有弟弟是当时就出发了,他们七点多就到了医院了。邻省,虽然距离不算很远,但是这个速度,我还是很深刻的感受到了家人对我的关心还有担心。虽然我没说啥,但是心里暖的,也很踏实。建议再坚强的妈妈,如果父母能来还是要他们陪在身边,心里的感觉是不同的。他们来的时候我在床上躺着,我本来是不打算掉眼泪的,但是看到他们,我哭的有点惨:我好疼啊,特别疼…

晚上婆婆带了饭到医院,我吃不下。医生说才开了两指,明天生吧。一般晚上如果不是紧急情况,像破羊水这种,晚上医生是不会主动给你生娃的,因为晚上医生比较少,医生跟护士也需要休息。再待着也没用,就让弟弟带着爸妈还有婆婆回家休息。

我跟老公留院,医生给我找了一个房间让我休息,攒点力气。这一晚上感觉起来有点漫长,疼的时候就抓着病床头上的栏杆,或者使劲攥床单,不疼的时候好像能睡着。开始我老公在硬撑,说陪我不能睡不能睡,后来在我脚边以一个很奇怪的姿势睡着,睡的挺香。

虽然当时没觉得,现在想想,自己那时候把生娃当作一个自己主战场的战役来打了吧,其他人主要负责休息,他们打接下来的,生娃后的战役。对于生娃这事,我还是有点佩服自己的,因为我既没有喊叫也没有骂老公,只是默默的攒劲,盼着生娃。

03

终于天有点亮了,有医生来看我,医生先测了一下,开了四指,可以进待产室了,先是听胎心,给了开塞露,生产之前要把便排净。后来再去待产室把内裤还有裤子都脱了,医生拿出去给家人了,这是真的要生了。

老公买的公牛巧克力是吃不上了,从昨天中午就没有吃过东西,没力气,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医生,所以打了两种液体,一种是葡萄糖一种是催产针,用厚厚的胶布把针固定好,因为后来生产过程中,手会用很大力气,这样防止针头会动。

从躺到产床上,打上液体开始,我就一直是昏迷的,像睡着了一样,但是能听到外面的声音,也能大概知道医生在做什么,我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开始我以为自己是困的累的,可是孩子一生出来,我就彻底清醒了,一直到晚上才睡觉,我妈说我是困胎,这是比较奇怪的情况。

我整个生孩子的过程,打了很多次退堂鼓,说了很几次“医生,我不生了,我不生了”真太疼了,想放弃。医生一直劝我,你孩子不大,状态很好,自己生吧。

开始在产床上躺了一会,疼的时候,医生就让我使劲,过了一会医生说孩子头还没有到宫口,让我在椅子上坐着。医生,护士这时候基本是不管你的,她们忙忙碌碌,产房里一会有人,一会没人,我就自己坐着,疼的时候抓着椅子的把手,像刚才那样使劲。

在这个期间又说了一次,医生,我不生了,医生说,准备刨腹产手术要两个小时,已经来不及了,你就踏实实自己生,没事,你状态很好,没事,放心。

我虽然迷糊,但是知道只有靠自己了。后来又躺到了产床上,疼的时候,也就是宫缩的时候,医生会让我使劲,中间有护士帮我按肚子,按的时候是很疼的,护士也很辛苦,估计是要用很大力气,她们需要轮流着按,就是这样,她们也都是按的满头大汗。

我的阵痛到最后,也没有很频繁的一两分钟一次,得七八分钟疼一次,只有疼的时候,使劲才有用,不疼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好像睡着了一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一个护士说看见头发了,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跑马拉松看到终点了,自己心里松了口气,再就是侧切,侧切的时候没有感觉到疼,然后就听到孩子哭了。

孩子哭的很哑,有点公鸭嗓,我以为刚出生的事,哭了一会还那样,不过我觉得能哭就好。护士说是个男孩,你看看吧,我配合着抬了抬头,其实内心的感觉并没有很想看,一直在想不是生完了吗?可是怎么还在按肚子?

后来就听这护士们说,哎呀,拉了拉了,哎呀,尿了尿了,然后告诉我,你家小孩拉了也尿啦,一会回病房问你你就说已经拉过也尿过了,这个原来这么重要呢。虽然觉得给医生添了麻烦,可心里还是觉得娃挺给力,一生出来就解决了俩问题。

这个过程中,按压继续,按压是排子宫内的污物,然后缝侧切口,缝针是有一些疼的,但是可以接受。

给孩子秤了重,洗过澡,医生把孩子抱去抽血了,因为我是O型血,老公是AB型血,担心孩子溶血,所以要先测血型,怕孩子有溶血性黄疸。

缝针完,我还是要在产房躺着观察,防止发生产后大出血。 中间护士来了一回,问另一个护士,她家属呢,小护士说一直在外面坐着呢,没离开过,听着很欣赏我老公的做法。其实家属怎么做,医护人员也在看着,当时我心里是有点小开心的。

终于被推出来了,除了看到了老公,还看到了我弟,当时有点意外,也特别感动。弟弟已经有个女儿,他可能更知道孩子是怎么回事,他是真的不放心我。老人们去看孩子了,他俩负责等我。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解决没人等产妇的方法,把孩子交给老人,把产妇交给老公。

生娃到这已经结束,至于养娃,那是个新的篇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四年前的今天,恰值光棍节! 你说你累了,再也无力坚持些什么。你说就陪我到这里! 突然,我好心疼,心疼你这六年,青春...
    琴瑟琵琶的肆意阅读 60评论 0 0
  • 现行的作文上课形式丰富多彩,有电影式写作,有采风式写作,有游戏式写作等。无论是什么上课形式,主要目的是让学生...
    一百字阅读 33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