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感悟:不懂点医学常识谈什么孝顺父母?

父亲节就快到了,我的父亲病逝三年多了。三年来,一直有一个悔悟压在我心头,久久挥之不去。

父亲离世让我明白:最好的孝顺不是买买买,而是学一点医学常识,科学守护年老的父母。

在这个属于父亲的节日里,我想分享父亲几次病重的经历和我的反思。如果你还有机会孝顺父亲,请避开我走过的弯路。

2013年4月11日,父亲第一次病重来的很突然,整个左腿从早上开始到下午4点迅速肿到大腿根,紫红肿胀的像一个特大号的火腿肠。一天没排尿,整个膀胱和肾脏都憋满了尿,那个难受程度可想而知。

我接到父亲生病的电话,听说腿肿了,以为是骨头出了问题。因为他年轻时在北大荒垦荒八年落下了病根,经常骨头疼,我一直以为他的骨头有风湿问题。

所以马上联系了在三甲医院当骨科主任的同学,他正在做手术,让我带父亲到医院去找他,他会安排人接待。

到医院以后在骨科开了彩超单子检查,诊断结果为左下肢深静脉血栓,马上转心胸科住院治疗。

住院检查发现父亲除深静脉血栓外,还患有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症和前列腺增生肥大。

这个问题一直是我比较痛悔的一点,我的父亲是抗美援朝军人,只差3个月就赶上离休待遇了,医疗费报销比例也还算不错。但是他常年不体检,不爱上医院。

因为他不愿上医院,每次生病我都只是问了一下:要不要上医院?他不愿去我也没有强迫他去医院看病。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老年人随着年龄递增,机体老化,身体大多有些毛病。

很多人老年人因为讳疾忌医,不愿面对,所以不愿上医院体检或看病治疗,因此把小病拖成了大病,尤其是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之类的病,及早控制会减轻对身体脏器的损害,久拖则回天无力。

父亲的深静脉血栓已经快行进到肾动脉血管了,幸亏就医及时,予以溶栓治疗并插管排尿。

心胸科的治疗很对症,住院十多天后父亲的病腿消肿了,4月24日转到泌尿外科解决前列腺增生和自主排尿问题。

到泌尿科以后,医生拔了他的导尿管,试图让他尝试自主排尿。

我用吹口哨、放流水声音刺激他条件反射排尿都未奏效,只得重新插回导尿管。

医生最后给出的方案是在腹部开瘘,外挂尿袋解决日常生活排尿。父亲拒绝了这个方案,说宁死不屈。

我问医生为什么不能给他做前列腺增生手术?医生说他因为血栓问题,至少要服用抗凝药华法林钠半年以上控制血栓,服药期间是不能手术的。

还说病人快80岁了,手术风险很高,做这个手术意义也不大,所以只有开瘘解决排尿问题。如果一直从尿道挂尿袋,每十天需要来医院换一次导尿管,很容易引起泌尿系统的感染。

事后我反思这个方案对医生来说是风险最低的方案,但对病人来说是生活质量最低的方案。

我是独生女,老公提醒我,这么大的事情不要一个人独自做主,一是要尊重父亲的意愿,另外也多和亲戚商量。

这样我把情况告诉了姨妈。姨妈建议我咨询本市著名的宜昌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泌尿外科主任杜丹。

我拿着父亲的片子和诊断书去找杜主任,他建议父亲挂着尿袋出院。说现在有进口的导尿管,硅胶很软,每个月来医院换一次导尿管就够了。等半年后,华法林钠停用一周再来做前列腺增生手术。

我问他:“我父亲快80岁了,做这个手术还能否耐受?风险是否很大?”

杜主任自信且肯定的答复:“到我这儿来做手术的,很多都是八、九十岁的高龄老人。”

我一直没弄明白:同为三甲医院的主任,答复为何差异这么大?

得出的教训是:遇到大病诊断结果和医疗方案,最好多咨询几家医院,选择对病人最又有利的治疗方案为上。

有他这句话我就完全放心了,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他欣然接受了这个方案。

于是父亲挂着尿袋出院了。服用华法林钠半年且每月做一次抽血检查,调整用药量。每月到第二人民医院换一次导尿管。

每天服用抗凝药,血压药,血糖药、每月抽血检查、更换尿管,随身外挂尿管,每天消毒更换尿袋。

生活的不便和艰难,只有病人自己才体会得到,但是父亲一次也没有抱怨过。他的坚韧和乐观,让我深深的敬佩。

因为药物太多,怕父母记不住,我做了一个表一一罗列出来,用磁铁贴在冰箱上。

看似很细致,其实也都是纸上谈兵,很多细节我都没有去监督落实。比如血压药,吃了一段时间后,父亲觉得自己血压不高,就自行停了药,我知道后也信了他、顺了他。

血糖药阿卡波糖片是需要吃第一口饭后嚼服的,父亲却是用水吞服,只到他去世后,我才知道这个药的正确服用方法。这几年,为了让他吃药副作用小一点,我做的最多的就是买、买、买,持续买进口的阿卡波糖片。

买的再多,吃法不对,没有疗效,有个毛用!

半年以后复查,左下肢静脉血栓消失。

第一次住院来的猝不及防,第二次住院是有备而来。停用抗凝药并检查得知下肢静脉血栓康复后,2014年11月13日,父亲住进二医院泌尿外科,预约了市二医院的手术日期,敲定了杜主任亲自做前列腺增生手术,还请了男护工,一切都从容多了。

手术非常成功,一周后就不再流血,11月24日就康复出院。

也许是幸福来的太突然,父亲甩掉尿袋有重生的感觉。刚刚手术半月后他就出去到广场、公园去锻炼去了,还恢复了告别半年之久的太极拳和舞剑。

很快不良反应就来了,他得了附睾炎,于是又回到二医院住院20多天消炎。

得到的教训是手术后的康复需要时间,康复运动也不能心急过猛,应该渐进上量。

父亲住院时恰逢12月寒冬,病房的空调让他度过了一个舒适的冬月。

为了不给我和妈妈增加负担,他每天自己下楼到医院附近的摊点买东西吃,晚上回家洗漱以后,又自己回到医院睡觉。

一个年近八旬的老人,如此的自立自强,真是让我感佩不已。

手术之后,父亲度过了一段快乐时光。由原来每晚起夜排尿多次变成了一次,睡眠质量也因此得到改善。

这之后我们以为万事大局,新生活开始了。以为前列腺问题解决了,血糖坚持吃药控制就行,从此再也没有上过医院,其实都过于乐观了。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手术后至少3个月内应该到医院查一下血常规、血脂,鉴于两次发病住院都发现过血压超高,平时应该定期监测血压。

2014年3月的一天,父亲早锻炼完,刚走到单元门的门口,一屁股跌坐在地下,被邻居扶上楼回了家。事后我们问他为何摔倒?他自己也说不清,我看了他身上只有擦伤,走路左脚有些不利索的拖后。

我要求带他到医院去拍个片,他拒绝了,说:没事儿,擦伤好了,就好了!

现在明白了:老人在无障碍情况下,不明原因的摔倒,首先要想到脑中风等问题。

无论如何都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估计他那次摔倒就是一次小中风,但我因为没有这方面的医学常识,忽视了。

这之后每次去他家,我都会看一下他摔伤的腿有无肿胀,有时候还用手捏一下,我主要是怕他静脉血栓或痛风复发,对脑中风还没有概念。

期间教他在平板上看非洲的视频时,我也有发现他的手不太灵活,但都没有引起警觉。总以为他能吃能喝能动身体就好。

然而,上帝可能实在是眷顾我父亲,执意要收他为伴。

2014年12月24日平安夜那天,父亲早锻炼回到小区门口就摔倒了,自己已无力站起来,小区的好心人把他扶起来,他才慢慢站稳并爬上四楼回到家里。

回家不久又摔倒了,中午吃饭时还有喷射状的呕吐。此事我正在武汉出差,3天后我回宜并到父母家去看望他们时,才知道父亲摔过跤,他们并没有说呕吐的情况。

我说要不要到医院去看病,父亲仍然坚持不去,我说那明天不行再说吧。此时我已发现他笑的时候嘴是歪的,我说:“你嘴巴怎么不对称?”他和妈妈都说:“哪有?就是这样的啊!”我和他们一样怀着侥幸的心理,觉得明天会好转,先观察一下再说吧。

现在才知道,稍有医学常识都知道,这是典型的脑中风症状,黄金救治时间是4小时以内,就医越晚康复的希望越小,而我父亲整整耽误了3天后才就医,这是对我们缺乏医学常识的惩罚。

第二天我打电话回家,妈妈说今天又摔倒了。我感觉事情不妙,给我那个骨科医生同学发短信描述了父亲的病症,想预约到他那里去看病。

同学马上回短信说:这种情况不是骨科问题,多半是脑血管问题,赶紧送医院。

我一听,也慌了神,赶紧赶回父母家,强行说服父母,不能再拖了,赶紧去医院。这一去,父亲在医院呆了四十四天,就再也没能回家,于2015年2月10日仙逝去了天堂。

父亲仙逝以后,我很痛心也很自责,整整三年多过去了,还没有从中走出来,他像扎在我心头的一根刺,时时让我心痛。

我常常想,我们从小到大读了多少无用的书,宏大的文件精神,我们每天有多少时间都泡在网上看无聊的八卦,可是却连事关生命的基本医学常识都不懂,是何等的愚昧和无知!

我们总以为给父母买点衣服、买点食品就叫孝顺,这又是何等初级的孝顺!

父亲用生命给我上了一堂课,也使我懂得:真正的孝顺,是多了解医学常识、注重医学保健,帮年老的父母撑起一把科学看护的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