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九

29岁生日

打出这个数字的时候突然觉得年龄真是奇妙,原来19和29差的不是1,而是10。可是这中间突然就一片空白,不知怎么就突然29了呢。

2021的5月25的早晨作了一个恶梦,梦里我和妈妈,妹妹开着车去旅行,经过一条狭窄得只能走一辆小车的路,路的两旁是悬崖和海,我在车上移动想要拿东西,车子突然失重,妈妈掉下海里,接着妹妹也掉下悬崖,只有我一个人在车上,手机没有信号没办法求救。

闹钟响起的时候透过窗帘外面阳光有些强烈,我有点不相信耳朵听到的暴雨声。还没在恶梦中抽离。

上班出地铁的时候雨已经大到像个恶作剧,裤子从裤脚湿到口袋,突然觉得有些刺激,有点特别。买了杯因为来M忍了一星期没喝的摩卡。怎么没有之前好喝。

听着歌,卢凯彤《廿九岁的遗书》,对过去的告别,以重生面对未来。

我觉得我有些失落,对一些得失。

当生日过了12点的时候,不再像过去,总有那么一些人记得我的生日给我发短信,虽然也说不上是期待,但是当没有的时候突然就觉得自己在失去。就像这些年被身边的人宠出来的公主病,我总觉得只要呼唤一生他们就会出现,但是很多人很多事已经悄悄地发生变化,只是我想起的时候已经不再属于我了。每个人每个阶段都会有新的最重要。

我也一样,我实现了去年的生日愿望,我身边也有了最重要的他。

我想我不再需要热闹,因为有他我就不孤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