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崖

30岁,一杯没有蜂蜜的柠檬汁
日子泡进去,面目模糊
忍住 能否等来回甘?
向四周伸出触角
探寻甜蜜的方向
一个女人 母亲
怎么轻易承认
不如昆虫的命运?

31岁,多出的一笔是剑的形状
影子削长,叹息碎在无数深夜
把五年长的须根斩断
重新寻找风的漏洞
峭壁的凹陷湿润
许晚熟的种子开花的梦想
刺入石中的信念
把她的命牢牢牵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