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疤

等公交的时候,一个男生蹲在站牌后面。我在玩手机,他在抽烟。他和我上了同一辆车。公交拥挤,站得很近,我可以闻到他身上的烟草味。不是那种浓厚的二手烟的味道,而是淡淡的焦糖味。

公交车颠簸得厉害,他抽出手抓住扶手,我一眼就看到了他手上的那个疤。我认得,是烟烫的。

我突然想哭。


每次他打我的时候,我都发誓我一定不哭,不要让他从我的哭喊之中得到任何快感,但我总是失败。没有一次,没有一次我是不哭的。

那个男人,我到现在都不知该如何称呼他。别人提起爸爸的时候,大多数时候我都沉默,不得以提及时,我只是称之为“他”。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终于不用再依赖于他而生活了。于是我也很久没哭了。我只是没想到,直到现在,我还会因为看到一个烟烫的伤疤而想哭。毕竟每天洗澡的时候,我都能看见自己大腿上那个被烟烫过的痕迹。我以为我已经习惯了。


已经不痛了。被伤害过的,不论是留没留下痕迹的,都已经不痛了。可是我不想承认,直至今日,原来我的心还是会因此而感到伤痛。不过也好。有时候,是伤痛提醒我们还活着。

伤痛比快乐更有存在感也更不易被遗忘。有时我甚至憎恨快乐,每一次快乐伴之而来的就是羞耻感。


在“关系越亲密越损”的今天,我似乎很难再找到一个朋友。我还是无法接受任何一种可能给别人带来伤害的快乐。我也不想再给任何人伤害我的机会。不在乎的话比较容易保护自己。

不过还是有所期待吧。也许有一天会碰上一个让我安心的人。即使我卸下所有防备,也不舍得我受一丝伤害的人。

会有的吧。会有一种爱,像呼吸一样自然。眼神交汇,就够动人。

我没有在等。我只是相信。这个世界上,总该有些事值得相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