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6写在父亲节

素描PAPA----写在父亲节

2019.06.16

      今天是父亲节,各朋友圈、各公众号全是关于庆祝父亲节的动态和文章。我刷公众号文章时,在央视新闻的夜读文章“我爱你,不光因为你为我做的事”,突然听到了一首十分钟爱的歌手的老歌------熊天平的《素描PAPA》。

      一直想为爸爸写点什么,但却一直没有提笔。有太多想写的事,太多想对他说的话,却不知如何开始,或者说没有勇气想起,每次想起心好痛,“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无奈,有几人能懂?总会忍不住想如果爸爸还健在,一切都会不一样。每每想到这里就无法接受爸爸去世的事实,哪怕他已经去世13年了。现在怀念起过去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在这首歌播放的四分多钟里,我的心弦被那旋律和那份深情所深深触动。

      怎么描述爸爸呢?小时候对他很陌生,记不清几岁时,大概还没记忆,爸爸就外出打工,只有过年放假才会回来半个月。依稀记得有一年爸爸回来,我正好在邻居大伯家玩沙子,他从身边经过,邻居说你爸爸回来了,我将手上的玩具扔掉,屁颠屁颠的跟着他回家,他对着我笑,我就这么看着他,没有叫他。这是对爸爸最早的记忆。那时候爸爸也挺心酸的吧,自己女儿不认识自己……

      爸爸一回来就很忙,忙着做家务,做一切能为我们做的事。爸爸那时候大概是想把一年没有为我们做的事都做了吧。爸爸回来三天左右,我们就会一直粘着他,逛街买年货,早早起床一起干家务打扫卫生,做什么都想跟着他。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特别是过年,其实都很困很困了,但一定会硬撑着跟爸爸一起守岁看春晚,倒数,直到结束。

      爸爸和我们之前没有太多的语言表达,只是默默的为我们做他能做的一切。

      过年那几天我们是最幸福的,做饭洗碗搞卫生,甚至洗澡水,爸爸都放好提到澡房,再叫我们去洗澡。小时候没有热水器,要用大锅烧好,然后装到水桶里。

    相聚的幸福时光总是短暂,热闹了几天的家又要回复往日的冷清。年初八一大早他们又得离家到外地打工,那天早上我、姐姐、弟弟都不愿意起床,而是躲在床上哭,爷爷奶奶在那天也不会叫我们起床。任由我们躲在床上哭,而爸爸妈妈到房间看我们一眼之后背上行囊离开。现在长大了才知道,那时候我们有多不舍得他们,他们就有多不舍得我们,可是生活所迫。

      我们都不会善于表达,如果时光倒流,我一定起床送他们去车站,告诉他们我们在家跟爷爷奶奶他们生活得很好不用担心。爸爸也不善言辞,但我知道他们肯定不想让我们留守在家。

      小时候常常为此而懊恼,也时常会想为什么别人父母都在家,而我们的父母就要外出打工。

      转眼我上初中了,渐渐习惯了父母不在家的生活。但随着父亲年龄的增长,原来的工作也没办法继续,辗转几份工作之后他选择回到我们身边,靠打零工维持生计。

    爸爸在家的日子我们是幸福的,或许因为从小没有在一起生活,总带着一种复杂的情绪,有意无意间跟爸爸保持着一定距离。敬而远之、陌生而又熟悉,一种心照不宣、难以言说的父女情愫在我们之间游离着。

      有段时间爸爸在我学校附近做事,放学的时候会遇到他,他骑着自行车,穿着工作服,后座放着工具,我在后面叫他,但他当作不认识我快速远离我的视线。我回家问他,他说没看到我也没听到我叫他,他不敢看我,我知道他故意装作看不见我,他怕我被同学笑。他不知道那时候的我从来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我也从未觉得这有什么可笑的。

      工地上的活并不是天天有,爸爸那段时间的烦躁我们都看在眼里,从不抽烟的他,开始学会抽烟。有次我跟他说:爸爸我们都在吸你的二手烟。他二话没说就把烟灭了。

    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爸爸在惠州找到一份学校保安的工作,为了生计再次离开我们踏上外出打工的生活。

    转眼我初中毕业,如愿考上重点高中,爸爸很开心。

    高一那年爷爷离开了,那天第一次看到你哭,你说:我没有爸爸了。我们跟着你一起哭。

    高二那年寒假,你从外地辞工回家,说再也不外出打工了,要继承爷爷的手艺:酿酒。然后找个地方养猪,我们别提多高兴,虽然我们平时沟通交流不多,但是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强。

    也许上天就喜欢抓弄人,造化弄人,我们的生活,我们的人生在那一年彻底改变了。

    2006年2月3日,大年初六早上,爸爸没有像往常一样起来给我们做早餐叫我们起床,妈妈去了外婆家没回来,我想,平时你那么累那么辛苦,让你多睡一会,殊不知这一睡变成永远……

      推开你的房门,叫了你几声没应,进去看你一动不动,没了气息,我吓坏了,弟弟也吓坏了,哭喊着去叫人。我哭着喊着叫你,用力摇晃着你的身体。依稀记得大伯按人中,堂哥帮你做人工呼吸,有人去叫医生……

      那一年,你45岁,正值壮年,尽享天伦之乐的年纪,却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爸爸,这就是我的爸爸!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十三年了,每次想起你,无法面对,无比心痛,化作泪水,像过了几个世纪,一切往事却又历历在目,你的容颜,清晰而又模糊。

    在夜深人静的晚上,看着窗外透进的一丝丝霓虹灯,我一直在听熊天平的《素描PAPA》,任心绪随意驰骋。

  当敲完最后一行字,我长吁了一口气。望着天花板,眼里噙含已久的泪珠不由自主地从两边眼角滑下来……

很想为你画张素描 画你每次离家背光穿鞋的脚 

画你在下面条 不苟言笑 画你和我意见不合时的争吵

画你终于听到我写的歌 泪不听话地掉

画你从不知道我多计较 我的心事你不明了

画你带我小时候晨跑早操 画我首次离家你留的字条

时间和人赛跑要人变老 但回忆不肯把过去放掉

画你近来电话中有的沉默 画你就算不开心也是微笑

其实我们真的真的很像 热情却不擅表达

我的爸爸……


     <2019年06月16日父亲节>

                            写于广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