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老神仙的男友力到底有多少(东凤同人)第八章

上一章
http://www.jianshu.com/p/2e2812986883

那天后来在三清山上发生的一切,在天劫过去后的数十万年里,仍一直被这四海八荒上至天宫不问俗事的尊神下至地上刚刚修成人形的地仙津津乐道,到后来竟衍生出数十个版本,还被凡间茶馆的说书人引用,写进了话本子里代代流传了下去。可身为当事人的我,对那天的记忆却十分模糊,即便努力回忆,也只能想起一些破碎的片段。
或许世事大抵如此。那些曾经无论如何辉煌的战绩或忠烈的牺牲,在被人称颂了一阵之后,大多也就沦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消遣,和那些风流韵事一样,在沧海桑田中失去了本来的面目,变成了话本子里白字黑字的几行杜撰。

从没有人在意那些丰功伟绩背后的心酸苦楚,无论你曾经付出过何等惨烈的代价,也无非就是在后世祭奠你的香几上,多为你上柱香罢了。我因为那件惊动四海八荒的壮举而从青丘一个名不见经传,似乎总是活在长辈荫庇下的帝姬而一跃成为人们口中那个三万岁幼龄却心怀天下,继承女娲娘娘遗志,不顾一己之身奋力补天的神之楷模,只花了不到两天的时间。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并非有多么的心怀苍生,也并不曾如他们所言的那样英勇而果敢。他们也不知道,那一日当我到达三清山顶,破天而出的那些五彩斑斓的霞光,及自九重天上传遍九州四海的钟声,与我而言,不过是我与东华必定不得善终的又一份铁证。而那些于三清山下听到钟声三跪九叩的仙众虔诚的顶礼膜拜,也终究只是坚定了东华自解答了心头的疑惑起就已做下的任性的决定,却注定累得我茕茕孑立,于这漫长的神生里踽踽独行。

那一日,当我到达三清山顶,那个活了几十万岁,须发皆白,虽只是个普通小仙却被六界尊称一声缘池仙翁的老者,对着我这个还未飞升上仙的青丘小帝姬,端端正正地行了一次三拜九叩的大礼,并恭敬地将这数十万年来一直由他保管的一柄仙杖交在了我手里。

这柄仙杖长一丈一尺,上盘一条雕刻精致的螣蛇,正是女娲族的圣物,女娲娘娘昔日补天所用的法器--灵蛇杖。

原来,我竟是这六界之中,除却女娲娘娘外,被这块仙石认定的唯一的主人。
何其有幸,又何其悲凉。

从三清山回来,众人都是面色凝重心事重重。阿娘将头靠在我阿爹肩上痛哭失声,阿奶被我阿爷搂在怀里声泪俱下,姑姑仍旧坐在那里抱着阿离发呆,就连我素日笑嘻嘻的四叔,也是眼眶发红唉声叹气。我看着这一屋子东倒西歪的青丘上神天团,心绪愈加烦乱,不仅也生出些许自怨自艾的心境来。

然而这时唯一不能倒下的便是我,于是我强打精神,准备去膳房找点事做。
出得狐狸洞外却看见东华站在洞门口,刚刚勉强撑起来的傲气便在一瞬间崩塌瓦解。我看着他转过身来望着我,瞳仁中映着我的眉眼,这一刻我多希望我们就能这样一直望下去直到天荒地老。可这一次,却是要我和他说再见了。

东华,若我就此灰飞烟灭,这世上便再无凤九其人。你可会想我?

我没有开口去向他问一份虚无缥缈的承诺,毕竟我不是凡人,不信那些地界编出来的转世轮回的鬼话。死去元知万事空,他对我再深情我也终究感知不到,又何必拖着他一道受苦。

他见我盯着他发呆,于是走了过来。白檀香的味道再一次笼罩住了我,我抚了抚他皱起的眉心苦笑着问他:

“你一早便知道对吗?所以你才会命司命来打探消息,才会出现在十里桃林。我受伤了你才会背我,还唱歌与我听。东华,你这样做,可是怜恤我年纪轻轻便即将赴死,于是想尽一份故人之情,了了我毕生的夙愿吗?”

他叹了口气,将我搂进怀里,半晌,柔柔地说了声:

“不是。”
下一章http://www.jianshu.com/p/19558b9fa75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