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就是一路踩着旧友残骸走来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我们至短至暂的生命里,在我们不断前行结交新朋友的过程里,乍回头一看,发现除去荆棘满地,便是旧时回忆的残骸。

1

一次和企业导师小聚,谈及朋友圈微商,导师说,那些在朋友圈做微商的人,不管熟悉与否,我都一律删除了。

自12年微商兴起,谁的朋友圈没有过几条广告?从减肥彩护到养生保健。操作也无异于掐点发布的九宫格广告以及交易截图,靠亲朋好友购买转发,发福利加好友增加流量。也曾碍于情意帮好友们转发,帮着加好友。最后导致朋友圈里充斥着各种微商广告,看着着实令人心烦。

“你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看过的书,爱过的人”在这个每隔十几分钟就要刷新一次朋友圈的时代里,你的气质里肯定还藏着“你刷过的朋友圈”。这些你以为只是一扫而过的信息,汇聚在一起时,也占据了你头脑的大部分地方,并时不时的会跳出来影响你的思绪。

有好友利用课余时间做微商,卖着不知名的护肤产品,看着她发在朋友圈里的“科学原理”,每两三句就能找出一处bug。打开对话框,上一次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她给我推荐她家新出的一款祛痘面膜,“那XX用了,痘痘全好了,你要不也试试?”想了想,最终还是点开头像,按下了删除。

初中那会,我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好到什么程度呢?出车祸后打的第一个电话是找她。那时QQ里大家都在转发一个@好友的游戏:@出那个和你做过最多“第一次”的人,不约而同的,我们都@了彼此。

上了高中,一次谈及未来,她说:“我没有想法啊,就让我爸妈养一辈子吧。”那天,我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友谊一定不会长久。后来果真就淡了,直到现在,也再也没有过联系。

年少时候的我们无忧且无虑,后来慢慢三观形成,才发现原来彼此之间相差这么远,远到慢慢的淡出了彼此的世界。


2

前几日兴起想找高中好友给拍的生日视频回味,于是和这位多年不怎么联系的朋友打开了话匣子,得知他临近毕业,现在正在广州某家初创公司实习,一切从零开始。再聊,才得知他是放弃了校企合作双倍薪资邀他去当经理的机会,放弃了上市公司的offer,选择来这个刚刚起步的初创公司,拿着微博的工资。问及理由,他说:“想学点东西”。听他这么说,脑海里想到的是“嘿,这个少年终于长大了”。

和他熟络是在高中那会,一波好友一起约着学吉他,拍微电影,成天聚在一起讨论剧本,以此发泄少年时多余的荷尔蒙。他是个偏执得要死的人,对待感情出奇的执拗,曾和我打赌说如果XX年之内谈恋爱就在我的婚礼上穿伴娘礼服,他说这一生他只谈一次恋爱,所以他不敢轻易尝试,只能自己压抑。而我,成了他“情感树洞”。

后来高中毕业分道扬镳,我们去了不同的城市,忙着不同的事情。在打赌过后一年,他遇到了现在的女朋友,便不再和我们联系了。

我们依旧活在彼此的朋友圈,却不再参与彼此的生活。

朋友F曾在学生组织里交过一群好朋友,他们一起做过很多事情,一起刷夜,一起相约黄山…但不久之后,随着组织新旧学员的交替,彼此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圈子越来越大,不断的有新人进入,也不再有那么一件事可以将彼此联系起来了,大家也就没有原来的感觉了”

朋友之间从陌生到熟悉是因为一起经历过欢笑和泪水,并因此有了回忆,一旦彼此断了联络,也能靠着回忆保持亲密,但随着时间推移,消磨完所有回忆后,大家也就慢慢淡出了彼此的生活。


3

核桃是我高三时交的一个笔友,一山西妹子,我们认识是在高考吧,我发帖寻找战友。她找到了我,我们一起指定了严格的复习计划,朝四晚十二,每周一封信,每天在吧里打卡。

我们同样喜欢考古,喜欢盗墓笔记,她说她想去南开大学…我们在信里天南地北,她给我寄盗笔明信片,我给她寄哑舍周边。

就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后我开始犯懒,总是完不成计划,写给她的信中也透露着负能量,她起先一直鼓励我,给我打气。慢慢的却也放任我不管了,她不再给我写信,不再短信联系我。一次我间隔好久再登入贴吧,看着他们在吧里的互动,翻出之前的信件,看了好久,找出号码给她发短信,她却并没有回复。

高考结束,从帖子里知道她当真去了南开,而我也意料中的落榜心仪大学。

朋友之间亦像是爬楼梯,当你落后对方一两个台阶时,对方会停下来等你并拉你一把,因为你们是朋友;当你和她差距越来越大时,对方也没有义务停下来等你,因为这个社会并不是只有你们俩。

4

我们感叹着现代社会只要加个微信就能称为朋友的同时也在抱怨着交友成本越来越高,你们要有相似的三观,一致的步调,才有可能成为朋友,而成为朋友后还需要不断花时间去维系巩固,需要时不时约出来见个面,这样才不会让彼此渐渐淡出生命。

我们的一生会遇到8263563人,会打招呼的是39778人,会和3619人熟悉,会和275人亲近,但这275人,在任何时间段都不会是同一批人。

成年之后,越来越多的东西分散着我们的时间与精力,当你在不断结交新朋友的同时也不断的和旧朋友变陌路,当你某天乍一回头,发现你来时的路上,遍地都是旧友的残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