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方的罪人》:反战思想下的正义殉道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检察方的罪人》是由原田真人执导,木村拓哉主演,二宫和也共演的悬疑电影。该影片是根据日本作家雫井脩介2013年发表的同名小说而改编的。从导演原田真人的电影艺术角度来讲,他有意将片子中的关于正义讨论的场景、台词、人物对此产生的生理心理特写镜头等都克制了不少。而与此同时,导演通过魔幻略显荒诞的电影手法作为结局,让观众看到结尾会觉得深化了以木村拓哉为大主角贯彻正义的心境,以及也升华了他作为一个反战思想下的正义殉道者的姿态出现银幕的主题。使得这么一个日本国民偶像级别的这样角色演绎自然也是深受大家的喜爱的。可以这么说,导演这次无论从主角设定还是情节处理都是比原著的本命小说显得更有魔幻艺术色彩。而对正义的讨论,导演他也强烈表达了他自己强有力的观点和那种日本武道士骨子里的殉道精神。

该片子主要讲述了正义感十足的新人检察官冲野启一郎(二宫和也饰)十分敬仰当初的导师最上毅(木村拓哉饰)。经过数年的历练,冲野终于如愿以偿调到东京地方检察厅刑警部,与成为最上麾下的一名得力干将。与此同时,橘沙穗(吉高由里子饰)也加入刑警部,成为冲野的事务官,但她真正的身份是卧底,其目的是获取检察官为了争取顶罪而使用非常乃至违法手段的铁证。不久后,一起夫妇谋杀事件将犯罪嫌疑人松仓重生(酒向芳饰)带到冲野面前。松仓是23年前一起花季少女杀人案的嫌疑人,但因缺乏证据无法将其定罪,此案最终过了追诉期。愤恨不已的最上执拗地要将松仓绳之于法,为此他不惜授意冲野拼尽全力朝着预设的方向推进。人性当前,谁也无法保持100%的正义?

而在此故事的转折点是,男主角最上毅得知自己自大学时代以来的挚友丹野和树(众议院议员)因无法接受丹野和树他自己的太太是和主张日本再次发生战争的高岛政权同流合污,于是丹野和树就在有着高岛政权背景的某家酒店跳楼自杀了。导演如此的精心设计无非想表达一种以最上毅、丹野和树一派的反战人士的殉道精神。当然以丹野和树的死亡而刺激了正义的最上毅,使得他深刻认识到正义在现有的日本法律的框架下见不得光明,就得用另外一种手段去让正义重现光明。丹野和树是以死明反战维护正义的志,而最上毅则不惜成为检察方的罪人,也要让应该受到惩罚的罪人得到惩罚,最上毅是以犯罪明反战维护正义的志。

于是就有了最上毅即使在下属冲野启一郎以及黑市掮客的帮助下,知道了夫妇谋杀事件的真凶不是松仓重生,而是弓冈嗣郎,于是最上毅是使用了犯罪手段控制了弓冈嗣郎,并谎称可以救弓冈嗣郎为由而将弓冈嗣郎引进山林并杀害,最上毅用非法手段处理了真凶的目的是为了在真凶身上找到证据而开始栽赃于给松仓重生。但结果在冲野则选择遵守法律的思想上,即使让罪犯逍遥法外,也不能用新的一起冤案去惩罚追诉时效已过的犯罪,于是再之后松仓重生还是可以逍遥法外。而故事的艺术性和荒诞感体现在,故事的结局还是在于少女杀人案的凶手松仓重生还是被最上毅雇来的黑市掮客给用车撞死了。这样的结局表面上是大快人心的,但也同时解释一种以暴制暴的,以非法手段惩治犯人的不可取的地方。

值得尤为注意的是,片子对法律的局限性滞后性理解的不同,导致最上毅和冲野启一郎的冲突矛盾的戏剧性也就更加激烈。最上毅选择即使脱离法律约束也要执行正义制裁;而冲野启一郎则选择遵守法律,即使让罪犯逍遥法外,也不能用新的一起冤案去惩罚追诉时效已过的犯罪。而故事结尾更为讽刺的是,最上毅依旧想说服冲野启一郎认同他自己的正义观,并抛出的是一种反战思想下的正义殉道者精神。使得最后冲野启一郎的那个响彻森林的呐喊声,彰显他自己内心的挣扎感,从而动摇了自己固有的正义感。让他明白人性当前,谁也无法保持100%的正义,但涉及国家民族那种反战思想的领导下,有时候就用非法手段去抵抗黑暗势力(如高岛政权主战思想)也是逼不得已的正义的手段。这也是一种日本文化中根深蒂固的武士道的殉道精神,而丹野和树和最上毅殉的道是对高岛政权主战思想黑暗势力的抵抗,而这样的正义抵抗也将感化了他们的新生代冲野启一郎。于此日本的正义殉道思想会得到延续的。

需要补充一点的是,在这个片子中最上毅之所以恨松仓重生,要置之死地,一方面是松仓重生杀死了他自己的初恋情人以及一家,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松仓重生的背景是高岛政权的员工,使得当时少女杀人案的警方检察和法院方都因畏惧高岛政权而对松仓重生释放,而最上毅所恨的是这样有着主张战争的政权势力的蛮横霸道的势力,这个世界就得有有如丹野和树和他自己的正义殉道者出现,于是在这个伟大反战思想下发和反黑恶势力的背景下,他们用各自的方式以及非法手段去表明和维护心中的正义感,也是无可口非的,因为这些都是日本骨子里的武士道精神。

当然,回到我们现实的法治社会,如如丹野和树和最上毅的那种哪怕是带着伟大反战思想下发和反黑恶势力的理想下去想维护心中的正义,也还是不能够像电影人物那样以偏激的日本武士道精神和手段去惩罚罪恶的。我们要相信我们现有的法律,是可以严惩那些主张战争等黑暗势力的,可以维护真正的社会正义的。

而该片不仅是赋予我们对正义的理解、讨论和思考。而还有传递了一种日本古代和现代的一种日本文化和思想,那便是日本的葬礼文化和日本人的节能环保意识。其中在丹野和树的葬礼上,导演用了很多镜头和剪接于这一个部分,不仅可以升华影片丹野和树身上那种为反战而殉道的伟大精神,也将这样精神具体化神圣化,以及也弘扬了日本人的固有而庄重的葬礼文化。例如,该葬礼上的“闹鬼舞”,葬礼的各样布置都是有日本传统色彩的。而来宾都是身穿黑色的没有奇装异服的服饰,并不佩戴金属和涂口红,而到场的来宾也给了香典(百份子)之后,来宾们会被领到棺材后方的一个祭坛,在该祭坛的焚香环节,传承的是日本古代佛教的规矩,来宾者用手指黏上一撮一盒抹香(磨细的线香),然后洒在一旁的香炉里,并默哀以示追思,最后来宾也会向逝者的直系亲属表示慰问。

而在体现现代日本人的节能环保意识的细节有很多,你譬如说无论是在检察部门的办公室、会议厅、还是室内走道,还是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场地,还是民间的各种如家庭等场地都是在大热天使用风扇而不是有空调的,甚至他们一但放松状态就是扇起随身带的扇子,或者扇动西装吹凉。而最为表现凸出这种日本国民的环保意识的情节,就是最上毅在家里打开冰箱不到十秒就被妻子说不是了。这样一种十分令人敬佩的日本人的环保意识,值得世界人们学习。

此片的意图,不仅是让大家思考关于何为正义的讨论,而更是导演意图将日本人的反战思想下的武士道殉道精神,以及葬礼文化和环保意识都更为传承性和富有现代化,并继续传播日本社会,乃至社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