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凳

你发来信息,说你刚步出办公楼,今天要给我说三件事。 我瞄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六点四十八分。不是说今天会提早下班吗?

我放下手中要移株的辣椒树苗,抹去手上的泥土,拨了个微信语音,坐在小凳子上与你聊了起来。

你吐槽今天在办公室里的不快,又开心地提起在地铁站偶遇童年的邻居,然后将朱朱的荒谬感情事全盘托出;我难以置信朱朱竟然如此特立独行,却由衷佩服和羡慕她的义无反顾。

你说你最近莫名的爱听粤语歌曲,无来由的,就是特别想念那个语境和声音,然后就疯狂听一堆。

你说现在你每天都在听粤语歌曲,容祖儿的“破相”单曲循环了无数个夜晚,你說喜欢蒋志光的声音,卻惋惜他的作品寥寥可数。我提起郑秀文的“终身美丽”,你激奮地说这首歌依然是你的最爱。

我没有忘记你曾经将"终身美丽”里面的那一句“记忆无论再轻 轻不过脉搏声”写在明信片上。我记得你说过的话,我总是反复读着你写过的明信片......

你问我喜欢哪一首粤语歌曲?虽然陈百强是我最喜欢的香港歌手,他的歌曲无论在何处听见,我就不禁要哼起来。可是这么多年了,夏詔声的“空凳”依然最触动我心,他接近歇斯底里的撕裂唱腔,犹如重锤敲击我心。不只是因为歌词的意义深重(你说太沉重),更因为家里还保留着父亲曾经睡过的长凳, 时常在我一不留神之际勾起了伤怀。

这张长凳经历过的岁月比我活过的日子还长,父亲以前在吃完午饭后,都会侧躺在长凳上睡午觉。如今长凳还在,却已经感觉不到父亲曾经留下来的温度。独望着空凳心难过,为何想讲的从前不说清楚?!

你说这歌充满了悲凉和遗憾,你听不了,听了要想爸爸......接着你不自觉地娓娓道出父亲与你近期的一些事情,我感受到了你和父亲的默契和深厚感情,心里安慰。

和父亲沟通的能力,我不及妳万分之一,所以才有了望着空凳空留遗憾的悲戚。

珍惜促膝而坐的幸福吧!

一张丢空了无人坐的凳
仍令我再不禁地行近
曾在远远的以前
这凳子里
父亲仿似巨人
轻抚给腰背磨残了的凳
无奈凳里只有遗憾
在远远的以前
凳子很美
父亲很少绉纹
独望着空凳 愿我能
再度和他促膝而坐
独望着空凳 心难过
为何想讲的从前不说清楚
曾懒说半句我爱他
懒说半句我爱他
过去我说我最是要紧
今天发觉最爱他
呼叫永远也爱他
听我叫喊只得一张空凳
独望着空凳 愿我能
再度和他促膝而坐
独望着空凳 心难过
为何想讲的从前不说清楚
曾懒说半句我爱他
懒说半句我爱他
过去我说我最是要紧
今天发觉最爱他
呼叫永远也爱他
听我叫喊只得一张空凳
过去懒说我爱他
懒说半句我爱他
过去我说我最是要紧
今天发觉最爱他
呼叫永远也爱他
听我叫喊只得一张空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