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疼吧

爱情·你在我面前哭,我怎么忍心去睡。

小z与相恋多年的男朋友分手了,就在今天。

“我们分手了。”此时我在王者荣耀的战局中,跟学校的移动网战斗,结果还是败惨了。不知道是我们太沉溺了还是她声音太轻了,我们听到这句话时,是她重复的第二遍,声音是哽咽过的沙哑。

小z和异地男朋友,在我们眼里一直是模范情侣,相恋两年,虽是异地恋,但情人节送花,生日送蛋糕,各种节日以不同形式的表现手法一样没落下。前几天还从远在千里之外的城市里,给我们寄来了一整箱红扑扑的大樱桃,每一个饱满甘甜的樱桃上都泛着好看的玫瑰色,让小z也赶在521来临之际,好好地秀了一把恩爱。

小z性格很好,即使偶尔烦躁也绝对不会发脾气,可连偶尔的烦躁她都掩饰的很好,不显山不露水,只留给自己消化。她个头有一米六五(可能超出这个范畴)鼻梁很挺,五官细腻而精致,即使不笑只是撇撇嘴左脸颊上也会有好看的酒窝。小z的男朋友,见过两面,第一次是在大一开学时的校门口,她俩手挽手,在我们面前走过,脸上都是爱与被爱地欢喜。第二次,是她俩请我们整个寝室吃饭,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女孩子在爱情里的娇羞,像极了电视连续剧里依偎在男人怀里的小女人。我喜欢“小女人”这个词,它带来的画面感满足了我对爱情模样的全部幻想,爱的朴实,爱的踏实,爱的让人想不到眼泪。

不知道是这突如其来的分手让我心烦意乱,还是在王者荣耀战局里的惨败让我心烦意乱。总之,我能想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词是“好疼”。

我问龙妈该怎么办,要不要说些什么。龙妈回复的很快,并让我什么都不要说。我想说些什么,可我也知道说什么都会显得多余跟扎眼。这种疼,其实跟胃疼差不多,只能自己受着,只能靠挺。这种疼又跟胃疼不一样,胃疼有药可医,可心疼无药可医,看不见摸不着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

友情·我无法给你想要的安慰,骂了你,你却还要谢谢我。

前几天认识了一个姑娘,个头不高,微胖,很是健谈。我在表白墙上给一个朋友征女友,她看到了我的评论并表明自己的意向,由此我们便结识了。

健谈的人会给人留下极好的第一感。我其实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姑娘的,性子活又足够勇敢。第一次见面,她跟我和龙妈一起逛了操场,从自己的初恋一直讲到计算机学院细分的各大专业派别,有话聊的相处让我觉得没有压力,况且她其实没有多少防备心理,什么都能说也什么都敢说,即使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

第二次见面是她约我吃水饺。那天的商业街热不热闹我不知道,水饺好不好吃我也不知道,让我觉得格外抱歉的是现在除了跟龙妈一起吃饭,跟谁我都会觉得不舒服。哦,对了,那天我还买回来了纯奶,一只白色带黄色小花纹的猫,特别地小,抱起它时它会用眼睛盯着我看,用鼻子闻我的味道,然后再把脑袋使劲往我怀里钻,喜爱极了,就买回来了,取乳名纯奶。

让我怀有不善之意的是即使相亲没有成功,她还是会频繁的找我聊天,有的没的,不管我忙不忙,有事无事。我可能属于比较“直男癌”一点的女生,实在不明白两个女生有什么可聊的,况且大家都那么忙。今天下午她发消息各种哀嚎,体育课上痛经被送回寝室了,想找个可以陪在身边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了…芸芸。

我其实特别懒,能打电话就不会发短信,能坐着就绝对不会站着。看到消息不回也属于正常,我知道她难受她疼需要人陪需要安慰,可那一刻,我却说了相反的话,不带善意不带温度亦不带分毫柔情。所以又格外喜欢学长那句话:不要让你的负面情绪去影响与此事无关的人。

“我痛经,上体育被送回寝室了(哭脸)”她说。

“以前怎么过来的?”我说。

“熬呗,熬过去就好了。”她说。

“那现在呢,熬不下去了?我真的特别讨厌矫情的人。”怕是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也只有我自己了吧。

最后的最后还是以她的一句“谢谢”结尾。

亲情·有时候再多的解释都没有什么用,若无法体谅,我选择沉默。

打了半个晚上的王者荣耀,学院的网特别给面的断了五次,每次断网都被队友举报为消极比赛,被扣信誉积分两次。

最后一局,十点半寝室熄灯并彻底断网,我再次挂机了。为了避免让闺蜜难堪,我开流量打了整局比赛,最后手机欠费输了战局收尾。

闺蜜说:就你这样打,还想打排位。

之前我一直怂恿她们打排位,可最后谁也没有胆子开局。所有事情的累加让我觉得特别地烦躁。闺蜜的话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当然放在别的时间里说。可人真的很奇怪,那个时间段那个时间点说了那句话,就会变成一件事情的导火索,然后自己跟自己赌了半天气,在脑袋里把吵架的场景上演再上演,最后还是选择了闭嘴。归根究底还是面子在作祟。

我说:以后再也不跟你们打了。然后退了群。

闺蜜说:玩游戏嘛输了就输了,别认真。

我说:不说了,准备睡觉了。

有时候我们明明知道是自己错了,可自以为是的骄傲叫我们不要低头,所以就算你给我机会道歉我也不会承认自己错了,但我会变得柔软,面对你连刺都竖不起来了,只希望你的下一句话是:走,出去吃饭吧。

故事写到这,所有的事情都该有个结局。再等等就天亮了,我对面的姑娘抽泣了再抽泣,她没睡,我也没睡。我知道她疼,因为在乎,所以我为自己没能做些什么而无法安心睡去,深夜即使彼此不说话,也不要一个人醒着。我仍抱有明天或者后天从图书馆回来,刚打开寝室门,她就一脸得意的样子说:“我们和好了。”然后提提睡裤,摸摸肚子,再扭捏两下。

我之前说的打心眼里喜欢这姑娘是认真的。后来的不够善意也是认真的。我的话重又伤人,是因为我不想承认我能做些什么却又不想做些什么的人性之弱。后来我们聊了特别多,我希望那些我所知道的故事,能让她明白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在受苦,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正被命运所不公正的对待。被上帝遗忘的小孩,应该更努力的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翅膀,在爱里记得自己是个女孩。在伤害里再忘记自己是个女孩,阳光下像个孩子,风雨里像个大人,以物喜却不悲悯。

我生气不是因为自己输了战局,也不是因为被扣了信誉积分。而是我最在意的人都觉得我不行。开始她们觉得我不行,我就练英雄,后来总算自己打也能拿到排位赛里的MVP了,才敢去炫耀。我曾经放低过姿态,去迎合自己的伤害,可当我认真的努力过还是得面对同样的结果时,我自以为是的骄傲就站起来反击那些迎面而来的伤害了,即使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可因为我小气,所以格外生气,因为在乎,所以又显得格外小气。

三种疼,属于我也不属于我,反正该不该在意的我都在意了,就像王者荣耀里青铜打不过白银,白银打不过黄金一样不可辩驳。

张皓宸说:长大后没有“容易”二字,欢迎来到大人的世界。那么天亮以后就整装待发,做一个合格的大人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