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读后感2:关于性别定位和影视改编的设想

和朋友讨论三体的时候呢,提到了一个现象,就是在小说里面所有作为主角大笔墨论述的女性角色,都是非正面的,甚至是女性由于“所谓的女性特质”导致了事情向负面的方向发展。而那些讨人喜欢的女性角色,却着墨不多。有些人呢,就把这当成是攻击女性的一个口实,或者认为刘慈欣有性别歧视,那么这篇文章呢,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三体第一部的起初视角是汪淼,后来引入了杨冬、申玉菲,然后是主角叶文洁。由于汪淼的出场时间不多,在影视改编中或许会把这个角色的功能合并给杨冬的男友丁仪。这一部出现的一个重要的贯穿几部的男性角色是史强,灵醒心目中的史强是孙红雷。)

第一部里叶文洁因为父亲被杀、自己被陷害等一系列的事件打击,在人生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对爱是疏离的。她甚至在病态的压抑中,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和上级。她一次次的求证人类是否还有自救的可能,但每次都失望。她向三体发出消息,希望得到跟高等文明的拯救。但不曾想,迎来了死神。直到她领导的ETO组织,分化出以灭绝人类为目的的灭绝派,她才感叹到自己无力控制事态的发展。最终能做的一点挽回,只是给罗辑留下些关于宇宙社会学的启示。

在对女性从事科学工作的问题上,她的观点是:“最好的那些科学工作者都是男人,居里夫人只是做了普通的基础工作,即便不是她,也会有别人去完成。”这在居里夫人的时代或许是事实,但时代早就改变了,代表地球最先进科技水平的国家,有无数优秀的精英女性科学工作者。更何况她自己也是个女性工作者,但却如何妄自菲薄,这不得不说是时代和男权社会的局限对个人打下的烙印。


第二部主体视角是罗辑(逻辑),主要女性角色是庄颜(庄严、装演),配角有联合国秘书长萨伊、破壁者杉山惠子、东方延续等等。

灵醒总把罗辑想象成陈坤的样子。形容庄颜的一个词是风轻云淡,觉得让乔欣(《欢乐颂》关关)来演不错,虽然其他一些人选也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但是就家境年龄和气质相符度,乔欣很合适。

第二部的

联合国秘书长萨伊是理性明智、高瞻远瞩的

女性领导人

,她主持了面壁者计划、行星计划、提出了阶梯计划和地球文明(博物馆)墓碑计划等等,

但小说并没有把她作为主要人物描写。

罗辑的妻子庄颜才是推动罗辑,肩负拯救人类命运的关键。


庄颜,是个单纯的乖乖女,没有踏入社会就进入家庭的女性,被呵护被照顾。虽然庄颜一开始去罗辑身边,就已经知道她是被作为罗辑的梦中情人挑选出来的,这算是志愿者主动承担了卧底的工作。但在感情上她一直是个被动的,所以和罗辑在一起生活的五年,她一直是忧郁的。

她选择带着和罗辑的孩子一起冬眠,促使罗辑肩负起对人类的责任。难道不是利用了罗辑对爱的渴望,用情感绑架的方式去促进对方肩负重大的责任?当然我们可以从一个母亲的角度理解庄颜的行为,成为了父母就会想要,给子女创造一个更好的未来。罗辑也算不上道德模范,他利用职务之便(虽是强加的职务)谋求私利,动用社会资源为自己寻找梦中情人,这段感情的开始就让人非常别扭。

罗辑成为执剑人之后,庄颜带着孩子离开了罗辑,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但她给罗辑的影响无疑是正面的,罗辑对人类的命运毫不在意,是庄颜和孩子,让他有了对人类的牵挂。

罗辑最后在冥王星的地球文明墓地里,看着蒙娜丽莎的画像,也是在生命的最后怀念着爱人。坦然的面对死亡,这是因爱而生的勇气。

情节似乎在说明女性只要肩负好家庭责任,帮助男性就好。拯救世界的事情交给男性去完成。从刘慈欣对杉山惠子的描写也能看出这种倾向,如果说作为破壁人是杉山惠子的事业,那么她根本没有完成自己的工作,她只是发现了丈夫是个失败主义者,可以说她的丈夫本人就是他自己的破壁人。

看到乔欣,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王凯(因为灵醒很期待他们演一次情侣)。

不过王凯的气质更正,可以演章北海。这个角色,朱亚文也适合。

而东方延绪,灵醒的脑补是万茜或者张蓝心:

刘慈欣笔下的东方延绪,作为自然选择号的舰长,缺乏决断,不仅失去了整个对飞船的控制权,后来还和她的领导班子一起葬送了生存的机会。这又是个被黑化但不明显的人物。

(实际上按照影视改编来说,章北海和东方延绪的故事还是延续下去,因为蓝色空间号上的自卫反击是侧面描写,几笔就带过了,甚至没有个性塑造。而着墨很多,有细致细节描写的两个人物,却没有更多的展现地球人类到星际人类的过渡,实在是有些浪费了之前的笔墨。)

第三部,灵醒最喜欢的女性人物是艾AA,她果决聪慧、仗义干脆。但刘慈欣也没有把她当作主角。

主角是大家评价很差的程心,刘慈欣对她的描写是:

“她是一个守护者,不是毁灭者,她是一个女人,不是战士。

她坚持已经做出的决断,这个决断不是用思想做出的,而是深藏在她的基因中,这基因可以移植追溯到四十亿年前,决断在那时已经做出。在后来几十亿年的沧海桑田中被不断加强,不管对与错,她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她再一次看到了自己无边无际的软弱,她什么都不是,只是个女人。”

不用大脑的鲁莽非理性决定,竟然被说成是镌刻在基因中的?这难道不是性别偏见?

在刘慈欣的笔下不管是叶文洁还是程心,所有作为主角的高级知识分子女性,都在自我歧视。


刘慈欣说:写这个人物就没想过让读者喜欢,这不是读者会喜欢的人。她其实很自私,但这种自私和普通的自私不一样。因为她自己察觉不到。遵循道德的人其实很自私,因为他们除了道德和良心什么都不管,程心恰恰就是这样一个人。她会认为自己很崇高,认为自己不自私,认为自己的价值观和道德准则是普世的、正确的。至于遵循它会带来什么后果,她只考虑能不能让自己的良心得到平安。这种人有牺牲精神,能为自己的价值观和道德准则牺牲生命,但这也不改变他们自私的本质。在小说里,真正做到“大爱无仁”不自私的人,会从人类的整体去考虑,因为牺牲良心是最难的事情,比牺牲生命要难得多。

既然没想过让人喜欢这个角色,为什么会安排这个角色是女性呢?据传是因为编辑人类三体中的男性主角太多了,于是刘慈欣把这个人物改成了 女人,这说法不太可信。如果真有这事,也应该是编辑认为三体中的女性英雄角色太不突出。可老刘犟啊!他就不重点写女英雄。

大概是因为在固化的性别偏见里,女性都是感性的。

认为女性必然是感性的,就和认为男性必然的理性的,一样的性别偏见!

这种偏见或许并非是有意为之,而是男权社会下的潜在意识。

推测刘慈欣也许并非有意为之,也许是有意描摹现实恶劣,引起反思。

在采访中记者问到《三体》三部曲塑造了区别很大的三个女主角:理性的叶文洁、梦幻的庄颜、“妇人之仁”的程心,您最偏爱哪一个?

刘慈欣答:都不是我喜欢的女性类型,她们只是推动情节的工具,比如说第三部里的女主角程心,她之是一个符号,代表着人类的普世价值和道德。你说人们不喜欢这个主人公,其实人们是不喜欢自己。程心是个非常普通的正常人,她在每个关键时刻做出的选择是每个正常人会做的选择,符合普世价值和道德取向,但恰恰是这种选择把人类推向了灭绝。按照黑暗森林法则,生存是第一目标,程心在关键时刻做的选择和这个逻辑相反,把生存当做第一目标,这恰恰是超人的观点,做到这一点相当困难。普通人像女主人公一样,首先要遵从内心的道德感。超人是在关键时刻,能够有精神力量和魄力跳出道德的限制,奔现最后生存的目标。

从上面的专访可以看出,刘慈欣的回答是在信奉黑暗森林法则的前提下提出的。但这只是一种理论,而在小说中信奉这一理论的文明在互相残杀中,把宇宙推向了毁灭。而不是程心的道德!更何况在关键时刻,凭什么认为女性就没有足够的精神力量和魄力跳出道德限制呢?

有人总结程心的三次错误:

一、没有按下威慑广播的按钮,然而蓝色空间和万有引力号上的全体人类,通过投票弥补了这次错误。

这说明在面对生死攸关的决定时,把权力交给集体,既能够分担压力,也能够平摊责任。不能把所有的希望放到某一个人的身上。面对关乎人类共同命运的大挑战时,个人英雄主义其实是要不得的!

实际上执剑人这种重要的工作,必然不可能是一个人去肩负的。一个人不眠不休的处于高度精神紧张的状态,是不能坚持太久的。更何况,广播信号发射基地在亚洲、北美和欧洲三个地方。即便不是为了安全稳妥考虑,权力的作用也会让三个地区分别有自己的执剑人团队分管各自地区的广播发射器。

显然,作者有意识的让罗辑肩负了太多的责任。庄颜最终带着孩子,离开罗辑。也是在衬托罗辑所付出的牺牲。这和大众对他的不理解形成强烈的对比反差。竞选执剑人,对于程心来说,却是被人赞为圣母之后,一时冲动的结果。她不过是成为了权力斗争的棋子而不自知。

二、阻止了光速飞船的研发,导致太阳系生物全部毁灭。

这一点,刘慈欣通过艾AA和关一帆之口,说出了另一种可能性。如果程心没有阻止光速飞船的研发,以韦德的军备实力,支持开发的一方很可能在战斗中失败。最后的研发希望也会失去,最终连一部空间曲率发动机都研发不出来。

权力斗争本来就是复杂的,人类中的权力阶层肯定能想到,万一无力对抗外星的毁灭打击,必须发展逃亡宇宙的实力。然而下层民众,是不会祝福那一小撮平日就获得无尽的资源的人,垄断生存权的。所以只能秘密研发,这样才会有在水星基地的成功,最终研发出了三艘光速飞船。

三、留下了五公斤的物质,做了一个生态球,送往新宇宙。然而这一举动很可能导致宇宙不再重新爆炸,最终在无限降纬中膨胀,直到完全稀释死亡。

这一点,刘慈欣也通过关一帆之口解释了——宇宙中不把物质归坏大宇宙的小宇宙会有很多,只能希望大宇宙在爆炸时忽略这个误差。所以说如果宇宙真的毁灭了罪魁祸首绝不会是想要保存生命种子的程心,而是所有自私的生物

程心并不是成心的,但她仍然不能被愤怒的大众当作自己罪孽的替罪羊。很多直男癌、仇女癌晚期患者,以及没有文学批评能力、辩证思维能力、神化三体的脑残,把这种普通人当作了对女性的概括,用来攻击女性整体。这真是让人只能无奈一笑。

(对于程心这个角色,有人脑补高圆圆来扮演,可能是认为只有高圆圆能演出感觉,并且不让人讨厌。还有人提名刘诗诗、李小冉、俞飞鸿,董洁……不知道大家的想象中是谁?)

三体中有句话:“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这其实是说失去人性,生物只会失去文明,但失去兽性,就会失去保护自己的本能,进而失去生存的机会。

在关乎人类死生存亡的关键时刻,残酷的选择是困难的,但不应该认为女性就做不到。

纵观整个三体三部曲的脉络,我们就会发现——刘慈欣笔下的主线女性角色,不论理性还是感性,在关系人类命运的大事件上,通常是做出错误抉择。而拯救人类的总是具有男子气概的公元时代男性。

刘慈欣在《三体》中描述这样一种未来人类:

他们打不过三体,却反对逃离。等有了一定进步,就在毫不了解对手的情况下狂妄地认为必然能打败对手,结果被三体人的水滴探测器,随手灭了地球舰队。他们将已经逃离的同类哄骗回地球,判以反人类罪。

将曾经拯救过地球,过着封闭式苦行僧生活,毫无政治诉求的第一代执剑人罗辑看作独裁者。挑选第二代执剑人时只看审美不看威慑。在程心不想当执剑者的时候,是大多数人使她背上了拯救人类的这个使命,赞颂她是圣母。当她没有按下按钮,大多数又在唾弃她。为了"不向宇宙散播极权的种子"宁愿选择灭亡。但灭亡真的来临时却要把程心的光速飞船打下来。这不是程心一个人的错,是大多数自己造成的恶果。

在危机纪元的大多数人,为什么会这样?刘慈欣把这一切的症结,归结为社会的“女性化”。

三体3中,写到程心第一次冬眠后的世界——

“程心很快想明白了,其实这种进程早已开始。公元20世纪80年代,可能是最后一个崇尚男性气质的年代。那以后,虽然男人还在,但社会和时尚所喜欢的男人越来越女性化,她想起了21世纪初的某些日韩男明星,第一眼看上去也是美丽女孩的样子。那时人们称之为男色时代来临。大低谷打断了人类女性化的进程,但随着威慑时代而来的半个多世纪舒适的和平,使这一进程加速了。”

“女子气”的纪元,人类一直都在为矫情的政治正确,做无数错误的愚蠢的决定。而传统的“有男子气概”的“公元男人”是书中大肆表扬的形象。每当大灾难来临,就会出现更多的“公元男人”,而往往是“公元男人”可以拯救世界。

很显然刘慈欣否定危机纪元“女性化”的社会,而推崇阳刚男子气概。但是什么是女性化?

战场上一匹曾经救过主人命的马,被打伤了腿,正在痛苦的嘶鸣。这个时候大批敌人就要杀来了,杀掉马?还是留下它不管?或者和他一起留下等死?有些人会臆想女性或者女性化的选择,肯定是不杀。

因为他们认为女性化就是感性,而非理性的想法。但实际上,理性是一种后天训练的思维方式,先天的因素并不是决定性的。即便是感性的想法,也应该是杀掉马,然后赶紧逃走不是吗?作为救命恩马和重要伙伴,宁愿它死在自己的手上,早点解除痛苦。

所以更多时候,感性和理性是殊途同归,不过是人类思考的两条腿,缺了一条就是残疾。

把所有问题归结到女性或者女性化,实在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不过由于这部科幻小说,大量的涉及生物学、社会学、物理学、天文学知识,架构比较大,仍不失为一部很棒的小说。比起性别偏见,三体的隐藏意图是表达大众对少数精英的压迫。例如叶文洁的父亲、叶文洁、罗辑、程心的遭遇。受到迫害而绝望,失去思辨精神和包容心的精英所造成的破坏,绝对会让大众吃不消,比如叶文洁。对生命充满爱,获得很多的爱也愿意付出爱、宁愿自我牺牲的程心,却缺乏决断和理性。作者只把理性和感性的平衡,赋予了第二部的主角人罗辑,这个男性角色是三部三体中唯一有主角光环的主角,但他在感情婚姻上,至少是一开始,更像是个预谋已久的绑架犯。


最后用一点篇幅,来回复一下前一篇中读者的提问。灵醒总结了一下,大概是两点:

1、以人类发展进程说明,人类进步价值观的传播也经历了流血和侵略史,这是不是证明黑暗森林理论有道理?

2、宇宙中智慧生物和人类的差别可能超过生物学上界的级别,意思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么猜疑链是否那么容易打破?

灵醒对此的回复是这样的:

第一、只要发展到可用文明来定义的智慧群体,如果不是在自卫反击的情况下,先于对方主动使用暴力,仍然是野蛮行径。人类现在自我标榜是文明,但事实上仍未完全脱离野蛮。主动使用暴力野蛮方式的,就不是文明。

西方文明的进步价值观,如平等博爱自由等等,也是他们在经历和施加野蛮行径之后,反思悟到的。之所以能传播给我们,并不是通过西方对我们的侵略,而是通过各种文化影视作品。正因为人类正在从野蛮向更高层次的文明进化,所以我们对这些理念有共鸣能认同。

就好比一个带着十八般武器的人,把另一个手无寸铁的人暴打了一顿,临走掉了个锤子。手无寸铁的人拿到锤子之后,发现锤子是个好东西,但这不能证明带着十八般武器的施暴者是专门来送锤子的吧?

当初西方的侵略行径仍然是野蛮的,客观上带来了新的思想观念不代表文明和先进。文明不可能通过暴力和恐吓传播。就如同不可能通过宣扬仇恨去传播美一样(想起被民族分裂分子挟持的汉服运动)。

手段错误,结果必然不会正确。因为手段本身就已经危害了想要传递的价值观,那么事情也就变质了。文明传播的途径,也应该符合文明的价值观。能让人接受的文明,必然是会让人思考之后自主取舍的。通过野蛮行径去传播文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文明只能通过文明的手段得到传播。

第二、那么外星文明有没有可能是一种对外奉行侵略,对外保持等级制的专制文明,在这种情况下还发展出三体一样的高科技?有可能,但是三体最后的结果呢?在前一篇文章中已经说了,宇宙中适合生命存在的恒星系是非常珍贵的,并且智慧生物想要生存,最终还是要进入太空。无论怎么看,灭绝原住民的行为都是野蛮和愚蠢的。使用暴力,必然遭到抵抗和反击,蚂蚁咬大象,大象即便不死也要脱层皮。反过来看,即便大象踩死了蚂蚁,获得了整个森林,最终森林还是会消亡,大象在寻找新的森林路上,难道不会遇到比它更强大的对手?如果猜疑链成立,那就更不能轻举妄动。更不要提,蚂蚁对于森林的重要作用,没有蚂蚁,森林也不会是森林了。生物和环境之间的共生作用,比想象的要紧密的多。

所以最好的办法,仍然是合作。要合作,就要交流,打破猜疑链的方式就这么简单。大家对自己身处的宇宙都有基本的了解,知道智慧生物在宇宙中的处境和必然的进化方向。唯一的选择,就是一起向太空进发,去寻找新的宜居星球。那些真正的神级文明,说不准能自行制造恒星系。抢别人的家园,争夺自然资源。怎么看,都是因为野蛮和低智慧。

那些真正的高等文明,或者说可以被冠以文明这个词汇的智慧生物种群,一定在内部形成了对于自然、生物、宇宙更加关照的整体理解。否则这个种群还在野蛮状态下,就会从内部瓦解、自我毁灭。因为一个对外野蛮的种群,不可能对内就不野蛮,一种思维方式不可能诞生两种不同的状态,这是一种无法自洽的极端矛盾。

即便是还没有完全走向文明的人类,现在也在思考自身和宇宙的关系,提出可持续发展。要想到达文明,必然要走过野蛮的阶段。但只要成为文明,就必然会克制野蛮。

总结起来就三句话:

1、能够被成为文明的智慧生物种群,不会主动使用暴力。

2、沟通无效的情况下,当然可以为自保反击,而且文明并不意味着放弃自保的武力。

3、主动攻击性的野蛮种群,一旦能力大到威胁整个宇宙的生态平衡,必然会成为宇宙中所有智慧种群的众矢之的。

灵醒想到一些有趣的问题:

程心和关一帆在智子(质子计算机智能机器人)管理的小宇宙生活,但这个小宇宙是三体人建造的,人类到最后也没有真正看到过三体人的本来面目,这一切会不会只是三体人监视下的梦境?其目的只是为了检测人性。

如果一切都是真实的,而宇宙没有能够重新爆炸,那么唯一能留下的恐怕就是智慧生物创造的机器人了。这一切在久远以前是不是也曾经发生过?我们现在的三维空间人类,又是不是某个高维文明的造物呢?

如果宇宙得以重新爆炸,回到十维的和平时代,智慧生物种群的自私,会不会导致悲剧重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