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是班干部 中学用最温柔的办法管理课堂

管理”这个词语往往给人一种束缚感,但在重庆二十九中走读部(解放碑校区)高2020级,却出现了不一样的班级管理办法——让每个学生都成为班级的管理者。

他们的管理办法也被学校老师们称为可以学习效仿的“最牛班级管理办法”。

“你管我管大家管”

管理办法分承诺制和加分制

在高2020级1班,20多年教龄的班主任罗灵老师通过“操行加减分细则”管理着整个班级。

开学第一天,罗老师就给每个学生发放了一份学生个人档案,由学生自己填写完成。记者看到,除了一些基本情况,在个人档案后面还有一页“光荣榜”和“曝光台”,这些罗老师都要求由学生自己填写。“让学生在一段时间后对自己迟到、学习情况都做到有迹可查,在这个过程中,去督促他反思、进步。”

操行及学科加分细则

罗老师介绍,全班严格遵照班级操行“加减分细则”,学生根据表现情况加分或者减分,这里面就包括学科作业完成、考勤、参加活动等情况:“每次班会会让学生根据自己情况做自我总结,对于总分最高的前三名,会给予一些小奖励。”

不同于罗老师班级的加减分制,3班实行的是“承诺制”,由班长黄语桐牵头班委成员制定了班级公约,并在主题班会、同学们集体讨论通过公约后,以按手印树的形式增强仪式感,深化认识。

“新学期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对班级缺乏认同感,相对较散,在形成共识、明确纪律,并得到大家认同、按手印后,班级凝聚力得到很大增强。”黄语桐认为,按手印树让自己在班级管理中有了更大责任感。同时,为了更好监督大家执行,班级10个班委都在轮流值周管理纪律。

规则要量化

学生桌面书本高度不超过10cm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常规管理注重落到实处,规则必须量化。因此,从高一年级开学之初,全年级就对班规量化做了统一规定,甚至细微到书本高度、课桌间距。

高中学习任务繁重,那些课桌里放不下的书本不得不堆到课桌上,时间一长书本也就越堆越高,相信这是很多中学生都有过的经历。不过,在副校长陈廉看来,课桌堆放书本不仅让桌面凌乱,还让很多学生因为有了“书堆”的遮掩,小动作渐渐多起来。“比如,上课时老师看不见学生在下面做什么,学生胆子慢慢变大,开小差、打瞌睡,甚至看课外书……等不良现象逐渐滋生。”提到过去这些现象,几位班主任都不禁点头。他们无奈表示,学生自尊心强,遇到这些情况也只能批评教育,但效果甚微。

“先规范行为,再规范习惯。第一件事就是取消书堆。”陈校长介绍,之后他对全年级书桌进行整治,明确规定学生桌面书本高度不超过10厘米。

书从桌面转移到了书桌侧面

那么,书都放到哪里去?记者在高一年级3班看到,全班学生都统一购买了书袋挂在课桌一侧,在保证桌面整洁的同时,以最佳的状态进入课堂。改善的效果自然显而易见,并得到各班班主任认同,“效果很好,一眼就能看到全班课桌整洁了,学生的精气神上来了。”

在这一基础上,年级又明确要求课桌要统一间距,营造整洁、严谨的学习氛围。“不同班级人数不同,所以各自以实际情况出发执行。” 陈校长介绍。

班级是个大家庭

全班44名学生都有分工

4班班主任冯红霞认为,班级就像一个大家庭,每个学生都是其中的一分子:“不仅要培养学生当干部,还要让每个学生参与到班级管理中,哪怕只是非常细微的一部分,也让学生感受到自己的价值。”

冯老师回忆,9月1日是报到的日子,女同学吴柳杉跑来告诉冯老师,今天是她的生日。在得到冯老师的生日祝福后,吴柳杉主动提出,要帮老师统计班上学生的生日,之后每个月哪些同学过生日,她都会提前提醒老师,并为这些同学设计生日活动。“看似很细微的举动,却带给班级很多温暖。”

之后,冯老师就这样陆陆续续为全班44名学生找到了“职务”:比如管理班级QQ群、管理班级班容班貌。她认为,这样一来,班级任何事情她都能找到责任人,在培养学生做好一件事的同时,让他们学会责任感。

年级主任:

“民主管理”让学生真正参与其中

高一年级主任但唐军表示,在整个年级的班级管理中,最大的特色就是民主管理,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性,让学生真正参与其中,而不是“被管理”状态。以每个班级的管理条例为例,都是由班主任牵头,和班委一起讨论制定,最终获得全班认可后实施。“这些规章制度就让班级各方面工作都有章可循,让学生更易接受。”但唐军说。

“班级管理最好的体现应该就是自管自理了。”但唐军介绍,现在,在高一年级还设置了年级自治管理委员会,即由各班班长为成员,每周轮流检查全年级情况,对卫生清洁、晨读、文明现象等各个方面进行打分,“过去这些的工作都是交给老师、班主任,其实学生做得更细致、更公平。”这种自管自理的方式也更好地督促了每个班集体共同为荣誉而进步。

班级公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