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

现在想来,生一胎前后,我是有轻微抑郁症的。

抑郁症这东西,当事人不好过,身边的人也同样能被你折磨得剩半条命。那时的我就是把锤子,见谁都是钉子,跟谁都要较劲,他一句“你脸好大”,我能跟他闹半天,最严重的时候“你毁了我”这样的话都冲口而出!

而现在这二胎,我们没红过脸,没有争吵,都在可商议可控的范围内进行。

能做到这些,我想除了这几年大家的成长,还有就是,到了今天,彼此更能体会到各自的不容易吧!

人到中年,总是像在走钢丝绳,稍有偏差,即刻失控。

这种时候,忽然发觉,以前那个分分钟想扔掉想换掉的人,居然没扔成功,还成了不错的搭档,跌跌撞撞扶持着走了很长一段钢丝绳,还窃喜,没摔下去。

时间很慈悲,曾经给了我们很多棱角,最终也将这些棱角磨圆。

余生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