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路▪归途 文/张飞天

来路▪归途 文/张飞天

       来从何处来?去向何处去?这无收束的尘寰,可有众生归路?空华影落,万籁无声。隐隐羌笛,静听回响。燃起常明灯火,低头膜拜。我即是我,也即是众生。只为问“来从何处来?去向何处去?”这轮转的尘寰,便没了众生归路。世界上,来路便是归途,归途也成来路。           

       很多时候,总想着,这回我真要好好休息了,让那种相思歇菜吧。是的。好好休息,不管她了。一直放不下很多事情。很多总自认为没我不行的事情。我很清楚这世界谁都离得开谁,即便我真的去休息了,天还是天,地还是地。一切还是本来的样子,不会做任何的改变。花开了,一览她的婀娜。一季的婀娜。花谢了,向她来的地方,寻将去路。


       常常独坐微阴的阶上,怅怅的,看玫瑰落尽。似与其同感寂寥。冬之夜,凉风起了。只是这夜,我无眠。偶尔,也觉自己的消极渐生。不知何故。看佛书太多?抑或看破红尘之事?不知道的。只是叹念,叹念时光终去,了无痕。青春的印记,便滋蔓到冬季的庄园里,去了。


       一直,就这样下去吗?或日或夜的,如此终日。想来自己还曾拥有什么?若两手空空。无念无愿。望向天末的晚霞,一声淡淡的呢喃---爱自己。是的。妈妈曾说过的,多次说过。要我“爱自己。”听话的我,只想这样活着---爱自己。泪,腮边挂着,几近流淌。嘴角依然,倔强地向上翘。努力地,刻意地,写着一份从容,一份豁然。


       寒风中,瑟缩的身体告诉我,太冷。是的。太冷。泪若寒露,低落衣襟。回眸,只留下一汪浅浅柔柔的笑吧。真当抛弃了,那曾经的浪漫。曾经的别离。曾经的曾经。万念仿若在意绪中纠结。一路花开。彼岸,尽现暧昧的青葱。无力的笔端,似写不出几缕薄凉,几事荼靡。我,挥挥手吧,也算是作别西天的云彩。


        来路,归途。踽踽的,是孤冷的我。一抹余晖,笼罩住我的身影,是羁旅中,给我的一丝慰安吗?来路,茫茫。归途,漠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是一个浑身都是刺的毛毛 混沌的社会不喜欢我 复杂的人心我也不能体会 就一股脑的死脑筋 假装是厉害的刺猬 其实我的...
    有关紫色阅读 92评论 6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