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平天下 连载 第一章 赌坊小二

    秋风萧瑟,夕阳西下,城门口的那颗老梧桐树,春时还是翠绿满枝,而如今却是光秃秃的一片。跌落在地上的枯叶随风而扬,不消一会便潜入了城内!

  城外枯藤老树昏鸦,城内却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小贩们的吆喝声,讨价还价的争吵声,青楼,赌场的欢笑声……各种声音此起彼伏,而这里便是号称凡域第一城的易货城!

  “各位走过的路过的,跑过的飞过的,你们今天可算是遇着了,我们好彩坊老板欠债跑路了,今天店里店小二我说了算,凡是进店搏好彩头的客官一律免费赠送五十蚊赌资,不仅如此,进店的客官还能享受到绝色佳人的随身伺候,机会难得,进店就有,错过就要再等一百年咯,各位各位,搏一搏,铜板变金坨……”赌坊门口正站着一位头戴素锦圆帽,身着蓝布衣裳,约摸十五六岁的俊俏小生,扯着嗓子招揽生意!

  一阵吆喝过后,果有成效,来赌坊的人群排队都排到对面店铺门口了。

  小生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笑脸盈盈的往店里迎着客人!当他正志得意满之时,一位与他年纪相仿的小姑娘悄悄猫在了他的身后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像拎小猫似的把他提溜到了柜台后面。

  “哎哟哎哟,朵妹妹,我的好妹妹,你干嘛啊,放开我,疼死我了!”“疼死活该,我爹只是回老家去看生病的奶奶了,你却对外说他跑路了,你居心何在!”

  女孩怒目圆睁,气的不轻!男孩见状,马上求饶安抚道:“我的好妹妹,我的傻妹妹啊,这只是一种做生意的噱头啊,你想呀,我第一步利用奇闻吸引顾客,第二步便利用他们贪财的心理留住他们,第三步…就…”

  这时男人故意顿了顿,“就什么,就什么啊,你快说!”女孩焦急的说道。“你着什么急啊!第三步可就厉害了,你仔细听好了,第三步就是用你的美貌去引诱他们多买一些糕点茶水,这样赠送出去的五十蚊不但能轻松收回还能大赚一笔!是不是觉得很棒啊?是不是觉得很有想法?!”小生得意的望着屋梁!

  话音未落,花骨朵便怒不可遏的要去拧他的耳朵:“风齐元,你这个人渣!”

  见她扑将过来,风齐元一个闪身,花骨朵便扑空了,趴倒在柜台上!还未等她起身,风齐元一转身来了个泰山压顶,把花骨朵死死的压在柜台上,动弹不得!“朵妹妹啊,你咋就不明白呢?对于我们易货族来说,赚钱是第一重要的嘛,只要能赚钱,那就是有真本事!有真本事就能像城主陶朱公一样受人敬仰!”

  “屁,你要我去出卖色相!给你赚钱,你还是不是男人!”

  “错,大错特错,妹妹啊,这你就不懂了,正因为我是个真正的男人,才更加知道没有哪个男人能抗拒你的美貌啊,你叫他们买什么他们肯定就乖乖买什么!我们这是要发财的节奏啊!哟吼!”风齐元嬉皮笑脸的说着。

  “你快起来,快给我起来,死齐元,压的我疼死了!”见她喊疼,风齐元一个鹞子翻身放开了花骨朵!赶忙查看她的周身,这时他才怕自己的鲁莽伤了她!“朵妹妹,没事吧?”“别在这装好人了,你刚才还要我出卖色相帮你赚钱,现在却假惺惺的嘘寒问暖!”花骨朵不领情的说道!

  “还有啊,你想,咱爹,哦,不对,是你爹,也就是我的掌柜,这个月如果能在易货城收入排行榜中继续排在前十名!那么他就能拥有“巨贾”的头衔了,你爹为此努力了一辈子,今天是开榜前的最后一天,我们要尽全力赚多些钱,这样你爹才能确保前十啊!”风齐元一改常态,语重心长的说道!

  花骨朵站在一旁,静静的听着,觉得他说的有一些道理,怒气也比先前小了许多。

  “我从小疼你,怎舍的你用美貌去赚钱,可是如今情况特殊,你爹又不在,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不过我保证自此一次下不为例!”风齐元信誓旦旦的说!

  “风哥哥,我信你!为了你,为了我爹!今天我就豁出去了!”花骨朵说完便咬咬牙招呼客人去了!

  看着花骨朵离去的背影风齐元陷入了沉思:虽然自小就在这家赌坊长大,但是他却深知自己并不是掌柜亲生的孩子。尽管平日里掌柜对他疼爱有加视如己出,朵妹妹也对他情深意重,然而亲爹娘是谁?他来自哪里?这始终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小二拿副新的骰子来……”一声呼唤打断了风齐元的沉思。

  “客官您稍等,马上就来了!新骰子一副!”

  今晚的易货城灯火通明,城中的店家没有一家打烊关店的,明天就是开榜的日子了,商家们都卯足了劲去冲榜!风齐元兄妹也不例外,在店内跑前跑后,吃酒陪笑,忙的不亦乐乎!

  “快来看啊”“快来看啊!”,街面上,人声鼎沸,道路两旁早已人满为患,不远处缓缓行进的队伍中,领头的是一位少年,只见他身披金丝龙纹斗篷,内着九凤衔宝衮边银线长袍,脚踏祥云仙鹤靴,座下乃是凡域赤血骁战宝马,两眼目视前方,气宇轩昂,财气逼人!

  “翼王来放榜了,大家快去看啊!”乡亲们奔走相告,好不热闹!

  在他身后共计十一人,二人举着错金元宝琉璃镜,八人抬着铜底镀金铜钱锣,锣边跟着一个身长两米的彪形大汉手持玉柄金锤,每走十步敲两下锣,“咚”“咚”!

  一晚上没有睡觉的风齐元和花骨朵此刻在店内睡兴正浓,没想到被这突如其来的锣声惊了美梦!

  “这他妈是谁啊,大早上的就这么恼人!”风齐元还没睁开眼睛就开始大骂起来!身边的花骨朵听到动静也醒了来,她揉了揉眼睛起身去开门!一打开大门就看到街面上人山人海,都是在围观游行队伍的人群!

  “风哥哥,风哥哥,你快睁睁眼,马上要放榜了!”花骨朵赶忙跑来叫醒风齐元!“放榜?”“对啊,易货城富豪榜!”她兴奋的说!听到这,风齐元马上清醒过来,顾不得洗漱拉上花骨朵就去看榜了!

  当他们赶到金元广场时,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的老百姓,好不容易挤到前排,榜上名字都已经念到第五名了,来不及去问旁人前五位的姓名,两人耐心的听着接下来的报名,“第六名易货布庄刘老虎,第七名快活酒肆万小娥第八名歇脚客栈白大轩……”

  “都报到第八名了怎么还没我爹啊?”花骨朵一脸失望的看着风齐元!“这不是还没报完吗,就算后面没有报到,那保不齐在前五呢!先别慌,七分靠打拼三分天注定,等等看!”风齐元虽然心里也没底,但是为了让花骨朵宽心,此刻还能对妹妹挤眉弄眼的,心也是够大的!

  “第九名庆春楼黄老鸨!”翼王继续往下报着,然而此时人群内部却炸开了锅,大家议论纷纷,“怎么青楼也能上榜呢?啥玩意!”“正经行业都做不过青楼,完犊子了吧!”“还不是你们这些男人天天花天酒地的才会让青楼赚这么多钱!”………

  “各位,各位稍安勿躁,虽然富豪榜自老祖宗创立以来,没有任何一家妓院上过榜,但咱老祖宗也没有规定妓院这个行当不能上榜啊,此番既然庆青楼达到了上榜的条件,那么本王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让庆青楼上榜也是于情于理的,各位也不必有太多异议!”翼王慷慨陈词!

  “这翼王气度不凡,办事公平公正,不愧是陶朱公最看重的儿子啊!朵妹妹要不要我替你去提亲啊?!”夸赞翼王的同时风齐元还不忘奚落妹妹一番!

  “你正经点好吗?我要嫁谁要你管啊,马上要报第十名了,你给我认真听!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花骨朵狠狠的拍了一下风齐元的头,没好气的说!

  风齐元也立即白了她一眼,然后再也不说话了,认真地听着结果!

  “第十名济世堂张志远!以上就是此次十位上榜的富豪。我再报一遍第一名…………”

  “风哥哥,为什么没有我们家啊,我们都这么努力了,为什么还没有我们,呜呜呜呜!”花骨朵听完结果特别失望,突然伤心的大哭起来!

  见她如此伤心,风齐元于心不忍,走上前把她搂在怀里安慰道:“朵妹妹,别伤心,这次没上榜并不代表下次我们不能上榜啊,只要我们一家人齐心协力把赌坊经营好,终有一天我们能上榜的。无论这个过程要用十年还是二十年亦甚至是一辈子,我都愿意陪你去完成!”

  听完这话花骨朵哭的更凶了!看到自己的话不起作用反让她哭的更凶了,风齐元心里默默感叹着:我安慰她,她咋哭的更凶了,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走吧,朵妹妹我们回家吧!”

  “各位,各位,慢些散场,在这里我还要宣布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为把我们易货族的商业精神发扬光大,好让我们族人把生意做到凡域的各个角落,我父上陶朱公命我选拔以下大商贩家学徒到金银宫深造:好彩坊(风齐元)染纸堂(萧圣奇)……”

  听到了风齐元的名字,花骨朵突然异常兴奋起来,刚才还哭的天崩地裂,现在却笑的阳光灿烂,“风哥哥,你要去金银宫了,哇,太棒了,以后你肯定会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巨贾!我太开心了!我太开心了……”花骨朵兴奋的揽着风齐元的胳膊!

  而此时风齐元心情却是复杂的,虽然能进入金银宫当学徒是几十年难遇一次的好机会,但是一旦入宫就意味着要离开家人,离开生活了十多年的家,到宫里去生活数年,这其中的万般滋味风齐元此刻感受的真真切切!

  由于今天放榜,所以赌坊关门休整一天!兄妹俩在外忙活了一上午,乏的很,回到家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躺在床上的风齐元纠结不已,他内心自然是想去金银宫深造的,别说能在里面待上几年,就算能在里面待上几个月能学到的商业技巧也是在外面几十年学不到的。

  这时风齐元突然想到了城南丝绸庄王巨贾,当年他被选进金银宫虽然仅仅待了一个多月,就被赶出来了,但是出来没几年他就奇迹般的上了富豪榜做了巨贾!可见金银宫所习得的商业技巧是何等厉害啊!想到这风齐元便兴奋不已,因为他想着如果自己能顺利进入金银宫,那到时学成归来不仅能轻轻松松帮掌柜完成富甲一方的巨贾梦,也能更好的照顾朵妹妹了!

  风齐元正在盘算着突然门开了,只见花骨朵缓缓的走了进来,此时的她一改往常的装束,在她那小巧的瓜子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高高的发髻上戴着仙人骑龙银钗,两鬓插上了镶红蓝宝石金累丝簪,耳垂上挂着玉兔捣药鎏金耳坠,身着金丝鸳鸯刺绣大红长袍,脚蹬银线芭蕉白底大红鞋,此刻的她如天域下凡的仙尊,漂亮的紧!

  风齐元当即就看呆了,他的眼神随着花骨朵移步到床前一刻不曾从美人身上离开过!“风哥哥,我现在好看吗?”沉默良久花骨朵率先开口问道?“好看,特别好看!不过这不是你爹给你置办的嫁妆吗?你怎么现在就穿上了,准备嫁人了嘛?哈哈”风齐元打趣道!“对啊,我准备嫁人了,我要嫁给你!”听到花骨朵的回答本来乐呵呵的风齐元突然收起了笑容!“朵妹,这种玩笑以后不能随便开哈,你一个女孩家家的,被外人知道你这么豪放,到时你就真的嫁不出去了!”他有点严肃的说!“我是认真的,风哥哥,今天我就要把自己给了你!”说着花骨朵就准备脱去外衣!“朵妹妹,别开玩笑!”风齐元一把抓住她的手!花骨朵顺势躺到了他的怀里,不由分说的低声抽泣起来“风哥哥你为什么拒绝我,难道一直以来你都没喜欢过我?”“没有,不,不…”风齐元紧张的话都不会说了,听到这话花骨朵哭的更加伤心了,在风齐元胸口又捶又打,“哎呀,是没有不喜欢你啊!朵妹妹我一直喜欢你啊,虽然你是我妹妹但是我知道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从小我就有一个愿望就是娶你做我的妻子!”“真的吗?”花骨朵眼泪汪汪的看着风齐元!“真的!”“那为什么你现在却要拒绝我?”“因为我自知现在还没能力给你幸福,你等我从金银宫深造回来,到时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风齐元认真的说道!“那你现在就亲我一下!”花骨朵闭上眼睛娇嗔道。看着自己怀里娇羞可人的美人,风齐元低下头温柔的吻了她!

  此刻门外圆月高挂,轻柔的晚风吹的房门吱吱作响,“朵儿,我该休息了!明天还要早起去金银宫!”“好的,那你早点睡,我也该回去了!”花骨朵起身准备出门。“对了,朵儿,等掌柜回来,你就跟他说我去金银宫深造去了,叫他不要担心,学成归来我一定会好好孝敬他老人家的!”“好的,风哥你就放心去深造吧!家里我会照顾好的!”“谢谢你,朵儿!晚安”“晚安!”然而风齐元却一夜未眠!

  天还未亮,风齐元就收拾好包袱,悄悄地摸出了家门,虽然现在离金银宫打开宫门还有足足两个时辰,但是为了不想看到朵儿因为他的离开而伤心,风齐元便早早的踏上了离家的路。“朵儿,等我!”站在楼下风齐元望了望花骨朵的房间,扭头离开了!可是他不知道这一别,他与花骨朵的缘分便断了十几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