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要逼自己一把”

昨天遇到一个6岁小女孩,真是让人好气又好笑。

嘴唇上做了个小手术,出院要拆线。作为专业拆线小能手,我的手套还没戴好,小妹妹就哭得稀里哗啦的,死活不肯坐到牙椅上让我拆线。陪着她的有妈妈和奶奶,我们建议如果她实在不能配合,那么妈妈抱着孩子,奶奶帮着固定她的头别乱动。

我刚拿起拆线剪,她哭得更厉害了。小孩子害怕这些锋利的器械可以理解,我拿着剪刀在我手上戳了几下,目的想告诉她,拆线不会疼,很快就能弄好。

但每次剪刀一靠近她的嘴唇,她的头就来回乱晃以示反抗。一番尝试下来,出于安全考虑,我和一旁的文姐表示,如果再这么不配合的话,这线是拆不了的。

这时她的妈妈奶奶就急了,开始在恐吓孩子了。

“这线一定要拆啊,不然多丑,变成丑八怪没人喜欢你了。”

然后孩子哭得更加肆无忌惮,愈发得寸进尺,还要求爸爸爷爷也得过来,不然坚决不配合。

要是搁平时,碰上难度系数如此高的病例,我只能两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然后转给带教老师来处理。但是昨天,我竟然出奇的耐心,小女孩的眼泪也在一定程度上激起了我的斗志,我不想放弃,想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用我的爱心去融化这个孩子balabala……

我和文姐建议家长先出去,让孩子一个人留在这里,我觉得她是可以的。

让人惊喜的是,家长出去之后,小女孩那撕心裂肺的哭声终于停下来了。文姐固定住她的头,我和她解释说,你先让我试一下,如果你觉得有一丁点痛,我就停下来。

挑了个比较松的结,很容易就剪下来了,也得到了小女孩的信任。但是后面的几个结都拉得很紧,需要小女孩稍微再配合一下,但是她可能有点不耐烦了,一直在问好了没。结果是,我还没找到下剪刀的角度,她就在问好了没。

我和她说,你一直在问问题我怎么弄呢?你得给我一点时间啊。

这是个讲道理的孩子,就这么哄着她,使出洪荒之力,五个线结终于拆完了。她的嘴唇有点干,我用洗必泰帮她消毒了下嘴唇。

家长进来,长舒了口气,终于把这碍事的结拆完了。一直在夸孙女真乖真棒,等会要带她去公园玩,还得买个冰激凌奖励下。

看着这小女孩,更加印证了,人的某些能力往往是在逆境中激发出来的。

有时候别人认为你不行,提前为你做好所有准备工作,并以坚强后盾的名义为你挡下所有的风浪考验,以至于你也产生了一种“我一个人应付不来”的错觉。一开始是不敢,但久而久之,你却越来越懒,懒得去思考能不能解决问题,更懒得去身体力行。侥幸心理让你的依赖感愈发强烈,因为你知道身后有人护着你,心安理得。

勇气不足,可以酝酿培养,但懒癌入骨,却犹如不治之症。

可怕的不是别人认为你不行,而是你本来力所能及,却躲在别人身后,收起了自己的羽翼,最后连你也认为,自己真的不行。

但其实,离开那个所谓的庇护站,你也能靠自己的努力,振翅飞起来。

有时候逼自己一把,会意外发现,自己还真是挺厉害的。

再想起有一位矫情男,不禁感叹,人的矫情真是无止境。

爸妈一起带着儿子来,一米八的大高个,躺到牙椅上已经开始嚷嚷着怕痛了,还不忘回头看门外的父母,表达自己的恐惧,想寻求些安慰。

松动的乳牙滞留,如果能稍微忍一下的话,不用打麻药也能拔下来。但是小伙子一直说怕痛,要求打麻药。但是打针本来就是一个创伤也会疼痛,还没进针,这小伙子就紧张得弹起来,还向爸妈撒娇,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

因为这病人是老六的熟人,碍于面子,老六忍住了他的暴脾气。换作平时,老六可能把手套一摘一扔,撂一句,你爱看不爱,别耽误我时间,后面还很多病人等着我。

这大概是老六的成年人病人里,最难拔的乳牙滞留。老六眼明手快,用牙钳一把拽了下来。然后抹了一把汗,感叹道,早知道不给你打麻药有思考的时间,反正也是痛。

然后这小伙子竟然哭了,哭着喊妈妈……

真是看不下去了,专业治矫情三百年的我,去看了下他的年龄,25岁,真是呵呵了。

真想戳穿他,够了,别再给自己加戏了,这里没有人会附和你。

大千世界,真的什么人都有。

见过有些女生一个人过来,目的明确我要拔智齿,上下两颗开单让我去缴费吧。三支麻药打下去依旧淡定,治疗结束后也不喊一声疼,还很有礼貌地谢谢医生。

也见过有些人带着三四个陪人,麻药还没打却泪已先流,手术过程一直哼哼唧唧,哭哭啼啼。甚者还会做些危险动作来影响医生操作,真是让人捏一把汗。

但其实他的父母,也需要在一定程度上,为他的软弱胆小负责任。

整个过程,他的父母像是看戏人一样站在门外。爸爸双手抱在胸前,一直在咧嘴笑调侃儿子,还说下次得带你女朋友来,瞧瞧你这六神无主的样子。而妈妈一副眼泪快要掉下来的样子,视线一直在儿子身上,没有离开过。

全程他的父母都未提醒他,或者说句“别闹了懂事点”。很显然,这儿子是宠出来的,惯坏了,大概没经历过什么挫折,被爸妈保护得太好了。

那位小伙子走了之后,我们就在讨论,以后找男朋友,不仅要和他去餐厅吃饭,因为他对待服务员的态度就是婚后对待你的态度。还要和他去旅游,看看彼此在做出选择时三观是否契合。还得带他去一次医院看病,看他承受痛苦隐忍的能力。

哎呀,扯远了。

回到一开头的小女孩。

帮她拆完线之后,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自觉捶了两下我的老腰,我和文姐为了摁住她,采取了极其扭曲的体位。几十秒能弄好的事情硬是捣腾了将近十分钟,腰也酸了。

不会再有缝线在她嘴唇上牵扯了,她也舒服多了。我问她,没有想象中那么痛是吧?我没有骗你吧。

她点点头,眼神特别诚恳真挚。不哭不闹的她,一手抱着小熊玩偶,一手穿上鞋子,嘴里还在喃喃着,妈妈在哪,奶奶呢。

她解开鞋子魔术贴那个笨拙的动作,真的特别可爱。

想必这是她第一次,在如此陌生的环境里,独自去直面克服内心的恐惧,去完成一些了不起的事情。

其实她是可以的,不需要那么多宠爱呵护捧着她,她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小情绪。

试着独自去面对一些小风浪,让自己的内心越来越强大,形成一个较为系统完整的应激机制,惊涛骇浪时不会那么担惊受怕,孤立无援时不至于惊慌失措。

这样才能不断成长啊。

要时刻相信自己,潜力无限大。

身后空无一物,你怎么能倒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