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夜雨,我在时光里等着你

图片借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凌晨两点,困意袭来,却依稀听到室外的风一阵紧似一阵,昨天预报有六至七级大风,还有雨。已经是四月的天气,戈壁还在安静地沉睡,石子慵懒的裸露在骄阳之下,大地枯黄。飞舞的尘土遮蔽了春天的脚步,我的眼是灰蒙蒙的。

本是一个早该落雨的季节,却因为南北气候的差异,很少下雨。听说有雨,心中有一个欢快的小兔在雀跃。

心底渴望来场滂沱大雨,但又因为长久的处在干旱地区,是极其讨厌雨中的泥泞和那种阴冷的,为了唤醒停滞不前的春梦,还是来场酣畅淋漓的雨吧。

似睡非睡之中听到了“滴滴嗒嗒”的声响,翻个身,乍然醒来,侧耳聆听,窗外的风早已阒然而静,只有雨柔柔落地的弹跳声。

我悄悄地下地,悄悄地打开窗,一股清凉和着泥腥味扑面而来,竟然欣喜的想要对着夜空呼喊。凉丝丝的雨水顺着窗口打到了我的脸上,冰凉却不阴冷,经脉瞬间舒展开来。

思绪随雨蔓延,我只是悄悄地伫立在窗口,任雨来去回荡,看不见雨的身影,却能嗅到她清新而舒爽的体味,还有她沙沙啦啦的呢喃呓语。

夜,真静,静的惟有雨的轻吟,如此静,静的心绪空灵,俗念逃离,静的一切都失去了欲望,静的只想把这雨夜挽留……

戈壁定是伸展干枯已久的怀抱,狂热地拥吻着雨露琼浆。路边粉嘟嘟的花树上覆盖着细细的一层尘土,这一刻定是在雨的滋润下尽情的张开身体享受着润泽与洗礼。翠生生的柳枝、榆钱贪婪的吸收着天外甘露。这样的日子不多,这样的雨水更不多,就尽情的享受,尽情的吸允,尽情的疯狂吧。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花开花落的宿命便是如此,今夜有风又有雨,怎不是无可奈何花落去呢?

一地的落红定是花蕾的处子之身?被泥泞蹂躏,雨水的抚慰更似践踏。轻飘飘的从枝头坠落,无声无息的枯腐,它的缤纷绚烂不过是一时而已。

此刻,尘埃经过雨水的冲洗定是落荒而逃,花灿了,绿翠了,地新了,我的心不也跟着绚烂宁和了吗?

夜,何来如此漫长?夜,欲盖弥彰中让欲望更加泛滥。雨总把脆弱的情怀强加在不是梦的梦中,似开似收,似敛似滥。

思绪开始凌乱,在一下一下的雨落声中,忽而倾泻而来,忽而随风萦绕。

雨水丝丝、滴滴、股股渗透戈壁的身体,它在颤栗,它在喷涌,它在疯狂,它被这迟来的宠爱迷惑,它被这痴癫的雨珠慰藉。

戈壁博大的胸怀支撑着已久的干涸,难道只是为了迎合这个季节?为了被雨的滋养吗?

多情的雨水安抚着枯竭与落魄,戈壁的夜晚热血沸腾,蠢蠢欲动……

窗外的雨水啊,怎不电闪雷鸣,击溃这蓬勃滋长的情感,戈壁的雨水啊,怎不利成一把锐剑,割断这千丝万缕的柔肠百结。可偏爱这种痛快,爱这种直接,爱这种没有遮拦与率性,爱这种扑面而来的表白与缱绻。

忧伤的雨季,多情的雨,绵长而柔媚,守候着柳枝,花蕊,苍穹,夜空,戈壁以及心的阁楼,在暗夜里无休止的复制。

戈壁夜雨浇灌了多少萌动的种子,任它们发芽,生长,开花,结果,只有那份情怀永无改变。

短暂的爱意倾尽了一生的能量,蓄积到这个季节高潮跌宕。戈壁夜雨啊,你的清爽幽婉,你的绵绵情愫把爱挥洒,让爱横架于心灵的桥梁。戈壁夜雨啊,你让我牵绊惆怅,你让我驻足而守,不再任思绪脱轨。

睡意全无,燃一颗香烟,只想让它的烟圈袅袅娜娜随雨弥散,淡淡的香烟味飘浮在身边漂浮在这个季节里,只是为了痴守一种感觉。

有雨真好,灵魂随之清洗脱壳,尘埃一抹而去,它似乎就是为了孕育而来,明天的翠,粉,红……都会嫩嫩萌萌的抽出新生的希望,迎风朝阳。因为雨,世界变得更加纯粹,哪怕只是暂时的。

有雨的日子充满了情意,暖流在细雨中相依相偎。这场雨来的如此及时,这场雨来的如此心仪,这场雨来的更是缠绵悱恻,惊喜万分,然而,这场雨注定在来日有痕无踪。

图片借自网络

迷离的戈壁夜雨啊,你在我的耳际吟唱,在我的心间旖旎……缥缈的烟雾被雨打湿,顺颊而落,滚滚而来的是奢望与膨胀,少了还是多了更多的暧昧,孤寂随雨释放,在这个夜晚泛滥成河,如万马奔腾,又似顾影自怜,变迁的惟有无限的生命与思维。

今夜,雨终是在这个该有雨的日子里款款而来,戈壁怎能不感动?在最失意的时光里遇到了你,我怎能不珍惜?

戈壁夜雨啊,你是我心中凝结已久的深情,你怎么就成了我梦中的画师,挥毫泼墨,恣意游走在心海里,如工笔,如宣纸上洇散的水墨,把一片片的红柳呵护,让一排排的胡杨昂首。

戈壁夜雨啊,你是纯洁无暇的使者,滋养着我吝啬已久的如花笑靥。

雨能洗尘亦能洗心,淅淅沥沥不曾停止,沟壑蜿蜒,大地充盈,依稀听到了水流声,雨在深夜倾尽所有,洒脱不羁,是为了谁?我知道,你无私拯救的不仅仅是生命之花。

烟灰跌落在潮湿的窗台上,随雨而去,不禁有丝疼痛浮上心头,一声叹息,我是在庸人自扰吗?

早起,雨停了,坑洼里还汪积着雨水,平坦的地方略微干燥。太阳晃着大眼蹦了出来,热流在刹那四射,云朵执拗的把刺眼的光芒挡回了身后。

大地万物在一夜间做了洗礼,戈壁生命不再苟且,它们以崭新的视角,崭新的思路,踏上了崭新的征途。

不应再去惋惜那一瓣瓣过早凋零的花瓣,不应再去无谓的费尽心思自怜自哀,龚自珍不是写到:“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吗?

雨后的新芽簇拥在一起,像极了一个个多情婀娜的少女,顾盼生资,流光溢彩,我的心境是否也在重生?收起繁琐负累,一如既往的去膜拜我的信仰,我的图腾吧!

一场雨,改变的不仅是表象,一场雨,震撼到灵魂的深处,那种柔软,那种无畏,那种酣畅,那种意外……

戈壁夜雨啊,渴望你逢时必来,抚慰这苍茫与粗犷!还有这缺失的生命之路!我在时光里等着你……

                    流沙轻语(牧尘)/2007-04-1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