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脚回味香

“狗脚”是我老家黄冈团风县的特产,用面粉、红糖、麻油、五香、苏打等调制成坨状,用刀划上米字型状,贴放炉内烘坑上烘烤而成,其色泽金黄酥脆可口,香甜耐存放,有上千年的历史,因产品形似狗脚,故名。已被列入《湖北风味小吃》。

作为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人,狗脚于我是最向往的美食。那个时候,父母或亲朋到团风办事,就是再困难也会带几个狗脚回来,让我们解解馋。至今想起来吃狗脚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香味好象萦绕身边。因狗脚口感较硬,当我们津津有味啃起来的时候,粉沫沿着嘴边漏漏洒洒,那吃狗脚的样子,真的是像埋头啃骨头的小狗。

与所有美食一样,“狗脚”也有一段有趣的故事。传说宋朝的黄州街头有两家熟食店,一家是做饼子的老记熟食店,因为苏东坡特别爱吃,这事儿一传十,十传百,就把个金黄色的香脆饼说成“东坡饼”给传神了,老记熟食店生意由此越发兴旺。另一家熟食店,老板姓王,生意平时就没有老记熟食店的好,“东坡饼”出名后,他家的生意更是难做。

他只好向老记熟食店的老板讨教,想学东坡饼的做法。俗话说:同行是冤家。老记熟食店的老板是个有心计的人,他本不想说,可又觉得街坊邻居,不说面子过不去。于是,他随意编了个“东坡饼”配方给王老板。王老板得了偏方,就试着做“东坡饼”。一连做了十几回,面粉、香油用了不少,炸出来的不是“东坡饼”,而是一个“灰面粑”。这时,王老板才明白人家说给他的法儿不正宗。眼看黄州呆不下去,他只好把熟食店搬到离黄州20多公里外的团风镇。

来到了新地界,王老板凭着经验,自编了些方儿,反复的试,还是不成功。一气之下,王老板就把案板上还没做的生面砣,用力一气乱划,将这些面砣丢进还没熄火的灶里,有的丢进火中,有的贴在灶壁上。过了一会儿,王老板却闻到一股香酥酥的味道。四处一找,见灶壁上贴的几个灰面砣,烤发了裂,焦黄焦黄的。他抓起来咬一口,香喷喷、脆酥酥,很好吃。王老板连吃了几个,越吃越有味。他想,“东坡饼”不就是苏东坡吃出了名,我何不做几个让他们尝尝,要是一时高兴,能取个名,说不定也会和东坡饼一样,满城人爱吃,那我也要发大财了。

王老板又做了一些,用礼盒子装上,派一个伙计送给苏东坡,并嘱咐道:要是苏东坡吃得高兴,就趁兴请他取个名字。那伙计到了黄州,好不容易在安国寺佛印那里找到了苏东坡,于是毕恭毕敬地把老板做的熟食献上去。苏学士和大和尚打开盒子,一阵香味扑鼻,就你一个,我一个地吃起来,一边吃还一边说:“好吃!好吃!味道不比东坡饼差。”几个熟食下肚,苏东坡和大和尚就一人拿一个,左瞧右瞄。大和尚本是爱开玩笑的人,看了一会说:“苏学士,这面食倒象一样东西。”“狗脚。”苏东坡不等大和尚说完就抢着说。然后,二人相对大笑起来。那伙计在一旁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一笑,就把请苏东坡取名的事儿全忘了。

回到团风,王老板问苏东坡吃了没有。伙计高兴不过,忙把在安国寺苏东坡与大和尚如何吃的馋相,又说又做地讲了一遍。王老板问伙计:“那苏学士给取了什么名?”这一问,倒把伙计问住了,他又不敢说自己忘了,想起苏东坡说“狗脚”时笑的情形,就说:“取了。学士说叫‘狗脚’。”王老板一听取个“狗脚”的名字,心里有些不悦,就拿一个在手上左看右瞧,猛地一拍大腿,说:“到底是大学士,这名字俗中有雅哈,猪来穷,狗来富。”

第二天,王老板挂出了“王记狗脚店”的招牌。团风三街六巷的人,从来没听说“狗脚”这种面食,都来看稀奇。王老板见来的人多,就告诉众人说,苏学士与大和尚如何爱吃,如何夸奖,如何取名,把苏东坡他们二人说的话添盐加醋,说得天花乱坠,众人听了纷纷抢购,自此,团风狗脚就流传城乡。

狗脚,是我们这代人抹不去的香味记忆,如今在团风的老街上依然有人在卖,尽管工艺不断改进,面粉也变得细腻、松软,但人们大多感慨味道不如以前,我想更多是因为物质条件的大大改善导致味蕾发生了变化,人们怀念的往往不是食品本身,而是与食品相关的那段美好时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Today’s debt sale will whet the appetites of investors wi...
    DREAMRUNNER阅读 127评论 0 1
  • 梦想太过高尚,只需要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并且义无反顾,便足够
    灼落翼阅读 53评论 0 0
  • ECCV 2016 person re-identification相关 第五篇 作者采用的方法是无监督学习,由于...
    __Vision阅读 618评论 0 0
  • 印象当中,好像很少去电影院电影。作为一个24k离纯屌还有一步之遥的抠脚女孩子。一来是觉得花钱去看电影,带来最直接的...
    阿平阅读 106评论 0 1
  • 有时候累不是睡觉就能缓解的,而是需要全身心的放松。G.night
    那年小雪阅读 14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