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已哭二篇

司琪赶出大观园的时候,临走了,求妈妈说让她去与交好的姐妹稍作话别。

妈妈冷言,劝姑娘还是别去了,她们正等着看姑娘笑话呢。

前几日,鸳鸯探望司琪说着,你放心,那日的事情我要是往外说出一个字,叫我不得好死,你只管安心养病。

大概妈妈也曾经司琪或鸳鸯过吧,那是什么让她们成长为今天的模样。

晓镜但愁云鬓改,岂知云鬓本易改,性情却难求。我料想,珍珠到鱼眼珠之间的距离并不像想象的那样遥不可期,只要有足够多的心酸泪水糅合。

吾不得不为天下妈妈一哭!

又记年幼时的几个玩伴,日日耳鬓厮磨,如今却各奔天涯,更有一二已赴黄泉。

岫烟想,先不说其他,单就想着以后可以常常和宝钗一起,她也愿意嫁给薛蝌。曹公是真懂女儿之情的,那些细而又细的,无话不谈的情感有欣赏、有理解、有信义。

胆小懦弱的人恨司琪,恨她爱的太决绝,又太浅薄,碰上了个潘又安,给了她能给的爱,搭上她最后仅剩的命。

死了也好,不死,又往哪里去呢?父母不容,天地不容,怕是她自己也容不下自己了,因为她的爱情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那样心高气傲的女子,就是晴雯,我也是这样想的,死了干净。

有的人就是如此,你让她们眼里揉着沙子过一辈子,不如用刀把它挖出来。

这类事情是没有尽头的,后来也有个人,她死前的遗书说道,我一死何足惜,只是流言可畏。

呜呼哀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