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失眠的吐槽

除了在互联网上针对产品方法论的传经布道圈粉丝,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写过东西了,在将近半年前产出一篇《过去这半年》之后,就一直未曾动笔。作为正在步入中年,体态和思想都日渐臃肿和肥大的前文艺青年,没有胸臆可抒的确是件很值得悲伤的事情,曾经日产万字优质作品的优秀的我,现在坐在电脑前,要听着音乐,喝着各种饮品,一边抠脚一边抽烟,熬到凌晨三点才能憋出上述这一自然段,这简直是对年轻时的我是一种侮辱。

奇怪的是,我看的书越来越多了,涉猎也越来越广,对生活和生命的思考已经堆满了大脑,输入早就大于输出,思想境界也自觉上升了好几个单位,但依然难以回到当年那种「即使在课堂上写作,老师讲课也休想打扰我」的忘我的境界,果然让成长带走的不止我的八块腹肌,还有日渐腐朽的文思。

几年后,我若是已经退化到不能用「虽然……但是……」来组词造句,希望岁月能直接让我入土,省去让我慢慢感受自己变差和衰老的悲伤。

在此之前我仍然想挣扎,于是写了上面的和下面即将要写的字,以向自己证明,在氧气充足的环境下,我依然可以燃烧。

1.爱情

这部分我本来是打算放在后面说,用来压轴并且结尾,后来怕女朋友嫌弃把「爱情」放在「事业」之后,不得已把它放在了第一部分,以表衷肠。

到了现在,如果这种标题下我所写的内容还是在表达「我爱你」,那一定是我变了味道,情商日渐退化,并不懂得浪漫的我已经写不出这种肺腑之间发出的包涵荷尔蒙的文字,所以我想聊聊关于「婚姻」。

今天是我们恋爱的4年5个月零6天,时日太久且由于我的张扬而人尽皆知,以至于现在回村里,除了帮忙解决诸如「电脑越来越慢了怎么办」、「我想刷个机」、「你能不能帮我电脑清个灰」此类的问题之外,我回答的最多的就是「对,我女朋友还是上次你们见的那一个」、「明年是我本命年,听说本命年结婚不吉利,所以我打算后年再说」、「我不着急要孩子」这样的问题,在村里同龄伙伴已经有人身先士卒响应国家二胎政策积极备孕,并有「十八岁就结婚,二十岁就要娃」这样优秀先例存在的基础上,二十三岁的我在农村的确算得上是大龄未婚男青年了,父母也显得愈发着急,多次深入谈话以确定我和女友的婚姻价值观。

其实对我来讲,「本命年结婚不吉利」这种说辞很大程度上只是借口,结婚的核心障碍是:还没钱。

我这辈子就结这一次婚了,如果婚礼之场面不够优秀、不够炫酷、不够独树一帜、不够令人终生难忘,那恐怕就是我的终生遗憾了,对女友来说也不公平,如果像我参加过的大多数婚礼一样,找个酒店,搭个红棚,请个司仪,她妈给我准备九千九百九十九的红包,我妈再还她一万零一的红包,中规中矩的依照传统走完神圣的时刻,那会显得很没意思,让她嫁给了平凡,一定是最能彰显我的无能的一件事。

我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大概策划了我的婚礼,后来在高中和大学逐渐迭代优化,直到入坑做了产品之后才来了一次大版本更新,到目前已经十分接近我心中的完美婚礼了,就等到时候上线。但无疑这需要大量的经费,至少我现在还远远掏不起,所以「我打算后年结婚」这种说辞,其实是给了我机会,如果两年了我都还没能复现我的「梦幻婚礼」,那基本上也说明我是个废人了。

这种事情的妥协,会直接导致婚后矛盾激增,尤其是在女友参加了比我们婚礼还棒的婚礼之后。而平凡的婚礼势必会失去核心竞争力,这是最可怕的事,女人都爱比,这是人性。

2.事业

最近在做Tictalk的产品设计规范,惭愧的讲,作为产品直接负责人,在快速迭代中,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逐一页面逐一功能去深度体验自己的产品,每次都只是单一功能测完即走,然后扑向下一个功能。尽管每次在上线时,各大应用商店的更新说明都写了「优化」二字,但今天完整的「体检」下来,才发现从全局来看,所谓的「产品一致性」已经荡然无存,页面与页面之间,无论是在交互还是视觉上,都未保持统一,只是在大范围内相互连贯,仅此而已。

视觉和交互作为直面用户的重要参数,优秀与否将直接影响用户对产品的认知,而在MVP模式下的产品迭代,更应该维护产品视觉的继承和统一,建立统一的规范,并在此规范下逐步优化,保证产品在表现层和框架层的一致性,才是一切用户体验的基础。

都说好产品才是一名优秀产品经理的背书,两年前我从文体界跨界入坑,立志要做一名优秀的产品人,追求所谓的极致用户体验,但今日自省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背道而驰,犯了江湖的大忌,在交互上妥协,在设计上妥协,也向自己妥协。一直以为,好产品的评判标准是既能满足用户需求,为用户带来微笑价值,也能满足公司盈利需求,产生商业价值,所谓鱼和熊掌都得要。而作为小学四年级就一举拿下大寨小学计算机能手、触网多年、体验产品无数的我,用在心里建立的「好产品的标准」,一步步的做出差的物件来,在产品之道上为自己准备了一个又一个锅,挖了一个又一个坑。

这是一个产品人对自己的又一次羞辱,也切实证明了我需要修行的地方还有很多,所以「针对自我和产品的优化」,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占据我的大部分时间,希望我能坚持下来,变得优秀。

3.学业和其他

去了一趟广州,在腾讯广研部旁边的咖啡厅里,我和友人再一次探讨了关于我学业和职业的问题。回程路上给冯哥打了电话,然后就确定了我还是要回学校,完成学业的想法。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家人朋友同事女友都在劝,我还是坚持「毕业证就是一张废纸」这个概念,事实上现在我还是这样想,学校给的那张纸并不能代表我的实力,也不能在我的职业发展上体现出更多的作用,而鉴于此,我也犯不着再回学校复学,用半年的时间换这张纸。

但出于家人的强烈要求和女友的那句「你可别给自己留下遗憾」,尤其是在今年见证了同届同学们的毕业之后,再加上朋友和冯哥的引导,最终还是决定回去,做「这个时间里我应该做的事」。除此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应该是,我需要缓冲。

我从大二走出学校,先后以各种身份参与或主导创业,不同的创业氛围、职场环境和圈子养成了很多坏习惯,并一直急于求成,而越着急越是一事无成。在此过程中形成的我对产品的方法论,也由于一直主导产品而得不到验证,野路子出身,靠自学加入产品队列的我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陷入「我到底做的对不对」这样的思维循环里,我深知自己的错误和不足,所以更加迫切的需要沉淀来补全自己的知识技能体系并纠正错误。

有一种可怕的想法是,我怕我自己一直这样扑下去,最终还是一事无成,那个时候对我的打击,一定比创业失败来的更加凶猛且无情,而我不确定自己能否接受「你就是很平凡」这样的事实冲击,所以「放缓脚步,踏实前行」几乎是我目前充分必要去做的事儿,在诸多不确定的因素之下,这也是我唯一的选择。

所以我回来了,对我来说,这更像是一种修行。

4.这是结尾

4.1这篇文章最初的出发点是源于我在做「Tictalk产品设计规范」时对自己的失望,我在朋友圈编辑了第二段里要写的内容,后来发现长文本在朋友圈中阅读体验极差,于是才想到了我还有这么个发声的地方。

本打算探讨产品一致性于用户体验的重要性,后来在文字生产的过程中发现手感已大不如从前,就写下了上面开篇你们看到的。然后由此联想到的其他事情,共同构成了这个篇章。

4.2全文大概有两千多字,我从凌晨三点写到了凌晨五点,平均每小时产出一千字,很明显,原来下笔如有神的我已经不复存在,为了与开篇的悲伤前后照应,这里我又悲伤了一次,我的成长本不应该是挂着倒档的。

4.3在微信公众平台书写时,字号15,颜色#595959,行间距1.75带来的阅读体验是最好的。

以上,是来自一个互联网产品经理深夜自省所延伸的片段。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