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的碎碎念

又加班到10点钟,我站在路灯下的公交站牌旁,天空落着雨,夜雨包围着路灯,散发着昏黄暧昧的气息。在我的旁边还站着另外三个人,一对情侣,共用一把伞,一个男子,独享一把伞,车子还没有来。

我并没有打伞,打伞的行人也并没有注意到我没有打伞,他们各自打着伞行走在雨中,神情很焦急,潜台词是在说,这没完没了的雨,真是哔了狗了!

我表示理解他们。

我并不在意雨这样肆无忌惮的欺凌我,我只是很厌恶这夜雨把我今天早上稍微花费了点心思搞的发型弄得湿哒哒的,一绺一绺,像是被浸在河里的狗尾巴草,刚捞出来,还滴着水。

车子还是没有来,那对小情侣,等的不耐烦,招手打了个的,走了,溅起一波水花。我考虑到我不能和这雨较劲,我得分散注意力,我边踱着步子,开始唱《冷雨夜》,当然,声音很小,小到被雨狂欢的节奏淹没。雨听到我嗡嗡的苍蝇声,越来越起劲了:顺着墙淌下来,到墙角,到低洼处,到下水道,哗哗哗,示威似的在与我飙歌。

我心里倒是乐了,乐自己不是一个人自娱自乐。

现在是晚上10点22分,车子依旧没有来。

我本该选择地铁的,地铁不会像公交车这么爱迟到,但我终究没有选择乘地铁。

我开始考虑等回到家,应该找一家面馆,吃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大腕的,多加香菜,多放葱花,汤也要多一点。

抬头,昏黄的路灯,并不刺眼,可以看得清楚,珠帘似的雨来不及跟路灯握一下手,打一声招呼,就砸向我的“狗尾巴草”。树叶被洗的干净,泛着光;金属色的门牌被演唱会的聚光灯照耀着一般,赤裸裸地显示着XXXX路XXX号,擦,我已经睁不开眼!

车子到底是没有来,也是怕淋雨?

和我一起等车的还是那么三个人,但面孔已经改变,没有了那对小情侣,没有了那个独享雨伞的男子,只有我。

我已经不再唱《冷雨夜》,我换了一首《原谅我今天》,我踱着步子,踱向地铁的方向,踏着夜雨溅起的水花,义无反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拆页六: 《高效能人士的时间和个人管理法则》83 页 拖延是“内因”时间强盗最常见(多数人公认)的形式。对一些人而...
    Michelle卢晓燕阅读 51评论 0 0
  • 大三了,还是写篇文章纪念下我逝去的大学生活吧!不然,大学岂不是没有了痕迹。 大学是个什么鬼?用一句装逼的话说,大学...
    退无止步阅读 158评论 9 4
  • 首先感谢孩子爸爸的带领,让我和孩子有机会走进易效能,一起学习时间管理!让我们和孩子一起共同学习! 课后践行我们和孩...
    秋萍8阅读 5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