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坐满小老师

都说好老师成就好学生,其实,没有好学生,何来好老师?一个老师是否优秀,很大程度上是学生决定的,所以,得到一群优秀的学生,也是一个老师的幸事。

大约我就是那个不走运的吧。

即将一轮结束在即,回想自己和这个班的学生,我不可谓不尽心,因为惯性使然,我是一个不惜力的人,真的是倾尽一腔热血、满怀豪情地在带这个班——

所有的集体活动,我带着孩子们力争上游,几乎包揽了六年来的所有第一,有的第一不仅仅是年级第一,而是全校第一。

我绞尽脑汁地设计各种特色活动,从一年级开始倡导孩子们课外阅读,到三年级带着家长们读书学习做好爸爸好妈妈,从各种节日的主题活动,到每周一背诵,从晨间静心,到激活大脑的手指操,甚至我的班级朗读者活动比董卿央视的朗读者还要早。

我带着孩子们简书日更,带着孩子们护蛋行动,带着孩子们进行紫手环行动,带着孩子们进行徒步郊游……

然而,我无可回避地是,我所教的数学课总有那几个孩子成绩不过关,这个不过关不是现在不过关,而是自一年级开始就没有合格过。

为此,我很苦恼,很多时候晚上反省,会自责自己无能。校长也很疑惑,怀疑我的教学能力,单单不打招呼的推门听课就几乎每学期都有,而越到高年级校长来听课,越发发现我的教学的精炼与功底的扎实,加上屡屡指导青年教师外出课赛观摩,成绩优异,对我的教学是毋庸置疑的,问题出在哪儿了?校长甚至也开始反思当时分班时是不是有什么疏漏。

可是无论如何,成绩不好是事实。

即将面临小升初,这个问题严峻地摆在面前,我总得有所行动。

于是,每周三天我给自己加班一小时,专门留下那些后进生进行单独辅导,校长也帮我出主意,说我一个人这样做太辛苦,要发动学生“兵教兵”。于是,我在班上聘任了一些小老师,有的是一帮一,有的是二帮一。虽然这小老师是聘任了,帮扶对子也结成了,我还是不放心。每天下午的加班是我转差的重点时间,找练习,讲解,批阅,练习,测验。

然后不知不觉间,我发现放学后留在教室里的学生越来越多了,很纳闷!仔细一看,那些后进生旁边都坐着他们的小老师,我送路队,有时候开会无法及时到教室补课时,这些小老师特别认真,给自己的学生讲解,还会给他们的学生出题,布置作业。我当然是完全支持啦!

我从一开始的不屑,到后来的不放心,到现在的将信将疑。明天,我聘任的小老师已经走马上任两星期了,我要做一次测试,来检验一下小老师们和我的工作成效。

不过,这个工作的真正意义大约并不完全是转差这么简单。因为我发现,这些小老师的学习劲头更足了,面对那些思维僵化的学生,他们不断改变讲解的方法,还不时出一些同类型的题目考察一下效果。当然,他们也会偶尔跟我抱怨一下这些学生的转变困难,但也只是抱怨一下,然后还是乐此不疲地继续教学,当他们的学生在课堂上有了良好的表现,他们会比自己受到表扬还要开心。而且他们很包容,很宽容。这些珍贵的品质都是我的榜样呢!

感谢我的这些小老师,期待教室里坐满这样的小老师。等等,好像哪儿不对——教室里都坐的是老师,学生去哪儿了?不管怎样,我期待教室里都是小老师的那一天。

猴孩子们,我的小老师们,加油(^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