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仙鹤掉

字数 2321阅读 91

掉仙鹤掉

仙鹤盘着二郎腿坐在戏棚外等待着,眼看着那些小鸽子们全都兴高采烈地掉下去了,自己还特么排在最后,她忍不住找导演商量,

“给个特写,怎么样?”

仙鹤用拇指和食指做成八字状比划着自己描画了好几遍的眼线。

导演敷衍地点点头,心想特写又怎么样等下剪辑还不是听广告商的。

仙鹤当然是有仙鹤的由来,如果仙鹤都没有一个好听的由来那么也太亏了这个好听的名字。

我不是坐骑。

仙鹤强调说,这个跑龙套演员如同其他天使一样有一颗蒙尘的跑龙套玻璃心。

故事要从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说起。

那时候,仙鹤和她的爸爸还有妈妈(她爸爸是一只馄饨,她妈是个褥子)生活在一起,她冷了可以去找妈妈,饿了可以去找爸爸,当她饿的时候,她爸爸就带着她去看望自己的好哥们好朋友,馄饨的朋友都是很美味的,比如说,蒸饺,比如说,蟹黄包,再比如说,烧麦……就这样,仙鹤被爸爸和爸爸的朋友们养大了。

终于有一天,仙鹤的爸爸再也想不出有什么朋友可供拜访了,看着自己婷婷玉立的女儿,被自己养的这么胖,馄饨高兴地流下了荤馅的油光光的泪,他招呼着仙鹤的妈妈,那个破褥子,说,女儿长大了,让她自己去飞吧。

仙鹤离开了家,当她看到一棵松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

有种东西叫做“文化”。

仙鹤这种东西在当下确实越来越少了,仙鹤越来越了解到自己的重要性,那绝非那些鸡屁股上插着孔雀毛做外围女就可以化解的世界危机,虽然她的同学都是那路货色,仙鹤还是决定铤而走险。

她杀了另一只仙鹤,那是血统纯正的来自天庭的仙鹤,很可能就是她同父异母或者同父同母的姐妹。

仙鹤想起自己可怜的爹,那只老馄饨。又想起自己可爱的妈,那个被面上画了仙鹤图案的破褥子。这个糊涂的妈就是由于这个图案把自己领养了,养到这么大,太不容易了,仙鹤一边杀一边流眼泪,她拿出死掉仙鹤的身份证,从此开始了另一种人生。

一开始,冒充的生涯过得颇为顺利,她进了一流学府开始了白富美的生活,她在名利场玩得风生水起,这一切原本就是她的不对吗?她是一只仙鹤,如假包换,虽说在天界仙鹤也不过是玉皇大帝高级一点的坐骑,但她至少也是血统高贵的不是吗?

小龙女还不如我呢!

仙鹤嘀咕,宴会上高朋满座,这种奢靡的情景我懒的写你们自行想象吧。

这样写下去我自觉有点周星驰的味道,我怎么肯抄星爷的路子呢?好吧让我们从头说起。

仙鹤是个特别迷人的风尘舞娘,她坐在戏棚外面抽烟,对,就是那种天使B抽的细长的白白的性感的烟卷。天使B这个时候也退出场外,看着仙鹤直勾勾地:

“你有名字么?”

“我叫仙鹤。”

“我知道,我叫B。”

“家族被血洗,如今就我一个,唯一的妹妹还被自己杀了,你说我有名字么?”

天使B噤声。

小B按住超短丝绒裙坐在仙鹤身旁,仙鹤分给她一只烟,小B在本剧当中也算是女二号,美艳动人,坐在仙鹤旁边就变成了烙糊的饼子。仙鹤默默无语,对于一个家族、血缘、性格、基因都有残疾的人来说,小B真的没道理再搭讪她,但是小B忍不住,小B是个小二逼,否则她也不会接演马上风这样的角色。

“你再生一个不就好了?”

她宽慰她。小B有着一颗善良的二逼心。

“跟谁?”

仙鹤反问,是啊,跟谁,无性繁殖么,还是依靠克隆技术。

小B突然急了:

“跟我不行吗?!”

“就算不是血统纯正的仙鹤,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个杂种的世界正是由于讨厌我们,才让我们灭绝的呀!”

说这句话的时候,小B的扮相变成了玛丽莲·梦露,或许,她作为天使之前,就是她。

仙鹤依旧冷冷地看着她。

粗鄙的声音响起,“第二十二幕,”

助理站出来,指着仙鹤。

仙鹤意味深长地看着小B,今晚13点33分,蜡笔小新蛋糕店旁。她耳语,小B点点头,泪眼婆娑地目送仙鹤走进摄影棚。

仙鹤站在公寓顶层,准备纵身一跃,跳完这次,她想跟小B过隐居的生活,空气中充满了港片的味道,浮华的好不深刻却又感人至深的港片气息,这清冽的空气。

她看到,那些小鸽子们,她们都穿好了浅蓝色的旗袍在另一个棚内扮演起女学生,这出戏,是仙鹤平生的第一场,事实上,被她杀死的姐姐自从出生伊始就在服刑,服刑的内容是不易被人察觉的,这是政要人物子女的待遇,也是天庭心照不宣的手段,而她,她本该是自由的,她是被父母拼了命换出去的宝贝二女儿,原本希望她平平安安度过此生,忘记身份忘记姓氏,无奈天生丽质难自弃,最终走上不归路。

地面看起来硬硬的,但有丰盈的翅羽遮挡,倒也不至于脑浆迸裂。仙鹤闭上眼,

“一二三,跳。”

跳。

电影屏幕前。

青年A:“最后这个镜头怎么搞的,没完没了了?”

青年B:“不是GIF吧?”

青年A:“不像,你看,她每一秒都有变化,表情,动作,躯体,GIF多简陋啊,再说这个电影的主题这么深刻,没缘由最后搞个GIF啊!”

青年B:“那这是怎么拍的啊!”

青年AB:“牛逼!”

仙鹤纵身一跃,这是对她的惩罚,原因不明,她将永远生活在跌落中,表情从惊恐慢慢变平淡,而小B,小B等了她一宿之后并没有放弃,第二天,她来到这栋公寓楼顶层,从仙鹤跳下的地方,丢下去几个蜡笔小新蛋糕,

“好好吃哦!”

时空交叠的地方传来仙鹤的声音,有点开朗的样子。

“要烟吗?”

小B喊。

“要——”

烟,打火机,统统丢下去。

又过了几天,沙发,钟表、羽绒被,统统丢下去。

“谢谢啊!”

“不客气。你好不好啊!”

“还不错。”

又过了几天,卫生巾,充电器,手机,丢下去。

“你要不要来啊!”

“我考虑考虑!”

最后,小B来了没有呢?

若干年后,废弃的电影院。

那个孤僻的家伙仍旧坐在那里,他在这里吃住多年了,他注视着电影屏幕,屏幕里小B和仙鹤一面下坠一面争吵,一面下坠一面和好,一面下坠一面做爱,一面下坠一面坐着各种该做的事,他注意观察,不时用笔记本记录,差不多了,他转身去了超市。

方便面,粉条,鸭血,八宝粥。这个人走上公寓楼顶,把这些东西倾倒下去。

“要不要来个三人行啊!”

重叠时空内俨然是两个女妖的声音。

“这个……哎……我考虑考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