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重庆的西藏

96
何雨婳
2016.06.27 15:52* 字数 1447

久在樊笼里,复得归自然。

我敢肯定的说:从冇到有。它来自一个男人之手!

这世上有两个人让我深知:生是见识,不是活着!一个是葛婉仪,另外一个是陶叔。

请允许我叫他桃子叔叔,因为我们相识是因为一颗真正的桃子,而且他也姓陶,我们同月同日生。或许真的是很有缘才会相识相知,我们年龄差距太大,交流起来却完全没有代沟!是该夸他有一颗冥顽不灵的童心还是思想超前呢?呵呵。

桃子叔叔说他穿越大半个地球,真的是彻底风光。在我加了他微信之后,我用了一夜失眠去观览了他朋友圈所有作品,倒吸一口气,去了南极三次、北极十多次、非洲几十次,先后进藏百多次。他不仅是为欣赏路上的风景,更是为了用镜头记录美景。不管是人还是物,真的美极了!他的人生有两个爱好,一个是摄影,另外一个是特别热爱藏传佛教。

图为在林芝拍摄

        十多年坚持拍手托珊瑚珠子的姑娘,有的从一岁拍到现在二十几岁,我很佩服他那股坚持不懈的精神。


托珊瑚珠子的姑娘

         他还有另外一个爱好,应该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拍活佛,至今为止,有一千多个活佛亲手签名并赠予给他的哈达已有上千多根,意思就是他已经拍了一千多个活佛。他把这些哈达都搬回了重庆,并且挂在了自己的工作室。

图上方悬挂的哈达


       当他跟我初次交流的时候,我觉得他整个人都发着光,一览无遗!他的光芒有多耀眼,我总觉得任何的遣词用句都不够,反而越是用心用力,越是落了俗套。

       他对西藏佛学的热爱,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力。他自己亲自设计,亲自站在很高的搭台上动手装饰那些花花绿绿的藏饰品!他堪比张飞缝针,粗中有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冰川



          他把西藏搬回了重庆,让去过西藏的人来这里复习一下,没去过西藏的人来预习一下,这或许也是他一个梦想,收集了几十年,终于在这一刻全部展现在大众面前。

          突然发现那壮阔、从容,宛如西藏高原上的天空一下子就倒转过来。

           藏传佛教是佛教与藏区的土风结合而成,我似乎在那些藏饰品面前显得非常浅俗,因为我深爱它却了解不够!但是,当我在描述他们的时候,我只想用最简单的、最朴实的字语来形容。

         我爱这样的纯粹,他安享着他的满心疲惫。每天在工作室从早到晚,工作二十小时。我爱对这种生活的纯粹,桃子叔叔用他的汗与行动诉说着曾经的岁月,我爱这人生的纯粹,爱的纯粹,坚持的纯粹,然后,归于纯粹。

不以商业模式开启大门,而是希望更多热爱藏族文化的朋友们一起分享,一起喝酥油茶,一起谈远方!

就像那一朵朵洁白的云朵,是漂浮在蓝天上的,不是人人都可以触摸的,它可以承载灵魂的重量吧!

我想在那云端上轻舞飞扬的五彩经幡,原本应该温柔地盖在高低起伏的山峦上,却突然飘到了心里,飘到了重庆。

屋顶上悬浮的倒三角的经幡

经幡的下面是长一米七,厚四十多公分的长木桌,仿佛又进入了天堂中的天堂,据说像这么大的木桌,为罕见。

刚运进屋的大木桌

转经筒摇曵着生生世世的轮回
酥油灯亘古照亮了布达拉的神像
这一个可爱的人间天堂
令我神迷向往

图为室内大的转经筒

最好的永远是最真实的,每一件装饰品都是经过很多纯朴藏民的双手,像是一种仪式,又或者是礼赞。

搬过来的西藏


陶叔,主张的是不可思议,行走的是天马行空。他所有的作品,都是充满鲜活的生命力,根深蒂固。就像陶叔生在重庆,常年奔波在外,潇洒于蓝天白云,陶醉于尘世的浮华,有酒有远方,路上还遇见很多红颜知己。可是,他也总想着某一天叶落归根吧!

有一块人间圣地,它来自西藏,活在了重庆。它是陶叔哺育几十年的孩子,现在它长大了,可以接受任何人的虚怀若谷。

一楼的佛堂


洛松其美上师


尼泊尔精雕细琢的大门


顶楼种了一百多盆荷花

它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艺术空间,有着浓郁的西藏风情,还有玛吉阿米的情怀。上师祈福它为"嗡空间"。它普渡众生都安康,所以运用了六字箴言的开头字母"嗡"。

希望这个地方,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你们,有你们长长的祈福!

我在重庆,这里有一个西藏!

Welcome to my space!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