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室友,是一个非常渣,有时我想打他

58字数 2088阅读 54736

“一次深夜,寝室的微信群突然亮起,画面上是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孩,面色潮红地躲着镜头,背景里能听到室友的声音 “就录着玩而已,我又不会给别人看” ,但是我知道,他没有撤回群消息,而且过后还在上传在了需要翻墙的网站上。”

————————————————————

我想大概是我大学室友吧,或许从程度上讲不至于达到什么让人吃惊的地步,但由于大学同寝的男生之间往往无所不谈,所以第一次无死角地见证了一个渣男对妹纸下手的全过程。

大四的时候,室友通过同学认识了一个大三的学妹,并且逐渐发展起了暧昧的关系;一开始的时候室友还很绅士,经常邀请学妹出去玩,对学妹也比较大方;但是当两人相处的时间久了之后,学妹对室友的追求总是保持着一种不置可否的态度,对室友试探性的肢体接触也很警觉;(学妹在大一的时候因为恋爱问题受过一些伤害,可能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或者是被伤害后的补偿心理,害怕如果轻易答应室友的追求会被看不起)。当时室友对此十分不满,故意在对学妹一段时间的关照后突然毫无预兆地降温,并且强硬地暗示学妹准备结束这段关系;慌了神学妹自然没能猜到会是这种结局,跑到男寝楼下找室友道歉并且主动吻了他,于是两人又和好了。

那个场景在我的脑海中十分清晰,送走了学妹后室友回到了寝室,满脸轻蔑,狞笑着用戏谑地口气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讲给了寝室的另外几个人听,大致意思说“没想到这么能装X的一个人,把面具撕掉后也是一肚子稻草”,等等。当时看到室友的反应,我就为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隐隐感到一丝不安。

果然我的猜测不久便得到了印证。那件事后,大概某种程度上说学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和我室友回旋的余地了,两人顺理成章地在一起,很快也滚了床单。但很快我便发现了一些热情减退的征兆———那段时间恰好学妹的生日、情人节一类的日子接踵而至,室友在和学妹一起出外玩乐的时候花销十分豪爽(在夜店里大点香槟,出入在省城里也算很有名气的一些餐厅等等),但当他为学妹,确切说是女朋友,准备的礼物却相比之下十分平淡,仅仅是颜面上说得过去而已;我突然意识到,两人在一起玩乐时的阔绰未必说明室友舍得给女朋友花钱,事实上,他只不过是觉得不值得为了省钱而在两个人共处时亏待自己而已,而当他为女朋友准备礼物时,意识到所送的东西对自己而言毫无关联,马上便会节省一切不必要的支出。

一次深夜,寝室的微信群突然亮起,画面上是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孩,面色潮红地躲着镜头,背景里能听到室友的声音 “就录着玩而已,我又不会给别人看” ,但是我知道,他没有撤回群消息,而且过后还在上传在了需要翻墙的网站上。

一个午后,室友不耐烦地划掉了手机屏上学妹发来的信息,继续埋头整理他的雅思材料。 我问他出国后和学妹的关系怎么打算,并且暗示他,以他俩的情况很有可能坚持不到他回来;室友突然变得很不平静:

“其实她跟我说过这个问题,一次因为一点事吵了起来,她说现在她和我之间已经有了不少矛盾,那将来我到了加拿大,我俩之间又会怎么样啊之类的,,,,,,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头皮是麻的,不是因为担心我们未来,而是吃惊她居然会想到这一步;对我而言国外的生活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一个带着憧憬的体验,所以我绝对不想在这段时日中加上什么不和谐的插曲,我不是不想和她维持到留学回来 ,而是当这一切开始的时候,她就不应该被包含在内!” 听到这些话,我的头皮,其实也是麻酥酥的。

不久,室友便付诸了行动。在我的印象里,男女生之间的争吵大抵相似——男生年轻气盛四处开火,但反而没什么杀伤力,女孩子表面弱势,但实则见缝插针。 不过这次,睡在我对床的兄弟向我展示了斯文禽兽、绵里藏针的含义————

按照室友的说法,那段时间,室友故意在相处中留下一些尺度适中的纰漏,目的是让女朋友不满但又不至于直接爆发;随着不满越积越多,女朋友开始在聊天与相处中透出一股火药味,此时的室友便化身成了情商超低的幼稚理工男,要么装作误以为女朋友开玩笑,跟她嬉皮笑脸地回避问题;要么装模作样地劝解女朋友,特意“不小心”说错了一些话,借机进一步激怒女朋友;终于,忍无可忍的妹纸选择了爆发,但这,正中室友的下怀。

气愤的妹纸激动滴在电话中数落着室友的种种不是,室友灰头土脸地小声辩解着;但在我的视角中,他的头脑在高速转动,神情却平静异常。 争吵中,室友巧妙地诱引着女朋友把怒火浇在了一些性质非凡的话题上,当傻傻的妹纸以为已经室友训得没了脾气,不知不觉把气话说得很重时,室友就像苏醒的毒蛇一样,迅速地抓住了妹纸言辞中的过分之处,恶狠狠地咬了下去;他告诉妹纸,她的话令他浑身颤抖,气得不思三餐,现在只想静一静;但其实真实的他正在电脑前疯狂游戏,在跟社交软件上新认识的校友碰面。

室友和女朋友吵架最为激烈的那几天,室友的父母恰好从老家来看望他。 我问室友,他要分手的事情会不会被父母发现,室友平静地告诉我他们不但知道,还给他出主意,建议他不要一次性激怒那个女孩,免得对方感情用事给他添麻烦;要一点点地磨灭那个女孩的劲头,让她最后不得不自己离开,这才是对室友而言最为成功的结局——他什么都没有做错,是那个女孩子太过分了,他只是无法承受下去不得不离开而已。

事实上,室友得到了这个结局。

本文来源知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