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

春暖花开,又到了读书的时候~

母校玉兰含苞待放,照例回去给学弟学妹们讲《红楼梦》。十五年前,《红楼梦》还只是一篇普普通通的节选课文,葛老师就“逼”着大家读全本,让我给同学们讲人物关系图。这一讲就讲了十多年,不管上学还是工作。前些日子在医院候诊,忽然一个小伙子走过来,笑容满面地说,师姐,我听过你讲《红楼梦》。那一刻特别感动特别欣慰。

不得不说,老师实在有先见之明。现在《红楼梦》成了高考的必读书目、重要考点。2014年高一的那批学生,我印象很深,有几位特别喜欢《红楼梦》,难得熟悉文本,还看过研究著作,能与我深入讨论、互相启发。由于单位离学校特别近,我时常去参加他们的《红楼梦》沙龙。2017年他们高考前夕,教委突然宣布《红楼梦》列入重点。这些积累了三年的小伙伴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个班考出了北京市第一的好成绩,还出了高考状元。

当然,我给大家讲课并没有功利的考虑。我只是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进入《红楼梦》的世界、领略《红楼梦》的妙处,在《红楼梦》的陪伴下过得更顺利更快乐。我虽然选择了以《红楼梦》为研究方向、立身之本,却不主张这些孩子们进入红学界。毕竟喜欢的东西千万不要做职业,否则就不那么可爱了~

巧合的是,春节过后写完《黄景仁传》,我就开始写《红楼梦导读》。十余年积攒的资料最大限度发挥效用,进展颇为顺利,十三个工作日已完成前二十回。这本书浅显易读,初衷就是帮助大家入门,梳理情节、解释疑点、补充相关知识,“硬货”多,趣味性强,可以说是为初读者量身定做的~我的导师并不主张我花费大量心血写这样一部著作,但我觉得这才是我应该做的事。昨天看见讲台下那么多专注、热切、惊喜的目光,我觉得我应该坚持下去,尽快完稿,早些对他们有所助益。

说到母校呢,感慨良多。虽然十年间学校翻新了教室、盖起了操场、增添了不少雕像和陈设,我依然清晰记得当年的点点滴滴。

我记得二班可爱的兄弟姐妹们,记得杨老师讲韩愈的《师说》,调侃也许多少年后我们的成就早已超越了她,而她还在这里讲这篇课文。记得军训时大家同甘共苦,女孩子给男孩子偷馒头,雨中的汇报演出,中秋夜一群人围着安慰痛哭的我。记得和玮玮坐在操场的楼梯上谈天说地,记得璇大大的眼睛和夸张的表情,记得活泼俏皮的施雯、一本正经的胡姐,记得小鱼、王帆优美的歌声。记得春游时我们煮了一大锅方便面,打了不计其数的鸡蛋,还有切得乱七八糟的黄瓜片。记得我们的班歌,每月的集体生日,分班、毕业时的千般不舍以及毕业后各种聚会,海内存知己的温馨……

我记得文科班温文尔雅的班主任、历史老师张爱民,记得妙笔生花三下两下勾勒出世界地图的“地球爷爷”,记得每篇要求背诵的课文都逐个检查的语文老师葛小峰,更记得那些个性鲜明的同学,记得举着第一片落叶问我们是否知秋的宋达,记得来无影去无踪的陈迹,记得一同结社、待我最好、我却最愧对的安琪、龙珊,记得大家上课传纸条联诗对对联……

我记得春天盛放的玉兰,夏季通透的日光,秋来炫目的银杏,冬日总是偷懒不去课间操跑步。

也记得,我初恋的男孩子,高高瘦瘦,半眯着眼睛坐在最后一排悠闲地转书。记得他招着手、微笑着说“过来”,说“以后有我”,说“你心跳的真快,这说明你更在乎我一点”。记得他总能避开监控和教导主任巡查,找个安全的角落与我约会,一起看着幽深的楼梯抑或刚刚动工的操场。记得走在院中蓦然回首,他高高地站在三楼窗口,秋风凌乱中,我莫名感动到想哭。记得中山公园的松下长凳,我错过的十七岁的初吻。记得雨后看电影,散场时他拉着我的手触到他滚烫的额头,我才知道他淋了雨着了凉。记得他家住石景山,却陪我骑自行车回东二环的家,然后再自己骑回去。记得十八岁成人仪式那天恰好是他的生日,我们却已经分手,我将攒了三个月的一千只纸鹤送给他,他说他只能收一只。虽然在一起时我便知道我们不可能长久相守,虽然我高考失利多少是因为他的缘故,虽然很多人认为他伤了我害了我,虽然过去十年我一次次恋爱一次次失恋终于找到了自己的Mr.Right,我依然感激他当年的怜惜与呵护。是他教会我爱情的滋味。我希望他能平安喜乐、福寿绵长。

还记得,我的猫儿,我的花子。记得一声呼唤它就钻出茂密的爬墙虎向我跑来,记得它大口嚼着猫粮,还不忘拱拱我的手,记得我迟到时远远就见它蹲坐在石阶上望眼欲穿的神情,记得刺骨寒风中它舔着结冰的水碗,记得将它抱回家时她蜷缩在我怀中幸福地打着呼噜。记得每次洗澡它都不抓不挠,只可怜巴巴地叫着,记得它怕吹风机,湿漉漉还非要跳到我腿上舔毛,瑟瑟发抖。记得每天放学回家它要么在门口等着、抱着我的腿撒娇打滚,要么睡在被子与毛毯之间,床上鼓个包。记得它最喜欢玩小纸团,聪明到循着我手中的线找纸团的去处,还会开关电视机。记得晚上它钻进我被窝、团身睡在我旁边,每一次呼吸的起伏都让我痒痒和心醉。记得它爱撒娇、要抱抱,将下巴卡在我胸口,眯着眼睛打呼噜,就像在微笑一般,高兴了还舔我的脸。记得它离家出走后,为了安慰痛心的妈妈,我只能说这猫真没良心,其实我明白,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它知道自己老了,所以选择离开。

许是昨天又回到熟悉的教室、看到熟悉的蓝色校服和朝气蓬勃的面孔,我又梦到了那个颀长远去的背影,还有窗台上不知在凝视什么的猫儿。

人生不再少,确实是件无可奈何的事情。但我不再沉湎于回忆、执著于过往。十五岁的他们,三十岁的我,各有各的故事也各有各的精彩。我现在过得很满足、很幸福、很有意思。我还会继续醉心红楼,也会继续享受生活。等我变成老婆婆时,一定要写一本回忆录。里面还会有更多温馨的故事、更多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