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浅梦 第二章

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已经是锦缎刺绣的罗纱帐了。

“小姐,您醒了?”

途歌一侧头,“你是谁?”

只见一个豆蔻年华年纪的小姑娘一愣,转而笑道:“小姐,你惯会逗我,我还能是谁?当然是陪您从小一起长大的香橙啦。”

“香橙?”途歌心中诧异,又环顾四周,终不得其解。

“噔噔”

“是谁?”香橙侧身向门外问道。

“小姐,有您的信。”门外一个小丫头说到。

途歌向香橙点点头,香橙便开了门将信接进来,递给了途歌。

“见字如面,你所附这个身体是你人间的新身份——西域商人陈远之女,为了让你感觉到真实,我换了和你有关的人的记忆,用了你的真容貌真名字。你腰间锦囊中是能让你出现在太阳下的药丸,一天一粒。至于你的记忆,也会在第一颗药丸中尽数融进你的脑子。听闻这具身体的主人有一个从小就倾心于她的表哥,在和他的相处中,希望你能有所动。当然,既入了我刹域,也要适当的做些任务,等任务来了,我自会通知你。——娑罗”

原来是这样。途歌坐起身来,看见远处屏风旁被挂起的衣服,又一眼看见那个紫色的粗布荷包,不觉低笑了一声“看来,会很有趣。”

“小姐,您说什么?”

“没什么,帮我更衣吧。”

“是。”


清荷摇曳,偶有蜻蜓点水而过。在这个夏日一如既往的平淡乏味。途歌第一次见到陆游生的时候,是在她正准备下院湖摘荷花。

“还不快将小姐救上来!”

话音刚落,途歌还没来得及回头看来人是谁,就感觉身边水波强烈涌动,接着被人一把拎着胳膊将她拽回了岸上。

她有些不知所以,于是无奈的看向那个面色焦急的白衣男子。她还没开口,就看那个男子立马将身上的白色长褂子脱下,搭在途歌身上。

“香橙,你是怎么照顾你家小姐的?”虽然声音温润,但是仍然可以听出语气中的斥责。

香橙吓得赶紧跪下:“表少爷明鉴.....小姐、小姐说她只是想去摘一朵荷花放在屋中....”

“途歌?”陆游生有些怜惜的望向发梢还在滴水的她,温柔的在她身边蹲下,“你若喜欢,差人告知我就是,何必做出这么危险的举动啊。”

途歌抬起头细细打量着他,不错,是挺好看,而且确实在真心担心我。她莫名一笑,“你爱我么?”

你爱我么?

陆游生的睫毛轻轻一颤,瞬时感觉自己身体的血液逐渐由燃烧沸腾之势,扶着途歌的双臂也微微缩了回来。这个问题,她就这样问出来了?那么不经意,却又那么....

“途歌,以后你想要什么,告诉表哥就好,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陆游生说罢,掠过途歌赤诚的眸子,对香橙说“去吩咐小厨房煮碗姜汤送到小姐屋里”

“是”香橙一礼离开。

“走,我们回房”

途歌抬头看着他慌乱中无处可停息的眸子,有些奇怪,他为什么不回答呢?


“你们在外候着吧”陆游生吩咐下人,自己扶途歌进了屋,又温柔的对一路上沉默不语的途歌轻声说“你先盖上被子上床躺着,香橙回来之后让她为你准备热水,去去寒,可千万不要伤寒才好。”说罢松开了手要走。

途歌一把抓住他,第一次不回答可能是人太多问题太露骨,那如今私下两人呢?

“你爱我么?”

陆游生明显愣了一下。脸上表情有些窘迫,却又迅速用平日的微笑带过,“途歌,你怎么了?今日怎么竟说些怪言怪语?我们表里一家人,当然是相亲相爱的。”

途歌又说道“我说的是男女之情。”

陆游生眉头皱了起来,面容严肃下来,“途歌,你身为一个女子,怎么能将爱与不爱挂在嘴边,未免轻浮,以后不要再这样说了。”说罢推开了途歌的手,“香橙马上回来了,我先去姨母那里请安了,改日再来看你,你好好休息。”

途歌目送着陆游生关上了门,脑子里如一滩浆糊。爱与不爱有什么难说的?连说都不敢说的爱,必然是不够爱了,那她还怎么在这里有所动有所感?这样想着,突然觉得这里的生活无趣的很,既然是又白白给了一次“生”的机会,不如就随心活着,但是无情无感也确实阻碍了很多生活的滋味,那就尝试.....有情感?

想罢,途歌就起身推买屋门,一路拖着有些潮湿的裙摆走到了陈府大门,刚准备踏出去,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自己要去哪儿?”

途歌一顿,四周环视了一圈。

“别看了,我在地下呢”

途歌看了看门口的两个门童,又默默退后了几步,轻声说道“娑罗大人?”

“你不在陈府好好待着要去哪里?”

“出门找情感...”途歌叹了口气,“我今天问了我那个从小青梅竹马的表哥,可他连爱我都不说,我怎么盼望他让我有所动有所感?”

娑罗盯着向生石无奈的摇了摇头,“你那样问他没把他吓坏就好的了。”

“你能看见我?”途歌问道。

“当然,向生石会把你的一起都告诉我,所以说,我也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你最好规矩一些,不要有其他的想法。”娑罗玩着自己指头上的戒指,“每天都有想逃去人间的魂魄,可你要记得,你的药丸吃完若不回来续上,你可就在白日里魂飞魄散了。”

“那么.....我洗澡你也能看见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