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没人安利近期第一国剧

这几天,Sir沉迷一部国产剧。

因为两个人——

何冰郝蕾

可以说是演员中的顶配了,光看这两个人表演,就有种话剧般的享受。

但这部剧的名字,可能会吓跑一大票人。

接好了——

《傻柱》

又名《情满四合院》

是不是土掉渣?

是不是看到就想换台?

别看这部“土剧”在网上静悄悄,在荧屏上可是收视率荣登榜首。

这很可能是因为——

你看到名字掉头就走了,而掌握遥控器的你爸妈正看得津津有味。

但,作为年轻人的你,错过这部剧,也是真可惜。(豆瓣8.9

不信就来听Sir唠唠。

首先要说,没看到它,真的不怪你。

这是一部老剧。2015年拍完,当时只在少数电视台播出,因为年代有点小敏感(60至80年代),所以现在重播,宣传阵势也不大。

然后,别说你了,剧中的人听到“傻柱”两个字,也想走人。

这个人人口中的傻柱,原名何雨柱(何冰 饰)。

大龄单身汉,31岁了,处不上对象。

其实傻柱不傻。

不仅不傻,还爱笑话别人傻。


他就是太轴了,缺根筋。

和他住同一个四合院的许大茂(海一天 饰),两人是死对头,性格也截然相反。

一次他们被传唤去服务某位首长。

许大茂是电影放映员,一个劲点头哈腰,套近乎。

而厨师傻柱,因为调味料的问题,直接怼了领导家属——

做饭归我,吃饭归您

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就别问了

这人484傻?

在好多人看来,是。

但你肯定也会爱上这个傻子。

他嘴坏心不坏。

一大爷(四合院里的话事人),也是同一个厂的钳工师父,给他介绍了一个胖姑娘。傻柱当即甩手走人,撂下一句浑话——

您回家啊,把易大妈休了

把那胖姑娘自个儿留下

备不住能给您生一个大胖小子

得嘞,这一句话,得罪了仨人:胖姑娘,“被休”的易大妈,结婚三十多年膝下无子的一大爷。

嘴真够臭的,可他真没坏心。

跟自己没关的事,他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这兔崽子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四合院里的人,对傻柱这又臭又硬的脾气,恨的恨,躲的躲,看笑话的看笑话。

唯独有一个人真心在意他——寡妇秦淮茹(郝蕾 饰)。

住在傻柱隔壁,同在轧钢厂当车间工人。

丈夫死得早,领导看她可怜(占了她的便宜),让她顶丈夫的班,可是工资就比正式工人少多了。

一个月20几块钱,养活三个孩子、一个婆婆,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插一句话说,这是近年来第一次在八点档看到郝蕾啊。

虽然衣着简朴,演的也是个寡妇,依然美得出水,演技怎么看怎么顺眼。


《傻柱》还有另一个剧名——《情满四合院》。(真没好到哪去)

这个四合院,就像一个缸里盛着水。

外面政治运动的波浪荡啊荡,水缸里的水也跟着晃啊晃。

晃出人间百态,人情冷暖。

格局小,野心和诚意却不小。

它重现了一幅恍如隔世的老北京生活画卷

最经典的,四合院。

为了追求60年代的真实质感,剧组不仅真实搭建了一个四合院(目前北京最大的四合院搭景),而且屋梁、柱子……都是从旧货市场淘来。



街景也还原得十分到位。

年代物件,那当然也少不了。

00后的孩子,肯定没见过这种方式的爆米花。

每个80后,家里应该都有过同款床单。

见过百货商店这种收银方式的朋友,你们现在都快抱上孙子了吧。


这细节,服。

除了年代感,四合院最鲜明的特色是什么?

那必须是家长里短的集体生活

一家一户门对门,院子共用,水龙头、厕所共用……

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在房间打个喷嚏,隔壁都听得到。

生活在这里就意味着,隐私少,规矩多。

借一个药锅也大有讲究——

一个药锅全院使

谁用谁自个去拿

这都传了好几十年了

你把药锅给人送回去

那不是咒人家得病吗?

在这里,生活永远不缺甜酸苦辣的佐料。

在那个年月,苦,是生活的原味。

一个人就二三十块工资,买东西还要粮票,吃饭的嘴越多,就越苦。

秦淮茹一家揭不开锅的时候,她只能让男同事占占便宜,换几个馒头。

有一幕让Sir印象深刻——

快过年了,秦淮茹的婆婆提议,今年大方一点,花两块钱买块布给孩子做件新衣裳;再花两块钱,买斤肉,做炖肉,和萝卜或者土豆炖。

她说到炖肉的时候,脸上的那个期待和兴奋劲啊,真让人忘不了。

就那萝卜

要是沾上肉味

那比肉还香呢


多像《许三观卖血记》中,许三观在饥荒的年月,给孩子口述红烧肉的滋味。

听得大家直流口水,嘴里恍惚有了肉味。

酸和辣,是那个阶级斗争挂帅的年代,渗入私人生活的火药味。

同厂工作,同院生活,少不了相互攀比、算计。

他(傻柱)一个整天围着灶台转的厨子

能跟我这种文化人比吗?


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而且一家吵架,整院掺和。

秦淮茹犹豫良久,终于和婆婆坦白自己喜欢傻柱,想嫁给他。

一向温和的婆婆不仅不同意,还大闹。

整个院子的人就像苍蝇闻到了西瓜,嗡嗡地聚过来。

嗯,瓜真好吃。

如果说日子还剩一点甜的话,那只能是人性最后的良善,和命运手下留情的恩赐。

傻柱何雨柱,寡妇秦淮茹,本来算是哥们儿。

越走,越近,越见人心。

在四合院中,有的骨肉至亲,却兄弟分家、父子反目。

而有的人,不沾亲带故,却如家人般相互照应着。

傻柱、秦淮茹、一大爷、老太太……

其实,他们在那个机关算尽的院子里,都是“傻人”。

一大爷关照秦淮茹一家,害怕“寡妇门前是非多”,只能半夜里悄悄送白面。

对孤寡老太太,傻柱主动给她当孙子。

生火,做饭,背她上街。

亲孙子都未必做得到。

大年三十,缺丈夫的秦淮茹一家,缺老婆孩子的傻柱,缺子女的一大爷一家,还有缺孙子孙女的老太太,凑一起,就成了一个大家庭。

拜年、吃饺子、给压岁钱……比院子里任何一个血缘家庭都融洽。

看《傻柱》,会发现:

苦中有乐,也冷也暖。

家长里短,是它不变的命题。

对于这样的四合院生活,导演刘家成无比怀念。

此前的代表作《傻春》《正阳门下》无不对准不同时代下的北京人、北京故事。

这次的《情满四合院》,更是为了重现自己童年时,关于四合院的,最纯粹的味道。

现在市场上很多讲述北京文化的影视作品都是掺水的,不纯粹更不地道。就像现在很多已经失传的北京地道小吃,比如豆汁、艾窝窝,现在市场上也有卖的,但豆汁里面掺了很多淀粉口感完全不对;而艾窝窝就是一个粘面疙瘩,不松软;豌豆黄也不对,过去的豌豆黄拿在手里会颤抖,含在嘴里会化,这些失传的地道北京小吃需要去拯救回来。同样很多已经失传的北京优秀传统文化需要文化工作者去寻找和抢救

像这样深入到特殊年代普通人家庭生活的连续剧,还要追溯到十多年前的《福贵》,改编自余华的《活着》,豆瓣9.3。

也有一种说法说,《傻柱》过分局限于小生活,看不出历史背景的变迁,有点像一个与世隔绝的平行空间。

真的吗?

请留意剧中种种的突兀

时间大概在60年代,傻柱到首长家做饭,首长开小会时说,当前的形势不容乐观。

“当前”指的是那一年,“形势”指的是什么形势?

全没说。

因为婆婆的一句话,秦淮茹立刻回——

就您这句话啊

真够当街批斗的

街上是什么景象?剧里没有。

四合院中的娄晓娥,父母是旧时代资本家,解放后把工厂捐给国家公私合营。她再见到父母时,是在监狱外。

前因后果,全没交代。


这些突兀,从剧情角度而言,是不应该的。

但具备历史常识的你,肯定都知道个中缘由。

有这欲言又止在,《傻柱》就不悬浮,值得年轻观众回头看

今天又一个说法,叫“坏人变老了”。

真的?

这说明我们在抱怨代沟,抱怨父母不理解我们的时候,自己也不太理解上一辈。

《傻柱》会告诉你,坏人年轻时是什么样。

也告诉你,不管哪个年代,哪个年龄,都一样有好人和坏人。

所以这部(中老年的)荧屏火爆的剧,不该在(年轻人的)互联网被冷落。

看久了你也许会发现——

世情,就像头顶的月亮。

阴晴圆缺,悲欢离合。

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想看的,爱奇艺有

编辑助理:娜塔莉波特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