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树之约

    一栋老式居民楼前,几个儿童正在玩着老鹰捉小鸡的游戏,突然一声巨响,那堵破旧的围墙坍塌了,差一点压倒一旁玩耍的儿童们。

“陶桃哪去了?”小伙伴们异口同声的问到“不好了”一个卷发男孩哭着冲进了居民楼里。不多会,坍塌的废墟边,围满了大人,有人哭着喊着,有人徒手拼命挖着,不知为何,当人们挖开了所有的砖块,也只能在废墟里找到陶桃那双红皮鞋。

    通往大学城的一条绿荫小道上,桃忧郁地站在一颗高大的银杏树下,看着枝头上青翠欲滴的银杏叶,回首过往一切历历在目。曾经慕凡站在这颗银杏树旁,一脸严肃的说“桃,等这颗银杏树又高有大时,你未嫁我未娶时,我就来娶你可好”

一阵微风吹来,树叶哗啦啦作响,仿佛就在昨天一样,桃抬头望天泪不知不觉模糊了双眼,

银杏树下一身红裙在阳光下随风飘扬。

突然一声“嗨!桃,怎么是你吗?你回来啦?”

“佳琪,你怎么也在这里?”女孩缓缓回头转身,眼眸渐明亮了起来。

“我路过这啊,你这丫头,都这么多年了,

怎么还是这般楚楚动人年轻漂亮啊?告诉我你是不是吃了啥不老仙丹呀哈哈哈……”

桃不语只是轻轻地扬了扬嘴角,再次抬头望了望银杏树,半晌喃喃低语了几句“是啊,这么多年了,银杏树都长这么高了,也不知道慕凡怎么样了?”

“陶桃,都这么多年了,你别难过,他会回来的。”佳琪努了努嘴也把目光投向那颗银杏树上。

桃眼眸里略过一丝黯淡,点了点头。

  那年桃十八岁刚上高一,由于父亲工作的原因全家从江北搬到了江滨,因此桃也跟着父母而转学进了江滨七中,在她第一天踏进七中校园的时候,就被学校广播里传来的声音所吸引,那声音仿佛充满了磁力,即使在匆忙之中也难免让人停下脚步驻足聆听。桃一边聆听着那吐字清晰温文尔雅的声音,一边漫不经心的寻找着高一三班,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桃就来到三班教室门口,当她敲门而入的时候,教室里躁动了,男生们都伸长了脖子望着她。

“大家好,我叫陶桃,来自江北,很高兴认识大家……”台下一片哗然,所有男生眼冒金光直勾勾地看着她,桃讨厌别人这样看着她,甚至鄙视这样的目光,桃环视着四周,心里极不情愿怨怪着爸爸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工作……突然在最后一排,桃发现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高耸的鼻梁,清澈的眼眸,笑起来有酒窝的脸颊,正埋头烦着课本,他和别人不一样,帅气阳光,桃看着那张帅气的脸,简直无逃离,有一种恨不得想多看几眼的冲动。

刹那间四目相对,桃有种触电的感觉,心跳越来越快,脸越来越烫,一股热流随着血液在全身疾速流淌着,仿佛全身每一处细胞都充满了激情,瞬间觉得有种难以说的清的快乐。

从小到大桃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仿佛面前这张脸这双眼睛,就是自己一直魂牵梦绕的人,既熟悉又陌生,似乎不止一次出现自己梦里,桃不知道多少次在醒来后尽力勾画着梦里的那张脸,可怎么也画不出来他的样子,今天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桃有点惊慌,有点患得患失,一丝慌乱让让她越来越想逃离讲台,桃连忙迈开脚步向台下走去。

“陶桃同学,请坐到三组最后一排。”

三组最后一排不正是他的同桌吗?老师怎么就偏偏把她和他安排坐到了一起?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力掩盖住怀慌乱又激动的心情,缓缓向他走了过去。

“嗨,你好,我叫程宇,本班语文课代表,很高兴认识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找我。”程宇轻轻地帮桃挪了挪身后的凳子。

桃的心怦怦乱跳没有直视陈宇的眼睛,小声地说了句“谢谢”就埋着头整理起书包了。

与此同时,桃发现所有的女生都在用愤愤的目光打量着自己,桃突然之间觉得自己身处天寒地冻之中,一股股摄人心魄的寒气扑面而来,她不禁打了个寒颤,可转心一想身旁的帅哥,离自己是那么近,仅在呼吸之间,桃笑了笑,刹那间身旁的寒意似乎就烟消云散了,桃心里美滋滋的,如喝了蜜一样甜甜的感觉。

不知不觉一堂课结束了,桃从来没有觉得上课竟是如此轻松快乐,一点压力都没有,似乎还没有来得及好好“享受”它就离开了……

就这样一连好几天,桃既担心其他女生愤恨,又喜欢这种想入非非感觉,直到一次语文课上……

“陶桃同学,请你来为大家阐述一下杜甫这首《登高》描写了哪九重悲。”“陶桃同学——陶桃同学!”讲台上语文老师瞪着正在发呆的桃,气的恨不得一粉笔砸醒她。

这时一旁的程宇使劲地用胳膊拐了她一下,

“哎呀……你!”桃被拐的生疼刚想发火,恍惚间竟发现语文老师正站在讲台上皱着眉头瞪着自己,桃心头一惊莫不是?桃匆忙起身,心想这下糗大了!桃偷瞄了一眼老师后又看了看黑板,只见黑板上写有杜甫《登高》这几字。这是什么意思呢?桃脑海里快速思索着,这难道,难道……桃灵光一闪张口就背起了“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背完整首诗后的桃缓缓舒了一口气,心想这下老师应该满意了吧?

“哈哈哈……”全班同学不约而同大笑了起来,讲台上老师也被气的目瞪口呆。

桃连忙俯身侧脸问道陈宇“喂,宇同学,老师,老师刚刚问了什么问题呀?

没料到陈宇这货竟然噗嗤一声笑,接着竟然学起桃的模样摇头晃脑地小声的背起了《登高》。

桃愤愤地怒视了程宇一眼,都怪这家伙,要不是因为和他坐一起,自己怎么会被同学们取笑,从小到大自己在大家心目中一直都是学习的榜样,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出糗,都是因为他,再瞧这货一脸得意忘形毫无正经的模样,桃一脸黑线紧握粉拳,心想要不是在课堂上,非要让他尝尝这粉拳的滋味……

从那天开始,桃每堂课都打起十二分精神认真听课,课上也总积极回答问题,慢慢的桃的成绩变的越来越好,甚至多次以全班第一的高分无情地碾压了语文课代表,慢慢的有不少与程宇为伍的同学们也纷纷倒戈了桃的这一边。

其实桃的心里一直偷偷地喜欢着陈宇,只不过每当她看见陈宇一脸温柔似水地给其他女同学讲解题目的时候,桃的内心就有一种说不出孤独感,她多么希望他也能像对待她们一样对待自己啊,可陈宇不会,大概也不想吧。

一天放学的时候陈宇站了起来,一手拍着桃的头一边坏笑着说:“哟,桃子啊,都放学了还不走呀?还在用功啊,你这么优秀以后谁敢娶你啊,哈哈哈……”

“陈宇,你这个大坏蛋,都跟你说了不要再拍我的头了……”

桃的话还没说完,只见陈宇被几个女同学簇拥着挤出了教室。

其实在桃的心里还是难以抗拒陈宇那张英俊帅气的脸,每当他向她走来的时候,桃的心就会扑通扑通直跳,她不止一次幻想着和陈宇手拉手悠闲地走在草地上,不止一次幻想着和陈宇畅谈人生,谈理想……可是,这家伙好像与自己结了八辈子仇一样……要不然,要不然的话,恐怕自己早就沦陷了吧,一想到这桃的脸上不禁泛起了一阵潮红。

这时身后的佳琪突然有模有样地学着程宇的样子轻拍了拍桃的头,模仿起陈宇的声音“桃桃,你好棒呀,我好喜欢你呀,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呀,好不好呀?嘿嘿嘿嘿。”

“死佳琪,你!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佳琪嬉笑着跑出了教室,桃涨红着脸紧跟其后一边追一边喊“死佳琪,别跑,看我怎么收拾你。”突然一声“哎呀……”桃一个不小心撞在了迎面走来的一名男生怀中。

“对不起,没事吧?要不要紧?”桃抬眼望去只见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正微笑地注视着自己,那目光如炬,如同阳光般温暖,甚至可以融化心中一切冰雪,使人产生一种放松和依恋。就连他说出的短短几个字,都是那般的温柔体贴,仿佛充满了无限魔力,桃感觉这声音特别耳熟,可一时之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桃红着脸怯怯地摇了摇头,小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就匆忙跑开了。

第二天早上,桃刚来到课桌前,赫然发现自己的课桌上放了一罐旺仔牛奶和一包大白兔奶糖,牛奶的下还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同学,昨天不好意思撞到你,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受伤,这罐旺仔就算我跟你赔不是了。”桃心里一热,微笑着正准备把牛奶放进抽屉里,突然被人一把抢了过去。

“哟,桃子,有人爱慕你啦,都给你送礼物啦,让我也尝尝呗”

“不行……”桃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嘶啦一声陈宇就把旺仔拉开了,咕嘟咕嘟几口就喝干了牛奶,接着又要伸手去抢那包奶糖,桃瞪着面前一脸坏笑的程宇,气的直跺脚“你这个大坏蛋,就知道欺负我,都给你都给你,甜死你哼!”桃气的把那包大白兔一股脑全部推向了程宇面前,撅着嘴巴一声不吭地坐了下来。

没想到陈宇这货竟然故意抬高声调“哟,还有一封情书呀,哈哈”

这时教室里的同学们纷纷凑了上来,让陈宇给念念。

“念啥念,有啥好念的啊,都回去都回去。”

这时有人喊到“陈宇同学,是你自己写的吧!要不然你怎么不敢念呀!”教室里同学们起哄附和道是呀是呀……就在大家闹起劲的时候老师从门外走了进来,转眼之间教室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当桃听到同学们喊出是陈宇写的情书的时候,桃不但不生气反而很开心地扬起了嘴角,似乎这开心的微笑是从心里不由自主地发出来似的,可再看陈宇除了捉弄自己,欺负自己……写情书!一想到这,桃又不由得哼了一声,趁着老师背过身在黑板写字间隙,桃偷偷白了一眼身旁的陈宇,没料到陈宇故意胸口一捂故装受伤的样子,桃笑的差一点要喷出口水来,陈宇急忙又给桃做了一个鬼脸,这时两人同时低头掩面而笑。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桃与陈宇之间的相处刚开始嘟着嘴不乐意,到后来开怀而笑。

接下来的日子里桃和陈宇一起出黑板报,一起聊理想,一起交流学习经验,两人就这样变成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陈宇也经常会捉弄着桃,也经常会拍着桃的头说她其实也蛮可爱的。慢慢的桃也早已习以为常了,甚至有时候有点喜欢被陈宇欺负的感觉了,在桃的心里,或许认为这种感觉就是所谓的恋爱吧?

直到那个星期天的下午,陈宇给桃打来了一个电话,电话中陈宇出奇礼貌,还主动邀请桃看电影,桃一脸惊喜连忙答应,挂完电话她急忙从柜子里取出了好几套漂亮的衣服,一番手忙脚乱的收拾后,桃蹦蹦跳跳地走出了家门。

“嗨,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桃一脸幸福,突然从陈宇身后跳出来一个梳着两个小辫子的,大约十多岁的小女孩。

“你好姐姐,我是陈宇妹妹我叫陈蕊,哥哥告诉说姐姐可以陪我一起看电影的”说完小女孩笑嘻嘻地眨着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疑惑地看着桃。

桃瞬间凌乱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时一个很漂亮的女学生蹦蹦跳跳地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走到陈宇的面前,一把就挽住了陈宇的胳膊“宇哥,咱们快走吧,一会赶不上了。”

陈宇没回话,只是极为尴尬地看着桃说:“陶,桃妹妹,嘻嘻,今天是我妹妹今天生日,麻烦,拜托,谢谢你啦,改天我请你看电影。”说完急忙往桃的手里塞了几十块钱,就如释重负的样子拉起那个女学生的手快速地跑开了。

桃看着那两个亲密无间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心里酸酸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多希望他拉着的人是自己啊,哪怕,只是,只是拉一下手也好啊。”桃喃喃自语,声音很小 似乎小的只有自己才能听见,可这对于桃来讲或许都是一种贪而不得的幻想而已吧。

整整大半天桃陪妹妹看了些什么电影,桃完全不记得,只记得那晚两人看了两场电影,逛了三圈公园,陈宇才气喘吁吁地赶来接走了妹妹,扔下自己一个人伫立在冰凉如水的夜幕里,那一刻桃没有生气,没有哭,只觉得有些失望……

通过这次帮忙,陈宇每当在没有约会的时候,也会主动提出和桃一起回家,两人一路走一路聊,只不过聊的都是他和她的故事,而自己只能桃静静的听着,羡慕着,每当陈宇谈起和女孩玩的最开心的时刻,桃总能在陈宇的眼眸里看到一道亮丽的光芒,那光芒照在桃的脸上,直射心间,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在桃内心油然而生。

桃明知从陈宇身上渴望不到自己想要爱情,可每当他提出陪自己回家的时候,桃就舍不得拒绝这种能与陈宇单独相处的机会,甚至每天放学都有种盼望陈宇能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冲动,因为只有这个时候陈宇才能和自己单独相处,因为只有这个时候,整个世界好像都属于自己。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后来有一次一连好几天陈宇都没有再找过桃,桃没有陈宇陪伴的日子一个人静静地走回家,一个人偷偷地想着那段又矛盾又开心的时光,桃期盼着陈宇能像骑着单车载她一段,能像以前那样总是拍着她的头说桃子,又长高了……

那天放学后桃一个人像往常一样静静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一阵电闪雷鸣,天色越来越暗,桃抬头望了眼满天的乌云,眼看就要下大雨了,可是这长长的马路连一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在没有陈宇的陪伴下,马路也变得漫长遥远,桃顿了顿连忙飞快地跑了起来。

渐渐地雨珠从空中滑落而下,从一点一滴到雨水如柱,没几秒的功夫桃已浑身湿透,桃撅了撅嘴脚步渐渐慢了下来,此时陈宇那句半开玩笑说的话“以后有我在绝不会让你淋雨。”再次在耳边响起。

或许陈宇曾经说过的话此时恐怕早已忘掉一干二净了吧?或许在陈宇心里彼此只是同桌而已吧?又或许此时的陈宇正堵在某个地方担心着我有没有淋着雨吧……

突然“叮铃铃”一阵急促的铃音在身后响起,一辆自行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了桃的身旁,只见一个面目清秀的男生从雨衣中探出脑袋“嗨,同学你怎么……咦怎么是你啊?快上车我送你一程吧。”

“你是……?桃抬头疑惑地看了看面前的男孩,一双温暖炙热的眼睛,好像在哪见过似的。

“同学,你忘啦?那次不小心撞到了你,一直到现在都还没能和你好好说一声对不起呢。”

桃瞬间反应了过来“嗯”了一声就开心地坐到了男孩的身后,男孩迎风用力蹬起自行车,车轮刚刚转起来突然“嘎吱”一声他再次刹停下了自行车,一边双脚撑着自行车,一边快速脱下自己身上的雨衣。“快,把这个穿上,不要被淋感冒了。”

桃摆着手说:“不要不要,你会感冒的。”

哪知男孩已经快速地把身上的雨衣披在了桃的身上。

“快穿上吧,我没事的,你看我的身体强壮的很呢,怎么会感冒啊”男孩故意张着臂膀一脸微笑着看着桃。

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在桃的脸上滑落了下来,桃感动的再次坐回了男孩的身后,渐渐的雨停了,乌云里透过一缕金色的光线,一道彩虹显现在马路的尽头。

第二天,桃的课桌上放了一罐旺仔和一张卡片,这次陈宇没有抢牛奶,而是偷偷地瞟着卡片上的文字。

桃故装神秘地用手掩盖起文字,没想到陈宇却死乞白赖地凑了上来一脸和蔼可亲的样子,小声地说“桃同学,不,桃桃妹妹,给我看看呗。”

“看什么看,不给看,旺仔请你喝吧”桃边说边嘿嘿地笑了起来。

终于桃还是没有抵得过陈宇软磨硬泡,到底还是和他一起看完了卡片上的文字。

突然陈宇来了句“说说呗,这个男生帅吗?你喜欢他吗?”然后一脸坏笑着看着桃。

桃看着一脸坏笑的陈宇,气的差一点没掉下眼泪来,原本她以为陈宇会吃醋会生气,没想到他却是一脸的嬉皮笑脸,他难道真的不知道我喜欢的人就是他吗?难道就这么希望我被别的男生追吗?想到这,桃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就假装微笑着翻起了课本。

那天放学后陈宇主动提出来要送桃回家,桃嗯了一声就同意了陈宇的请求。

在出校门的时候,桃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马路边的慕凡。

此时的桃看见慕凡的脸上舒展着微笑。

桃心里一惊,突然就想起了卡片的右下角写有,桃,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送你回家的字样。

桃尴尬极了,只怪自己当时只把心思都放在陈宇身上,压根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头上,现在看到慕凡真的站在校门口等着自己,内心还是蛮感动的。

“咳咳……”一旁的陈宇故意干咳了几声,殷勤地拍起了自行车后的垫,极力示意着桃快走。

桃看了看慕凡又看了看陈宇,突然她深深地朝慕凡鞠了一躬微笑着说:“慕凡,谢谢你。”

然后就轻轻坐到了陈宇的身后。

陈宇就像打了胜仗一样飞快地骑起了自行车,桃回头望向身后的渐离渐远的慕凡,一种落寞之感在心间油然而生。

 

在陈宇飞快地骑行了一段距离后,自行车渐渐地慢了下来,这时陈宇突然来了一句“桃,吃火锅吗?我请你啊。”

桃迟疑了一下,心想这家伙不会真的喜欢上我了吧?桃一脸兴奋,微笑着点头答应了。

就这样二人又骑行了一段路程,来到了某某火锅店,吃火锅的人不多,基本上都是一对一对的情侣,桃紧紧地跟在陈宇的身后,望着眼前阳光帅气的陈宇,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两人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两人边吃边聊,一直吃到撑不下去了才停下手中的筷子,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陈宇再次骑上单车载着桃回家,桃轻轻地把自己的头依靠在陈宇的身后,脑海中不断浮现着《流星花园》画面。

这时陈宇幽幽地说了一句,“你们女生的心思真难猜啊,之前那么喜欢,现在突然又要分手。”

“嗯?怎么了陈宇?你们……”桃小声地问道。

陈宇顿了顿,抬头望向满天的星空,深深叹了一口气说“没事了,回家吧。”

桃嗯了一声再次坐上单车,只不过这次她没有把头靠向陈宇身后了。

此时桃仿佛看到了一个落寞的少年独自一人徘徊在清冷的路灯下,夜幕降临,只有那身修长的背影一直陪伴在少年的脚下。

第二天放学,佳琪拉着桃说要和她一起回家,可当她俩刚走出校门口的时候,桃再次看见慕凡站在马路边。

桃连忙上前让慕凡不要送自己,还一直说谢谢他的好意,可是慕凡却笑着说没事,反正顺道。

这时佳琪突然在身后喊到“桃,我有本书落在教室了,你们先走不用管我了。”说完佳琪调皮的向慕凡挤了挤眼,一溜烟就跑进了校园。

“喂~喂!你这丫头——就是个墙头草……”桃噘着嘴看着远去的佳琪。其实桃也明白佳琪的用意,只是桃的心里喜欢的人是陈宇,虽然慕凡和陈宇同样帅气,虽然陈宇不喜欢自己,虽然慕凡对自己温柔似水,可桃却始终对慕凡没有那种心跳的感觉。

“走吧,我送你回家吧”慕凡微笑着顺手从书包里拿出了一瓶旺仔递给桃。

桃浅浅地笑了笑说“不要不要。”

“请你喝,不要钱!”慕凡笑呵呵的说。

“噢,对了,陶桃,听老师们说你的文采不错,最近校广播站正在征集散文,不知道你能否帮忙写一些散文呢?”

“我恐怕不行哦。”桃怯怯回道。

“不会,你可以的,我相信你。”慕凡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压的很低很沉且铿锵有力,像一个智者只认准了桃,或许是慕凡的自信感染了桃。

“嗯嗯,听你的。”桃开心的笑着说。

随着单车疾速的行驶,地上的落叶纷纷追逐着自行车的后轮欢快地奔跑了起来,奔跑激荡起晚风,晚风吹动着裙摆,裙摆飘扬在晚霞中,他们穿过公园穿过街道一直向前骑行。

半个月后的一天早上,桃收到了慕凡的留言卡片“桃,实在不好意思,今天下午放学我有事不能送你了,放学后在湿地公园门口等我一下,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不见不散哦,慕凡。”

嘿嘿,神神秘秘的想干嘛啊?桃自言自语的说着。这时陈宇再次无精打采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从上次两人分别到现在快两月了,陈宇这段时间上学迟到,上课打瞌睡,学习成绩从前三名跌至二十名,每桃当主动询问他时,他就会一正经的告诉桃是因为晚上复习资料晚睡造成的,过段时间就好了。

其实桃大概也猜到了陈宇是因为失恋因此而伤心难过的,即使自己每日痛苦挣扎也不愿和自己说说,足以证明他对这女孩是多么的一往情深,看着如此憔悴的陈宇,心想若换了自己是陈宇女朋友的话,怎么也舍不得让他受一点伤害啊,想到这,桃红着眼,转过头看向窗外,这时桃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片刻,桃将一颗大白兔奶糖轻轻放到了陈宇的手上,陈宇刚想张口,桃轻轻的嘘了一声,只见陈宇挤着眉头笑了笑,脸上没有了之前的酒窝。笑的很生硬,像笑更像哭,桃红着看着他,恨不得一下把他拥入自己的怀中。

放学后,桃提出要陪陈宇一起走一走,陈宇拒绝了,桃一个人来到了湿地公园门口,静静地坐在门口的石凳上,突然见佳琪从不远处气喘吁吁地向自己喊道“桃,不好了,陈宇和别人打起来了。”

桃急忙起身。

“陈宇,陈宇,在学校旁边那个饭店里和别人打起来了。”

“为什么?和谁啊?快,陪我去看看!”

说完桃拉起佳琪就飞快的跑了起来。

“桃,慢点,我,我不行了,跑不动了,你先去,我跟你后面。”

当桃感到饭店的时候,陈宇眼神黯淡,一脸沮丧着拖着外套向门外走来。身上脸上都红色的血液。桃连忙上前掏出纸巾给他擦着脸,陈宇却不被打扰似的,仍旧朝前走着。

“陈宇,陈宇,你怎么了…”桃喊着,几乎带着哭腔。

饭店里,陈宇爱的那个女孩抽泣着抱着一个满脸是血的黄头发的男孩。

桃顾不上那么多,一直跟在陈宇身后,一直走了很长一段路,突然陈宇蹲地放声大哭,桃想上前安慰,可却不敢,陈宇哭了好一会,突然又大笑着,笑了一会,又小声哭了起来。桃再也控制不住了,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抱住了陈宇,两人一起哭了起来。

这时天空下起了大雨,桃停止了哭泣,一边给陈宇擦着眼泪,一边亲着那白净的面容。

突然,啪的一声,不远处的地上,一盒蛋糕,一盒鲜花和一张印有最佳文学奖的荣誉证书跌落在地上,一阵大风吹来,那清瘦的身影扔下雨伞,渐渐消失在狂风暴雨中。

“慕凡……”佳琪和桃同时喊出了声音。

三年后,某西南政法大学门口“喂,陈宇,你到哪了?说好了一起来报道的,为何你还没有到来啊?”桃皱着眉嘟着嘴不停地朝大学门外张望着。

“桃,我,我……”电话那段沉默了。

桃心头一惊“陈宇怎么了,慢慢说别急。”

“桃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其实,其实我没有报考西南政法大学,我,我和她一起报了艺术学院,桃,我知道我不该这样,可我真的太爱她了,我知道我失约了,可一方面我也是为了你好,你就像我妹妹一样,我希望你可以过的更好,因为你属于更优秀的人。”电话那头顿了顿接着又说:“桃,我门,订婚了,今年元旦就结婚,如果你愿意的话,希望你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我们?结婚?你要和她?你们和好了?”桃早已心知肚明却心有不甘。

宇哥哥快点,该上车了……一声清脆的女声后接着手机里又传来几声嘟嘟嘟的蜂鸣声。

陈宇祝你幸福,永远幸福,桃对着手机哽咽着,脸上的泪慢慢的打湿了鞋头。

又三年,桃和佳琪并肩走在马路边。

“佳琪,这个月底我就走了,你要保重哦”

“真的要走吗?决定好了吗?去哪了吗?”

“不知道,先去新加坡,再去马来西亚,然后再去英国,到时候再说吧。”

“桃,快看,那个蛋糕,新娘的模样,好美啊。”佳琪蹦蹦跳跳的向一旁的橱窗跑了过去,桃停下脚步向佳琪望去,突然一辆失了控的渣土车疯狂的鸣叫着喇叭飞一般地冲向了桃。

佳琪回头吓得一屁股瘫坐在地,望着渣土车顶着桃又哐当一声巨响撞在了一面墙壁上。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只见渣土车半截身体都被废墟掩埋,一旁的行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面面相觑,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只见桃安然无恙地从废墟里钻了出来,一边拍着身上的灰尘,一边奇怪着看着两旁的路人。

佳琪发了疯似的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桃扯着嗓子大喊“桃你别吓我,有没有受伤,要不要叫救护车……”

桃看着惊魂未定的佳琪,用力地挤出一丝笑容,表示自己没事。

这时,桃突然发现手掌上紧紧握着一颗大白兔奶糖,可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似乎脑海中突然浮现了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睛。

半晌,桃才想起,那个雨夜,慕凡发现她抱着陈宇那一刻,慕凡伤心的离开了,那天是自己的生日,慕凡精心准备了一天,可最终生日蛋糕,玫瑰花,桃散文得奖荣誉证书都没有送成,慕凡消失了,带着绝望消失了,桃的世界再也没有了慕凡。

这时从远处传来一声咯咯咯的笑声,“你是桃吗?”

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眨着一双大大的眼睛走到了桃的面前,甜甜的笑着问“

桃看着面前这个可爱的女孩微笑着说“是啊,我是陶桃。”

“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是小时候的你,你是长大后的我,”

桃惊得目瞪口呆,半信半疑的看着小女孩。

“对了,这封信是他写给你的。”女孩手指着桃的身后,桃回头看见一名小男孩,卷卷的头发,清澈的眼睛一身灰尘从废墟里跑了过来。

桃刚想张口问男孩,小女孩再次说道“你还记得他吗?他是慕凡——小时候的。”

小时候的慕凡?桃一脸茫然,只见小女孩笑咯咯地拉着男孩消失不见了。

桃慌忙打开信“桃,我是慕凡,从小和你一起玩的那个凡凡,你还记得我吗?从小我就特别喜欢你,只不过你后来出了意外离开了,后来好不容易在父亲朋友帮助下,用了我的一半魂魄挽回了你的生命。后来你平安无恙地出现在家中,大人们都还以为那堵墙只是砸在跑丢的鞋子上呢,不过我也因此被父亲朋友带回山里,整整待了十年,十年后没想到来竟然在学校里遇见了你,我欣喜若狂,可没想到你根本不认识我,我想告诉你,却不敢,眼睁睁地看着你喜欢陈宇,我只好躲在你看不到地方一直守护着你,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桃,本来再有一年我就可以做真正的人了,可这次又要让你失望了,看来又要再等十年了,桃,没有我的日子你可要好好学习,好好生活哦,还记得那句话吗?等那颗银杏树又高又大时,你未嫁我未娶时,我就来娶你哦……”慕凡。

看完信的桃,这才彻底清醒了过来,原来一直呵护着自己,爱着自己是慕凡,而自己却一直在伤害他,桃越想越伤心发疯了似的朝着废墟里跑去,这时才看见慕凡被渣土车死死的顶在车头前,半截身体露在外面支撑着脑袋,看上去一脸平静,没有一丝痛苦,就像婴儿甜蜜的睡着了一样。

桃跪地大喊“慕凡,慕凡,我想你了,快醒醒,快醒醒啊,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

佳琪红着眼眶上前再次抱着桃。

十年后,桃再次来到了那颗银杏树下,看着慕凡亲手种植的银杏树已经长的又高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