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感怀


文/亦珺

南山篱菊老,北岭未梅红。

对月频邀酒,扶栏自吹风。

愁浓催笔舞,恨重促弦终。

百折何曾惧,最怕此心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