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只有此一段路不被湮没

才允许世人知道我在抒情

而且背负诸多的荒凉

所有痛苦,却又欢忭无休


刚路经的山冈任撕啮成洼地

显然遭了夙梦间斑斓大额虫的巨吼

其优美殆尽,不胜嘘唏

累年来,命运中的少年并无实现一半功勋,不得不颓丧,又振作……


只敢踏上路的边缘,偶有忖度

人生之路,与某某大道、某某大道并无重叠

行者悠悠,不贪图朝露

摘了硕大的荷叶覆盖住夕晖


汗水涔涔,渍破了部分身影之器腑

诗人害怕他的诗意不匹配于大地

是迢迢的驿旅,才惊觉髀下生肉

扬弃,等于另一种抉择;坚韧,却不断悲从风起,抓几缕蝉鸣作墓志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