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拥抱浑身是刺的你

       在电影里帕洛玛说,人的一生如同在鱼缸里,在这个世界里,大人们像窗户上的苍蝇,用一生在鱼缸里撞来撞去。这个还不到12岁的女孩,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里却憎恨这样的生活和环境,她对富家子弟这种被安排好的生活厌恶无比,在自己没有能力改变这个生活状态的处境上,她选择了在自己12周岁生日的那天,结束自己的生命。帕洛玛害怕,害怕自己变成冲不破鱼缸的鱼,可怜得仅供人玩赏。这个小哲学家并不想像一根烂菜叶子一样死去,她有自己的一座高峰要攀登,内心处倔强的要完成一部揭露生命是如何荒诞不经,其他人的生命,自己的生命。

        于是在帕洛玛的镜头下,出现了公寓里丑陋,卑微的看门人米歇尔夫人。米歇尔夫人是寡妇,她默默过着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做着自己的分内事。她对谁都很冷漠,但是很客气,人们不喜欢她但是接受她。不苟言笑,冷得让人不想靠近,拒人于千里之外,处处把自己的坚强拿出台面的米歇尔夫人,似一只浑身是刺的刺猬,想要让所有接近自己的人遍体鳞伤。可是帕洛玛的镜头却发现了米歇尔的一个大秘密。米歇尔夫人的屋子里头有一个藏着许多书籍的书房,米歇尔的精神寄托就在这一本本的书籍上,没人会知道一个看门人既然读这么多书,更不会相信一个狂妄自大的看门人。

        帕洛玛懂她,因为她们都是带着刺生活的人。只有懂得,才会相惜。帕洛玛跟米歇尔夫人说,你找到一个很好的躲藏处。她们都在躲,在躲着世俗的纷扰,愣是在众喧嘈杂中坚守自己的一辟净土,帕洛玛羡慕着米歇尔,因为她躲无可躲,只能想着以死的方式去宣示自己的不满。米歇尔在最无奈的时候,仍有一处书屋让自己得到精神上的满足。

        没有人喜欢孤独,所有的坚强只不过是没有可以依靠的臂膀。没有人喜欢自己承受所有的喜怒哀乐,无处倾诉只不过是等不到那个懂自己的人。不然,你的小情小绪柴米油盐,在他人眼里尽是无病呻吟,丑人多做怪。米歇尔是自卑的,她浑身的铠甲浑身的刺,只不过是因为太自卑。她遇上了绅士风度的小津格朗先生,给她这么多年的暗淡生活添了一抹明亮的色彩。但是面对小津格朗先生的诚心诚意,她又退缩了。她怀疑,她抗拒,她抑制自己的感情。她嘲讽自己自作多情,对着别人说自己丑陋卑微。米歇尔说漂亮的裙子穿在苗条女人的身上呢是裙子,穿在自己的身上就是大口袋。

        但是小津格朗先生却看到了米歇尔的优雅。一只刺猬的优雅。这个地位低下,外貌丑陋的看门妇女,因为丰富的阅读而有着优雅的内心,即便是不为外人所知,即便是独自一个人,她的世界也是丰富而充满活力的。小津格朗先生正是深知,所以珍惜。米歇尔夫人面对小津格朗的诚意,终于踏出自卑的阴影,内心筑起的防御的碉堡终于坍塌。她正要去爱一个人,她想要去爱一个人。

        当你看到的是一只刺猬,你想要逃离,就永远没有机会去了解她。

        电影的收场似有点不尽人意,故事刚开始尝到甜头,却猛来了一剂苦。米歇尔为了提醒邻居小心车辆而被车撞死。她赶在了帕洛玛的前面,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毫无预料,那样防不胜防。认真想想,帕洛玛说得对,重要的不是死亡,而是在死的那一刻,你在做什么。米歇尔,你正准备去爱一个人。

        至于我们的小帕洛玛,似乎也懂得了生与死的意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