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花成名记(24)还不够坚强吗?

几天之后,她向班长提交了允许学生在校外做兼职工作的申请书,希望班主任能同意她,空出每周三个晚上的晚自习课时间。班主任早就知道她家现在的情况,也就同意了,只是要她尽快确定工作单位与地址,然后把兼职信息上交给自己。小花不置可否。

周末,小花去市里的街头找兼职工作,她想去饭店、酒吧里当服务生。想来酒吧里的待遇可能更高一点,而且晚上下班的时间也比较晚,因此,在看到一个酒吧招聘服务员的时候,她走了进去。

她和店员说自己想应聘服务生,店员便把她带去了经理的办公室。酒吧经理是个大胖子,他看到小花后似乎眼前一亮,抿了抿唇,仔细地打量了小花全身上下,然后微微咧开了嘴,笑道:“看你这个样子,像是个大学生。你是大学生吗?”

“我就是。我是想找一个做兼职的服务员的。”小花也咧嘴笑着答道。

“呵呵,大学生,都是做兼职,那你想当什么样的服务员啊?”酒吧经理问道。

“什么是什么样的服务员啊?服务员,不就是端盘子洗碗的吗?”小花很纳闷地反问道。

酒吧经理不由轻笑一声:“你还真是个学生,没出过社会啊!我们这里服务员分两种,一种是端盘子洗碗的,一种是陪客人的。两种服务员,我们这里都缺,你想要应聘哪一种?”

“我想……端盘子。”小花犹豫了一会儿说道。

“你这么好的身材,不当三陪服务员还真是可惜了。你真确定要端盘子?”酒吧经理再问道。

“嗯。”

小花其实也想当三陪,现在她如此缺钱,怎能不想多挣点,可是又怕会得不到班主任的同意。这要是让班主任知道了,后果该多么严重。她肯定不能胡来。

“好吧!那你什么时候能过来上班呐?”

“我每周的周末白天到晚上都有时间,周一至周四本来每天都要上晚自习,现在我申请做兼职了,可以有三个晚上可以出来做兼职,时间自由支配。”

“嗯”,经理点头道,“我说一下薪水的情况啊,我们这里如果是兼职工的话,每小时按十五元计算,每天工作八小时的话,是一天分上中下三个班的时间段。你可以自己随意调整。具体时间的划分你可以自己一会儿去看一下,明白了吗?”

“明白,”小花点点头,接着说道,“我今天就可以过来工作,经理,您说可以吗?”

“行,那你现在就跟他们去填一张入职信息表。”

“好的,经理,麻烦您一会儿给我开一张入职证明盖章,我要交给我的班主任备份,好吗?”

经理点头同意。小花开心地笑了。

当天,小花拿到了入职证明,并换了工作服,然后就在酒吧里开始有模有样地端起了盘子。小花很欣喜,她自己终于有收入的来源了。

******

小花在酒吧干活,总会碰到一两个不正经的男生开小花的玩笑话。小花都假装没听见,默默离他们远一点。

这天,又有一个黄头发的青年男子看中了小花,借着酒劲笑着对小花说:“小妹长得真标致,做哥的女友怎么样?哥绝不会亏待你!你也不必在这里端盘子了,怎么样?”

小花和往常一样假装没听见,继续擦着桌子,端着自己的盘子转身走了。

“小妹,别走啊!”黄头发男子追她说道,“哥叫你呢!你走什么?”

小花依旧假装不是在说她,没有理会。

黄头发男子看小花这样冷淡的态度,似乎有些火大,有些大声地对小花叫道:“死三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的,你听见了,不理我呢!有你这么没礼貌的吗?”

小花停住了脚步后,接着还要走,黄头发男子直接三步并两步跨过去,一把扯住了她的衣服,大声喊道:“臭婆娘,装什么清高啊!别以为你装得多么清纯,就真以为自己多么圣洁似的,估计到了晚上还不是一样陪睡!”

小花此时心里特别愤怒,却只能强压住心头,忍住没有理他,也没敢动手,只是很平静地说:“大哥,你喝醉了,你找错人了吧,我不认识你啊!别找我发酒疯,行吗?”

黄头发男子似乎还要再说话,感觉像是要打人似得,小花本能地拿手挡住自己,也不敢还手,只是这时候已经有酒吧里的保安闻声及时赶过来,把那个男子扯开了。小花连忙逃也似地走开了。她躲到厕所里,偷偷流泪,发泄自己刚才满心的委屈。

在那个时刻,她忽然明白,现实永远比想象的要更加艰难,更加曲折,但是为了生活,她得坚持下去。

小花就这么忍着,过了半个月。

这天,班里在给同学发放期中考试成绩单,小花看到自己的成绩,她有些失落地低下了头。她在专业里的排名下滑了,从以前的前十名变成几十名。她虽然心里很失落,却也能接受。因为她自己一直忙着挣钱,根本就没有花多少时间去好好准备这个考试,所以,成绩下滑也是应当的。不过,郝睿看到她现在的成绩却是有点意外。

下了课后,郝睿便追上小花,对她说:“小花,你等一下,”小花听见后,却没有停下脚步。

“和我说一会儿话,行吗?”郝睿停下脚步,提高了分贝,有些正色地继续说。

小花这才停下脚步,转身瞅了一眼郝睿,等他过来。

“小花,你成绩怎么下滑了这么多啊?”郝睿走近小花,问她道。

小花面无表情地回答说:“你说这个有意义吗?”

“当然有意义啊!”郝睿认真、严肃地看着小花的眼睛,突然温柔地说道,“你不是说,如果你拿到这个学期的奖学金,就会给我一个礼物吗?”

“是吗?我有说过这句话吗?你记错了吧!”小花依旧面无表情地搪塞。

“我绝对没记错。小花,你送不送我礼物,其实这没关系。小花,你没想过你父母吗?你父母好不容易养大你,培养你,就是希望你能好好学习,会有一个好的未来,这样,你父母才会放心,不再为你操心啊!”郝睿一副苦口婆心地模样在对小花说。

“只是一次考试而已,至于你说得这么严重吗?”小花开始有些激动。

“小花,我知道,你一定是担心你妹妹,才没有心思学习的。可是,你得学会坚强!”

“别在我面前提坚强!”小花很偏激、很用力的说道,“我还不够坚强吗?”

“小花,我还不知道你,你内心是那么脆弱!”郝睿深情地看着小花,双手准备放到小花的双肩上,被小花立马推开了。

“你别说这个了,说了多少回了,我都听腻了。你走吧!别再来烦我!”小花很不耐烦地朝郝睿挥了挥手,用力吼道。

周边路过的同学听到声音,都转过头来看她。她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转身便要走,郝睿将她一把拉住。郝睿此时也有些生气了,他拉住小花的胳膊,压着嗓音沉声说道:“小花,你怎么还不懂事啊?”

小花很无奈地瞥了他一眼,鼻子里出着大气,却一语不发。

郝睿将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平缓了一下语气,一脸沉痛地皱着眉头,说道:“如果你妹妹没有钱治病,她活不下来,你就是你爹娘的唯一希望,他们不会希望你现在毁了自己的前程。你不能因为你妹妹的事情而荒废了你的学习,即使你的成绩真的下降了,那你也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真正坚强的人,是绝对不会荒废自己的学习。坚强的人,她会一边努力学习,一边努力照顾家人。这样,你才能变得更好。否则,你筹不到钱,学习成绩也下滑了,你爸妈如果知道了,只会徒增伤悲罢了。”

听郝睿这般认真、心痛地讲完这些话,小花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做错了。或许,她真应该收回一些心思在学习上。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谢谢你,郝睿!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小花微笑着,认真看着他说道。

郝睿听到这话,他有些欣慰地咧嘴笑了笑,温声说道:“小花,我希望你过的好。以后,你不要总是躲开我好不好,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呢?”

“我没有,我只是很忙而已。”小花低头,不再看他,“你知道,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好再和你谈恋爱呢?我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了。”

小花转身欲走,郝睿再次拉住她,说:“小花,我知道你找了兼职工作。”

小花看着他,似乎有些惊讶,却没有说话。

郝睿笑着继续说道:“我也出去找了兼职工作,走,我和你一起去挣钱,减轻你家的负担,好不好?”

小花内心很感动地看着他,眼睛里绽放着夺人的光芒。她从郝睿坚定的眼神里看到了他对自己的肯定。她嘴角上扬了一抹弧度,认真地和他对视了几秒钟后,然后笑着回答说:“好!”

就这样,他们经常一起上课下课,一起出去做兼职工作,郝睿同时做着小花的护花使者,一切都很平静。这期间,小花听她妈妈说,小草的化疗过程一直很顺利,她也没有再提筹钱的事情。小花之前打的电话也没有人打回来。她也已经不再抱希望了。

小花也从没有和郝睿提起自己的清白被毁的事情。那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这种事情,她想,能烂在心里,就最好一直烂在心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