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在伤冬期待暖春(21)

文|花开半夏香如故

图片原创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上一章| 车祸惊魂

第二十一章 高烧之夜

浓重的消毒水味,从四周弥漫过来。

这是宁心很讨厌的味道。车祸惊魂和对于安的担心,让她错乱和焦急。此刻安静下来,她才闻出了医院的模样。

白墙,白色窗帘,白色床单被子,白色茶几,白色医用盘,整洁又冷冽。在这里,有告别死亡 ,也有迎接新生 。这里充满悲伤、绝望和恐惧,但这里也上演温情、希望和感激。

病房不大,两张病床靠左右墙,于安在靠右边病床。此刻屋内,就只有她和于安,以及于安均匀轻柔的呼吸声。

10多分钟,宁心就这么紧握着于安的手。她用他的手抚摸自己脸庞,也用嘴轻吻他的手,不曾放开。她凝视着昏睡的于安,他脸色苍白,胡里拉茬,一周多不见,似乎苍老憔悴很多。亲吻他手时,他的手似乎在颤抖回应,可他的眼始终没睁开看她。

突然,夜的钢琴曲划破了病房的安静。宁心从口袋掏出手机,不是她的电话。她起身,看到于安的手机在床头的茶几上闪动。于安和她铃音一样,这是她和他都爱的曲子。

“子翰啊,我宁心” 宁心左手接起电话,右手半握着于安的手,又坐回凳子上。

“宁心?你从南京回来了?对了,我现在120急救中心医院病房这儿呢,没找到于叔叔他们,你知道他们出院了吗?”

“我今下午刚到北京,于叔叔转到阜外心脑血管病医院观察,他们现在这里。”

“叔叔好些了吗?于安呢?这小子怎么不接电话?”子翰还是哥们式的调侃到。

“叔叔好多了,阿姨说下周三左右就能出院,他们刚去吃饭了。于安,他生病了,感冒肠炎又发烧。他在打点滴,现在昏迷不醒......”宁心看着昏睡的于安,说着说着泪就夺眶而出,声音哽咽。

“啊,安帅也病了,唉,真是祸不单行啊。你也别太着急。我上周去看于叔叔时,安帅精神状态就不好。他最近太累,又心情不好,你多陪陪他。这样吧,我后天要回上海,明天我去阜外找你们,希望安帅明天能好些。对了,帮我向叔叔阿姨问好。”

“恩,希望明天他能好些,明天见。”挂断电话,宁心用手摸了摸于安的头,还是发热。她放下手机,拿起床下的脸盆和毛巾,又拿出她包里一条毛巾,走出病房。

傍晚的走廊,灯光静白,在它的光影里,有急促的脚步,也有刻意的轻缓。宁心找到水房,打了半盆温热水,搓洗了毛巾后倒掉,又接了半盆有点烫手的水,猫腰端着走回病房。

叔叔阿姨还没回来。她把两条毛巾浸泡在盆里,看着时间,每几分钟互换放于于安额头,进行物理降温。

这时,门被推开了。

进来俩年轻男女,二十多岁。宁心一脸疑惑,起身,“你们好,请问你们找......?”

“哦,我不找人,我是这床的病人。我好了,办了出院,今晚就回家。你是他妻子?”男青年笑容可掬,瞟了眼床上的于安问她到。

“哦,那挺好,祝贺你康复回家。这是我男朋友”宁心有点尴尬的回头看了眼安静的于安。

“谢谢啦。也愿你男朋友早日康复哈。这几天看他父母经常在这里照顾。听说他爸爸好像也在这医院其它病房,他妈妈时常偷抹眼泪,一个老人,两头跑照顾俩病人,看着真的很让人心疼啊”女青年直视着她,温柔的话语,没有责怪,却像无数怪兽在肆虐她的心,夹杂着内疚和不安,无比难受和疼痛。

“恩,谢谢。”宁心礼貌微笑答谢后,就又面无表情转过身去换毛巾。仿佛被人指点监视,直到听到俩人出去的关门声,她不安的心才有所缓和,只是此刻自责就像一条溪流,在她心底流淌、碰撞,她皱着眉头,看着于安,眼神里有自责也有怜爱。

“宁心啊,饿了吧,阿姨给你买了小馄饨,赶紧趁热吃”阿姨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湖北腔的声调打断了她的思绪。

“好,阿姨你先放茶几上。于安能吃点什么?”她没回头,给于安放好毛巾,这才转过身。

“叔叔呢?”宁心搬凳子给阿姨,拿起馄饨准备吃饭。

“安儿,他现在只能吃点清淡的。我买了白粥,温在热水里。你叔叔呢,在楼上606病房,他刚好点儿,不能走太多路,我让他啊,回病房休息了”阿姨边说,边手扶腰站起,拿起不锈钢饭盒里温着的白粥,拉近凳子坐下,准备给于安喂饭。

“阿姨,你休息会儿,先放那,我很快吃完,我来喂”宁心边快速吃饭边说。以往喜欢吃的馅儿类食物,此刻也食不甘味。

“孩子,没事,你慢慢吃哈”阿姨没停下。宁心心里一暖,打量起阿姨来。才不到两周,阿姨本就不高的腰身有点更弯了,耳后边多了些白发,脸色发黄,清瘦很多。羽绒服袖口和胸前有些污渍,爱干净的她,应该这段时间一直在医院奔忙着。看到这,想起刚才女青年的话,她又暗暗自责起来。

“阿姨,刚才子翰打电话让问你和叔叔好,他明天过来。我吃完了,你最近真是太累了,你去休息吧,我来喂于安”说着就去接阿姨手中的碗。

“安儿,有子翰这样式儿同学,真好啊。也好,那你来吧。阿姨啊,还真有点不放心你叔叔。你在这儿,阿姨放心”说完,她扶腰起身,又摸了摸于安的头,叮嘱宁心一会儿给于安再量下体温,就摇晃着疲累的背影,走出房间。

屋里又剩宁心和于安俩人。宁心把温度计放在于安腋下,边喂饭,边看着于安开始自言自语。

“于安,我是宁心啊,你口中的宝宝。你快醒来吧。咱俩分手这两周,很想你。你不知道今天你又救了我一命。回来路遇车祸,要不是你平时总教育我系安全带,估计我今天坐的副驾位置,凶多吉少,不知道能不能见你呢。”她语气还是以往的调皮和撒娇。

于安突然呛住了似的,咳嗽了两声。宁心意识到说话让她分神可能一勺弄多了。她就停止了说话。

喂完饭,拿出温度计,还好,降到38℃了。放回温度计,她又坐在凳子上。车祸被撞的额头有点疼,她侧趴在床边,握着于安的手放在侧脸。

“大猪头,现在细想今天的惊险,我真怕再也见不到你。”大猪头是她对于安的昵称。于安手指的突然跳动,惊起了她,她朝于安叫了叫,但于安没有睁眼。

她又恢复原姿势侧趴下来。而趴下那刻,她没看到,迷迷糊糊动了动眼皮的于安。

“从来没有哪刻让我如此怕失去你。你是除爸爸妈妈外,我最亲的人了。也是最宠我爱我的人。这些天,我反思了很多。你说得对,我太任性和倔强了。爸妈离婚,让我从小没有安全感,也缺少作为女儿被爱的感觉。”她全身心诉说着,没有感觉到迷糊醒来的于安。他看起来不精神,歪着头,迷糊地看着趴着说话的宁心。

“认识你以后,你给了我安全感,也最大限度的宠我,满足我缺失的被女儿般宠爱的感觉。你以我需要的方式爱着我,为我考虑。可反观想想,我确实真的太自私了。我和你生气、发脾气、从不道歉还要求和希望你来哄我。我只是满足自己的需要,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没有好好的爱你。你生病了也没好好照顾你。”她的手在于安的手背画起心来。

“大猪头,对不起,原谅我吧,我会改正,慢慢学会去爱。亲爱的,你能陪我一起成熟长大吗?爸爸离家后,我真的不能再失去你了。我已经习惯有你的感觉,真不知道,失去你我该怎么办?”她啜泣起来,下意识的更紧的抱紧了于安的胳膊和手。

于安听得出神。他其实并没有因为这些讨厌她,可他,不能告诉她这些。恰恰她所受的家庭创伤和她过早的坚强独立,让他心疼,她应该被呵护和疼爱。可他觉得,他给予她的还远远不够。听到宁心哭,他的心像被狠抓了一把,苍白的表情一抽搐。他眼睛向右耷拉下来,陷入深思。

“啊......”突然被紧抱手和胳膊,他不自觉轻声叫了出来。

“于安,你醒了吗?”惊吓又惊喜的宁心,弹跳爬起来。

正好看到于安看着她的眼睛。“你个大猪头,醒来也不告诉我一声。”她满眼泪水,却嘟着嘴笑着。

而看到这一幕,于安无言。他表情看似平静,眼神充满爱意。他下意识地抬手抚摸起宁心的头发,就像往常一样哄她宠爱她。

可有谁能知道,他此刻矛盾的心情呢?他很爱她,而宁心以为的分手原因根本不是真正原因。之前分手原因被宁心这么一反思,他该怎么和她再找分手借口呢?

下一章 | 分手内幕2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简书大学堂无戒90天挑战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