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鸡儆猴之后

“杀鸡儆猴”是耍猴界的一条教育铁则,因此每一个耍猴人家里都会养一群鸡。每当猴子调皮捣蛋,不守规矩之时。耍猴人便会捉一只鸡,拎到猴儿面前,手起刀落,剁掉鸡头,被喷了一脸血猴子至少会收敛十天半个月,耍猴人也借此开了点小荤。

而我是一只生在耍猴人家的公鸡,生而为鸡,与猴子做邻居,是我一生的两大不幸。如今我身陷囹圄,目睹同胞命丧虎口却无能为力,皆因听信了猴子的鬼话。飞落我笼前的鸟雀啊,你们不要着急离去,请听完我的故事,用你们长着翅膀的话语,为鸟兽们传达鸡族用鲜血换来的教训——永远不要相信猴子。

那是去年秋末,猴子放出话来要绝食罢工。二叔的血痕尚未干透,猴子们就又要闹腾了。我按耐不住内心的愤怒,不顾母鸡们的劝阻,去找猴子算账。

二叔是在一个初冬的清晨被虐杀于猴笼前的,那时我还是一只小鸡雏。二叔的血是紫红色的,浇在猴王头上,鸡血混着猴毛,又黑又黄,腥臭扑鼻……

我站在猴笼前,不知道怎么开口,一只短耳小猴子傻傻地瞅着我,那天真的眼神让我感到恶心。我猛地说出话来:“你们太不仗义了,二叔的血……你们总闹事,你们一闹,我们就得死啊。是我们死,我们死,你们知道吗!猴子们你太混蛋了,你们……”短耳小猴子打断我的话:“这事儿找我们大王说去。”

我被带到了他们的大王跟前,那只猴子腰身比其他猴子大得多,他脚上拴着的铁链也要比其他猴子粗上两大圈,他是猴王,也是猴戏里的王。他在我面前盘腿坐下,短耳小猴坐在后面,捉猴王身上的虱子吃。他仔细地翻开皮毛,掐住肥嫩的虱子,抛进嘴里,喀嘣喀嘣地嚼着,脸上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我分明看见那小猴拨开的皮毛上还残留有暗红的印记。看吧,二叔的血尚在,猴子却仍要谋害我们。

“你知道自由吗?”猴王盯着我,目光锐利而深邃。

我躲闪不及,只得与他对视,却在不经意间倒退了好几步,自由?什么意思,我没有答话。

猴王继续说道:“看你的样子,自由这个词,大概连听都没听过吧。我知道你今天过来所为何事,你别急,先听我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一个人,他养了一群猴子,估计也是个耍猴的。一天,一只小猴子问大猴子们:‘山上的果树,是耍猴人种的吗?’大猴子们说:‘不,果树天生天长。’小猴子又问:‘没有耍猴人允许,我们就不能去采果子吗?’大猴子们说:‘不,谁都能去采。’小猴子又问:‘既然这样,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受耍猴人奴役,被他戏耍呢?’当晚,猴子们割断了耍猴人的脖子,逃回了山林。”

“你们想做什么!”我吓得跳了起来,“你们要逃跑?”

“正是,准确来说是要争取我们自己的自由。”猴王说完,拍拍手,猴子们纷纷应声嚎叫。他们在笼子里敲打着锁链,边唱边跳,好不快活。此时我才注意到,猴子们早将链条磨断,只是缠在脚边做个假象。

“猴大王,英明高;砸锁链,真英豪……”他们唱着跳着。

为了凑近我,猴王站起身,从笼内挤出半张脸,他那一身猴骚味却几乎令我窒息。他对我低声耳语道:“鸡兄弟,这些年我们猴族亏欠你们太多太多了。到了我们重返自由之日,我们一定不会忘了鸡同胞的。我们会帮你们打开鸡笼,咱们一起逃出去。”

“可是……可是……”我对他的话将信将疑。

“鸡兄弟,我明白你的顾虑。要逃出去确实很难,所以兄弟我……”猴王突然哽住了,他顿一下,继而用略带哭腔的音调开口说道:“兄弟我还要向你们鸡族借一条命,什么绝食,什么罢工,都是幌子,我们只想让耍猴人再来一次‘杀鸡儆猴’。只要我们猴子装作被吓住了,耍猴人就会放松警惕,我们出逃的机会就有了。”

“不,万万不可再伤我鸡族性命。”我忙否定,然而却为时已晚。

耍猴人听到吵闹声,奔出屋子,狠命地抽打跳舞的猴子。猴子们忍着痛唱道:“猴大王,英明高;砸锁链,真英豪;鸡兄弟,来帮忙;好伙伴,共自由。”人类不懂我们的语言,只是打、打、打、打、杀!为惩戒猴子,耍猴人拎来一只小母鸡,她目光呆滞,爪子微微抽动,我知道她已经吓破胆了。寒光一闪,她的颈子被划开,紫红色的鲜血喷薄而出。猴子们见了血,都大呼小叫,似乎是惊恐万状,可猴王的眼里却隐约透着胜利的自信。那只小母鸡扑腾着双翅,垂死挣扎,鸡血渗进了土地里,紫红色的血,又是紫红色的血!她是我二叔的女儿,我的姊妹。

傍晚,耍猴人将鸡赶进笼内,便去休息了。午夜时分,猴王按照约定打开笼门,放出我们鸡族。猴王得意地对我说:“人类果然大意了,连猴笼门都没关。”母鸡们沉浸在失去同族的悲痛中,她们双目垂泪,向我求助:“当家的,今后……”“走吧,走吧,我们也去见见自由到底什么样。”我有气无力地答道,我知道耍猴人还会弄来新的猴子,我们待在这里永远都是死路一条。

出了耍猴人的家,只见四周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哪里有什么山林荒野。我们茫然地望向猴王,猴王似乎也不知所措,他带着猴族与我们流浪了一夜。

清晨,猴王领我们来到一座大门前,我们见里面花草葱郁,寂静无人,不知是何处。猴王站到前面,大声说道:“猴儿们,鸡同胞们,天无绝人之路,如今我们去不成山林,却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去处,你们瞧这是哪啊!这是动物园啊!动物园是动物天堂,在这里我们不用干活,不用戴锁链,人类每天会给我们送来吃的喝的。快,快跟我进去。”猴王率众猴子翻进园内,我们也以为是绝处逢生,兴高采烈地钻过大铁门的缝隙,走进园来。

动物园中的几个人类见到我们,先是一惊,随后小心翼翼地靠近我们,并拿出香蕉、苹果抛给猴子,甚至还洒下小米引我们去吃。我们完全相信了猴王所说,冲上去大吃起来,这里果然是动物的天堂。

可惜好景不长,人类将猴子与我们分开,听说猴子住在猴山,而我们鸡族却仍旧住鸡笼。隔三差五,人类就会抓走一个同伴,从此杳无音讯,不知所踪。前几日,我才知道她们都做了老虎的盘中餐。到今天,我才明白,我们与猴子不同,我们天生就没有自由的命,鸡无论是在耍猴人家,还是在动物园,最终都是要被吃的。猴子们却向我们隐瞒了这一点,给我们希望,却让我们在绝望中丧生。

飞落我笼前的鸟雀啊,请你们吸取教训,请你们向动物们传达:猴子的邪恶,仅次于人类。


动物园也不过如此,与谣传大相径庭,竖起几块石头,美其名曰“猴山”。伙食并不比从前好多少,依旧是青菜拌土豆,所幸观光的游客常会掷些苹果,香蕉下来。每当此时,我们与园中的本地猴子免不了一番争抢。久而久之,冲突升级,爆发战争,一仗下来我们死了四只猴,对方死了五只。接下来,按惯例,本王与对方的猴王握手言和,签署和平协议。

入夜,本王率尖兵冲进本地猴的地盘,扭断了猴王的脖子,群猴无首,被我们尽数俘虏,经过说服教育,他们表示愿意归于本王麾下。至此,我们在动物园算是站稳了脚跟。这里没有锁链和皮鞭,没有毒打与戏耍,这里的自由比在耍猴人家多那么一点,这里的自由有一座猴山那么大,可这山只是几块石头罢了。

飞落猴山的鸟雀们,听说那老公鸡一直在传本王的坏话。你们去告诉他:我们也不好过,不管是在耍猴人手里,还是在动物园中,猴子永远都是供人取乐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