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苞

图片发自简书App

室外烈日炎炎, 头顶上的风扇吱吱呀呀的转, 吵的我烦躁不堪,想象着把手中厚重的《五三》撕成碎片。

夏日的汗水混合风油精的味道很刺鼻, 仍清醒不了我午后停滞的思想和昏沉的脑袋。

坐在椅子上大腿下面早已濡湿一片, 保持僵硬的姿势就算放学我都不想起来。

一点点不顺心的小事——默写时铅笔断了, 都能让我暴躁异常暗骂几句脏话。

泪腺变得空前发达,情绪变得格外敏感。

我佩服当时的我孤军奋战孤注一掷的勇气。

但记忆里油腻的刘海,潮湿的校服, 凌晨三点压抑的哭泣, 还有动不动火冒三丈的脾气, 让我真的很讨厌当时的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