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说

Z国,sh市。

一个高速公路上,一辆印有武装押运四个大字的车正在飞速奔驰。

此时太阳刚出来,天边还有一片红霞缠绕这太阳,像是要阻止太阳升起一样。不过太阳的光芒已经洒向大地,清晨的雾气被驱散了。

今天的天气不错,而且任务马上就完成了,一想到回家后可以和女友温存一会,司机不禁得意的哼起了歌。

嗯?前面好像有一个人站在那里,怎么会?这可是高速公路。司机眨了眨眼,难道是开了一夜的车困了?

没看错,前面就是有一个人 视力不错的他还能看见那人的影子。司机握紧方向盘,不管前面是什么人,只要敢拦车,自己完全有权力把他撞死,来之前,上面交代过自己,这次押运的东西很重要。是国家的东西,如果有人敢打注意,他们便会有杀人的权力。副驾驶是一个全副武装的战士,他拿起对讲机,说道:“打起精神,有情况。”

“收到。”

车后还坐着四个战士,听到声音,把手中的枪支打开保险。

这可不是普通的银行押运车,他们都是从训练中被调出来的武警战士。手里拿的是最新式的A09式突击步枪,身上的防弹衣和防弹头盔也是部队里最好的。

“别紧张。”一个大点的武警对着一个年轻的武警说道。他和另外两人已经执行过好几次任务了,只有这个年轻人还是第一次。

车的速度很快,呼吸间便离那个人不足三百米了。

四级此时才看清,前面的人影竟然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孩?

“谁家孩子跑到高速路上了?”司机心里咒骂道。高速路已经快到头了,这里还是有着居民区的。司机虽然放下了警惕,却不由得狂按喇叭。就算是个孩子,他也不能停车。

三百米的距离,经常开车的人都知道,不过是几秒罢了。

前面的孩子似乎呆呆的,静静的看着撞来的车。

司机终于不忍心,猛地踩了一下刹车又松开,将速度减下来。打了一下方向盘,准备绕开那个小孩。他心里想到,可能是那家孩子和家里人吵架,想不开了。自己怎么能这样让一个还不懂事的孩子,死在自己手上?

车辆猛地减速,后面的几个武警猝不及防,往前倾了一下。那个年轻的武警马上把手从枪上拿开,紧张的他差点走火,悄悄地将保险连上。那些老武警们,没有看见。

车紧擦着那个少年的旁边过去,带起的风吹散了他的头发。少年的皮肤很白,瓜子脸,五官很是精致。他的脸上挂着一丝邪笑。

前面车上的司机绕开了少年,准备加速,他庆幸的感谢了自己的车技。

撕拉――

车子竟然往下陷了陷,一阵长长的底盘磨擦声响起,车一下子熄火了。司机打开窗看了一眼下边,竟然是一个刚好容下车的大坑,下面都是未干的水泥。

“戒备,有陷阱。”副驾驶座上的队长打开对讲机喊道。

由于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他们也不敢下车,这车可是顶级的国产防弹车,只要不出去,对面没有大的杀伤性武器,凭自己几人的火力足以对付一个排。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见那个少年缓缓的走来,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枪。说实话,这么多年,他也不是没有遇见劫持武装车的,可今天实在诡异,诡异的他让心里发毛。

噔噔噔

少年敲了敲车门,隔着厚厚的贴了单向透视膜的防弹玻璃他看不见里面的人脸。不过里面的司机却能看见他那还有些稚嫩的面孔。说这个少年十五岁都有些多,那人畜无害的脸上还洋溢着笑容。

“大叔,开一下门吧。把后面的盒子给我,我就不动手了。”少年弱弱的说道。

里面的司机咽了口吐沫,那种诡异的感觉更加浓郁了。自己的任务被迫中止,对方竟然是一个少年!

而且这个少年的语气就像自己拿了他们家东西,被家长命令来要东西的邻家小孩。把手里的枪上膛,司机放弃了把窗户打开的冲动。这个少年绝对是幌子,远处说不定有狙击手瞄着自己呢。

旁边的队长拿出手机,想给上面打电话,上面空空的信号条让他放弃了。像这样的匪徒,都是有着组织计划的。现在只能乞求上边派来接应自己的人,发现自己等人被困住了吧。

大概等了一分钟吧,车里的人喉咙渐渐发干了,司机把嘟嘟响着的手机放下。

“怎么办?”司机问一旁的队长。

“等。”队长眼睛转动,观察者周围的情况。

“我不等了哦。”车外的少年嘟了一下嘴,爬上了车的前面,踩了踩引擎盖。少年穿着九分裤,脚上一双帆布鞋,露着脚踝。司机注意到,那帆布鞋还是名牌。这样打扮的孩子就是个学生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少年弯了一下腰,一把将车窗前的雨刷掰了下来。

司机的下巴快要惊掉了,那雨刷也不是很结实。可这种防弹车的雨刷竟然被这样轻易地掰下来了?原来还算淡定的队长,也有些不淡定了。

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把嘴巴长的更大了。只见少年拿起那个雨刷,身体华丽的转了一圈拿雨刷砸在了玻璃上。对,就是华丽的转了一圈,司机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这种想法。

玻璃没有碎,但是从雨刷砸的地方,一片密集的裂痕蔓延开来,司机两人的视线被挡住了。

少年在外面砸了第二下,这种国产的防弹玻璃竟然掉下了一丝粉末。Z国的防弹玻璃世界闻名,若是把这个事情给人说的话,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可这种事情还是发生了,司机手中的枪有些抖。队长的手心也流出来手汗,不过还是将枪口对准了少年。

第三下,玻璃上出现一个小口。司机眼看着那已经被砸弯曲的雨刷伸了进来,勾住玻璃。

整块玻璃被硬生生的提了出去,一些碎的粉末落了下来,司机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耳边响起震耳的枪声,他也胡乱的打了两枪。

哒哒哒哒

队长眯着眼睛,扣动了扳机,很快,一梭子子弹就被打光了。

枪声停止,司机甩甩头上的玻璃粉末。睁开眼睛,发现面前已经空无一人了。鼻子里都是火药味,少年已经不见了踪影。

拍了拍身边的队长,司机说道:“人呢?”

“找我吗?”少年的声音响起。司机扭头一看少年就坐在两人的中间,一只手按在队长的肩膀上。

“啊?”司机叫了一声,把手枪对准少年。少年只是轻轻一拍,他手中的枪就被打掉了。

“我找一下钥匙。”少年说道,往队长的身上翻口袋。队长也想反抗,但少年按在肩膀上的手竟然向钉子一样,让他痛的不能动弹。

司机见到少年把后背交给自己,一下抱住了少年的脖子往后勒。

少年笑了一下,双手往后捞去,轻轻一扭,司机的脖子响起骨裂的声音。司机的头一偏,没了气息。

又是一声枪响,原来是队长拿起了自己配备的手枪,一眨眼上了膛,对着少年的胸口就是一枪。

“你速度这么快?”少年呲着牙说道。

队长瞪大了眼睛,他明明把子弹送入了少年的心口,可后者还能说话。

“你不是人!”队长大喊道。少年扶住队长的头,扭了一下。

此时少年的胸口有一团血,他把手放在那里,揪出了一颗子弹。

若是少年没有穿衣服的话,就能看见他的胸口浮现出了密密麻麻指甲大的鳞片,其中一个鳞片已经变得稀碎。

……

空气变得安静下来,车后的四个战士只能听见自己的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刚才队长一直开着对讲机,最后一句话是“你不是人!”

“队长。”

“队长。”

队长的对讲机里传来发颤的声音。

哗啦哗啦

后面有人在开锁,几个战士把枪口对准门口。只要是没到目的地有人开门,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吱的一声,门开了,可外面并没有人。

空气越发凝重,那个年轻的战士已经满脸是汗。

哒哒哒

突然枪声响起,外面只露了一个枪口,朝里面扫了几发子弹,不过都打在了防弹衣上。

“冲出去。”一个有经验的战士说道。自己等人要是一直守在这里,早晚被耗死。

几个人跳了出去,形成防守阵型。到处看了看,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小心。”一个战士猛地趴下,往车底看去。却发现,也没有人。那个战士站了起来,几人有背对背站好。

哒哒哒

一个战士看见一个人影连开几枪,可那人影太快,瞬间就来到了身前。

是利器刺入身体的声音,另外几个人连把枪口挪过来。还没开枪,人影又已经扑倒一名战士。

一个战士情急之下把枪往地上一摔,一脚蹬在那个身影上,按住对方喊道:“开枪!”

那个年轻的武警总算看清了那个人影,很瘦小,一身鳞片。想都没想,他手指用力扣下了扳机。

但是,枪声却没有响起,他的保险还连着。

……

“任务完成。”少年打通了一个电话。

“你受伤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沉沉的声音。

“没事。”少年说道。

“我不是让一号和二号陪你吗?”那边的声音有些恼怒。

“我想自己可以,别怪他们。”少年笑道。

“下不为例。”那边的人说到。

“嗯……”少年轻轻的说道。

“爸!快上课了,你还没做饭?”电话那头有一个大男孩的声音响起。

“我哥?”少年说道。

“嗯,也该让你们见面了。先挂了吧。”那边的声音响起。

“嗯。”少年把电话装入口袋。

其实从少年出现到拿到箱子,还没两分钟。远处一个车灯接近,少年轻笑一下,跳下高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