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醒帖

连字写得够好的春花都开始练字了!

                                          ——题记

素心

“王老师,您可不可以把字写大点,其实,百分之八九十的字,都还能看清,只是,有时候,眼睛真的不给力,看不见……”

马明炼的妈妈,今天请家长到了校。

一说起这个闷生儿,她气不打一处来。

搞得想和家长交流点近段时间娃娃“异常”动向的我,都不好说出口了。

这个孩子,因为这一向,因为不知道怎么和一个特别关注了的女孩子交往,分了心,更内向寡言了不说,上课也时常散神。

先是纪律委员扣了分他那一组不服“上诉”,再是各科任老师反映不对头,我不得不请来家长了解一下情况交流交流。

可是,眼前这位憋了太久的妈妈,滔滔不绝起来,让我难得插进话了……

还好,终于说到联系本,家长很是含蓄地给我提了意见。

的确,我那一手破字,真的该练练!

字小,倒还罢了,只要工整,其实,认起也不难。

比如 办公室的余二娃,曾经五大三粗的他(别个从今年夏天开始减肥冷水澡……已经成功瘦回上班前),被发现,字像张飞绣出的花,纤细又端正,像一只只训练有素的小蚂蚁整装待发要出战!

而我的字呢?

翻开任何一个改过的本子,除了勾勾叉叉还将就,那个字,的确没脸见人:

挤挤匝匝,贴紧一堆,又不好好一笔一划写,在每个字笔画的转折处,又蹩脚地乱绕圈圈。

而且,最糟糕的是,又没得布局谋篇,所以,经常满纸烟烟——注意,不是满纸云烟!满篇的字,好像被乱风吹散那种。

唉,的确没法看。

其实N年前,在实验中学赛课后,就被当时进修校的曾庆宇老师狠狠骂过:

“王秀娟,你的那个板书,怎么搞起的哦,完全一团乱!”

嘴上嗯嗯嗯,心里我是不服气的:只是因为第一回用白板,这种水性笔,没玩转!

好死不死,又想起了工作室,被我借来抄过笔记的田雯莹,那一手,漂亮的字,再一次,长叹:

的确是,真的是,太好看!

我必须,好生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