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美女,敢和冷军PK,独创画红砖,一幅卖59万

在以“画得像”“画得真”为追求的写实领域,冷军当然是“扛把子”级的存在,他更是不少七零八零后写实画家的偶像。学冷军画美女的后起之秀不少,但画美女敢挑战冷军的却不多,七零后薛广陈画美女肖像的作品也许就可以和冷军PK一下。

薛广陈油画

他有幅名为《宁宁》的作品(图一),假设有人给这幅画标上冷军之名介绍一番,大概也不那么容易能被识破,因为他画的这幅美女肖像真的就达到了冷大师那种细腻逼真度,头发睫毛一丝丝都能数得过来,衣领蕾花边也是立体感十足,什么放大十倍之类的牛角尖式欣赏方法随你钻都不担心分辨率画得不行,完全和冷大师走的高分辨率路线保持了同步。

冷军

但是薛同学学冷大师画美女有点憋屈,画出来的水平虽然敢挑战冷军,但是劳动价值却不及冷大师的百分之一,冷军一幅美女像能画出大几千万银子来,薛广陈的一幅却只能卖十七万。

这种差距显然不能套在画作本身的水平差距之上,至少不能说薛的画作在水平上也只能及冷大师的百分之一,但是能反映出前人成功之路你跟着走不一定也能成功。

薛广陈

就连冷大师也曾警告过不要学自己,这大概和齐白石曾讲“似我者死”是一个道理吧。经商者也说一定要搞差异化,大家都画一样的玩意人们也就看得没意思了,有一个冷大师就不需要第二个了,所以薛同学画美女画得可以和冷大师PK,却无法卖出冷大师几千万的成绩也很正常,这个时候就需要画一些有别于冷大师的东西来走“差异化”了。

薛广陈油画

于是薛同学独创了画红砖,还真比学冷大师画美女要强上不少。红砖有啥好画得呢,这砖头既没生命又没美感也能入画么?这就得佩服薛广陈了,正是因为砖头几乎没人画所以算是画中“空白”,就像以前没人画蚊虫齐白石就尝了个鲜,至于砖头没生命没美感那就更算是艺术挑战了,谁能把红砖画出艺术美来更能证明他画得牛!

薛广陈油画

红砖虽然不美但却有质感,烧制过程中会产生一些色泽异变,表面更会形成许多磨砂微孔,用画美女的耐心去画一块红砖可能还不够,因为要真正画出红砖的那种坚硬和粗细质地以及色泽变化来,可能比美女的皮肤还要难画一些,毕竟画人像不一定要把毛孔都给表现出来,但画红砖你必须体现出这种糙硬结合细腻的质感来。

薛广陈油画

为了增加美感薛广陈还给红砖配上了绿植和鲜蔬果,比如搭配鲜果绿蔬叶之类的,这样就为冷硬的砖头增添了生命温度,鲜活的色泽与褐色的砖头形成了视觉对比,尽管都算是静物但却有了生命律动的韵味,所以当我们看薛广陈画的“柿子配红砖”“李子配红砖”“桃子配红砖”等作品的时候,并不会觉得了然无趣反而会有新奇感。

薛广陈油画

画美女一幅只能卖十七万,改画红砖之后惊喜来了,前年嘉德上拍了薛广陈一幅“红砖配丝瓜”的画,结果卖了五十九点八万,一幅五十九万虽然还是赶不上冷大师,但至少不会被人说是学着冷军画美女了,他开创了自己独创的绘画对象——红砖,如今说起画红砖,人们自然就会说要问画红砖哪家强自然当属薛广陈!这也许就是薛广陈改画红砖却卖了五十九万的原因——他找到了自己的艺术符号。

(文:路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