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三角-雨村

雨村夜晚,由于下了千年雨,这个无风的夜晚有些潮湿。

刚躺下不久的吴邪被热了起来,想看看夜空装下文艺,却被胖子和隔壁大妈交替响起的呼噜声硬扯回现实。

吴邪很想像当年一样去把胖子踹醒,但性格却并没有当年那样急躁了。

想来今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提起集市上两块五买来的芭蕉蒲扇和手机,去院子里坐会儿。

点开微信朋友圈,瞎子在小花的评论下扯着皮……顺手关掉手机,黑屏中映出一张脸。吴邪略略一惊,回头看闷油瓶站在身后。

闷油瓶用奇长的二指递来一支烟,扯来马扎坐在吴邪旁边。闷热让麒麟纹身显露出来,不过配上白背心,倒像老干部,引的吴邪发笑。

“你不睡?”

“你也是。”

吴邪看了看亮白的月光照在小哥没有一丝皱纹的脸上,这张脸他看了无数次,仍旧像十年前一样年轻。

“我这是老了失眠了,谁能像你似得。”

“这几年你累么。”

“累什么,再累还能有当年在墓累?”

“你打算……”

“小哥你休要劝我走,跟你和胖子在一块是我认定了的,不会因为老而改变。你别忘了,我叫吴邪。”

“嗯。”

吴邪弹了下烟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