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号咖啡馆的第三个故事——为自己出征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新年的气氛里,18号咖啡馆的装饰中充满了年味,大家都沉浸在节日的气氛里,咖啡馆的窗外阳光明媚,天气好得不像是2月,善林伸了一个懒腰,下午五点有一个倾听者,电话里了解到她叫王萧,35岁,事业稳定,精明能干,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善林有些好奇她会有什么样的故事需要被倾听。

下午五点,一个美貌的女子走进了咖啡馆。

“你好,我找善林。”

“我就是善林,你是王萧吧?”

“我是。”

“这边坐,我给您泡杯咖啡。”

善林看了看王萧,美丽的她内心隐藏着一些伤痛,像是一只刚被打伤的小鸟,本来应该在蓝天下飞翔,现在只能在角落里看着自己的伤口,不知所措。

“你好,今天到这里是想倾述什么问题呢?”善林将一杯香气四溢的玫瑰拿铁给了王萧。

王萧喝了一口咖啡,欲言又止。

“你们这里的谈话内容都是给客户保密的吗?”

“当然了,这是倾听服务协议中注明过的。”

“哦。”王萧看了看善林真诚的眼睛“可是我不知道从何说起,我觉得很丢脸。”

“没有关系的,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说什么都可以,或者不说,我们静静地坐一会,品品咖啡,等你想说了再说也可以。”

“谢谢!那就先让我准备一会吧,我感觉有些紧张。”王萧感受到了被接纳和莫名的轻松。

“没有问题。”善林温柔地说道。

王萧陷入了沉默,她听着轻柔的音乐,回想着自己的经历,一阵阵的委屈涌上心头。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咖啡已经凉了,善林为王萧倒了一杯柠檬水,柠檬水里加了蜂蜜。

“我想说的是我被我丈夫家暴了六年。。。。。。”王萧冒出这句话后,哭了起来。

“让自己哭出来吧,也许你已经压抑很久了。”善林递给越哭越大声的王萧一张纸巾,陪伴着她。

等待王萧渐渐平复了,善林问道:“哭出来好些了吗?”

“嗯,谢谢,我真的压抑太久了。这件事情我一直不敢给自己家人说,我怕他们担心,可是我真的受不了啦,而且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我觉得是一件极其丢脸的事,这是家丑啊……我丈夫真的不是个东西,他每次打完我后,又向我道歉说他后悔了,让我心软原谅他,可是一冲动起来又开始犯了。”王萧说完露出手臂上的淤青给善林看:“这就是他最近打的。”

善林看了看王萧,很谨慎地说道:“我知道你现在一定觉得自己是个受害者,没有眼光找了这样一个男人,不过这件事,你自己要负第一责任。”

“什么?你有病吧!我负什么责任?我是被他打啊,没看到伤口吗?”王萧一下子愤怒了,她不明白善林怎么会一瞬间变成了冷血动物。

“我很理解你现在的不解和愤怒,我们先冷静下来分析分析,好吗?”善林问道。

“好吧。”王萧不太情愿地说

“我很好奇他第一次打你的时候,你是什么反应?”善林问。

“那时我们刚新婚不久,我们相处一向很好,但是没想到一次口角,他给了我一耳光。”王萧开始回忆起第一次发生家暴的场景。

“那你是什么反应呢?”

“我当时惊呆了,想打过去,又怕打不过他,我想离开,他已经把门堵死,手机也被他拿走了,我独孤无助,我哭了起来。”

“后来呢?”

“他看见我哭又给了我一耳光,我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了,只有继续哭,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王萧说着自己也要哭出来了。“后来我越哭越凶,他似乎是突然清醒了,然后他就不断地给我道歉甚至还给我跪下了,求我原谅他,他说他很爱我,刚才是脾气上来,控制不了才对我这样的。”

“之后呢?”

“我在惊吓中度过了一夜,我很想告诉家人,又怕他们知道伤心,毕竟我们刚结婚,我想告诉朋友,又觉得丢人。我想过离婚,可是我才刚结婚啊!再说我当时29了,我怕离了婚也找不到对象了,我的心情很复杂。我丈夫第二天买花给我,还各种赔礼道歉,我想他会改的,就谁也没告诉,自己忍了下来。”

“结果他再犯了是吗?”

“是的……”

“你为什么在他家暴时选择了沉默呢?”

“因为害怕啊,你要知道他是男人,我害怕反抗会被他更严重的伤害。”

“那他一直没改,为什么你还是选择呆在关系呢?”

“因为我不能接受我成为一个离了婚的女人,我不想再回到寻找另一半的队伍里,我不想再过漂泊的生活……”

“所以你选择了忍受暴力,是吗?”善林问道。

 “嗯……是的。”

 “这是你的选择,我无权干涉。只是让你看到你的人生剧本:因为害怕、恐惧、不愿意挑战自己的舒适区,而不敢为自己宣告、宁愿呆默默忍受暴力。”

“那我该怎么办?离婚吗?”

“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啊!你要是离婚再次遇到有暴力倾向的男人,你的选择也还是默默忍受啊!”

“那我该怎么做!”王萧觉得内心很害怕和痛苦。

“挑战自己的舒适区,首先看看自己是怎么激惹到丈夫这样对付你的,将这个模式换掉。”

王萧沉默了,自己的确是每次都咄咄逼人,先骂丈夫的家人,最后高声大喊:你是不是又要打我,有本事你就打……看来,这一点上,王萧是有责任的。

“然后你要大胆地对你丈夫宣告:你不允许他这样对待你!你不喜欢这样!如果他敢跨越一步你可以有自己的选择!”

“这……”王萧觉得好害怕,她不知道怎样开口,而且万一丈夫真的再打她,她真的离开怎么办。

“当然,你可以选择留在这段暴力关系里,这是你的人生,你自己做主。”

“太难了……”王萧心里很低落,她不想承认自己丈夫有可能真是个家庭暴力者的事实,再说孩子怎么办。

“就看你有没有勇气为自己出征了,你不是为其他人而活,你是为你自己而活。”善林笑着说: “我明白,跨出舒适区第一步很难,但这也是拿回自己力量的第一步!”

王萧看着善林,心里莫名地涌出一股力量,这是她沉睡很久的力量,是啊,王萧,你为自己活了吗?

王萧的内心很感叹:至从结了婚,维护家庭变得无比重要,她每天做任何事都优先考虑丈夫、孩子的需要,考虑这个家的面子。

她也很害怕离婚,自己单身带着孩子,这样过下去也还好,毕竟丈夫只是偶尔家暴,平时对她也很好,于是当她被暴力对待的时候,她都选择了忍受。

“我想……我应该为自己活一次。”王萧说。

“你本来就值得拥有不被暴力对待的人生啊!”善林对王萧微笑着“就看你的选择了。”

“谢谢你,这次倾听服务可和我想象中大不一样呢。”王萧也笑了,脸上绽放出她独有的魅力。

“也感谢你的信任,真心希望你活出这生自己认为最好的版本。”善林看着双眼含泪的王萧。

“谢谢!”王萧起身收拾包包准备离开了。

善林送王萧离开咖啡馆,看着王萧离开的身影,感觉和来时已经是两个状态了,她挺直了腰板,仿佛是一名即将为自己出征的战士。

“忘了补一句:祝你新年快乐!”王萧走了几步后回头对善林说。

“也祝你新年快乐!”善林微笑着。

18号咖啡馆早早亮起了迎接夜晚的户外灯,仿佛在护送着王萧, 护送着路过咖啡馆的每一个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