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零狗碎

我已分不清这往复的昼夜

亦如寒蝉长亭的凄切

流连人式的局限苟安

辗转梦境的混沌清醒

是执不了一双手

也护不了一弯月

是思不出一条路

也念不完一本书

求索慢慢,漫漫无定

魂若可彼岸,身形又归于何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