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我都快把你忘了

 

图片来自网络

风扇正转着,吱吱的不停响。我躺在沙发上,眼睛望着房顶,有些惆怅。

   陈研,我暗恋了三年的女孩,不是现在,高中那会儿的事,过去很久了,除了每年例行的同学聚会,跟她几乎没有什么联系。

  那时候,怎么也想不到会用这样简单的话来介绍她,听起来就像有意撇清和她的关系。

   开学的第一天,当我踏进新学校,只感觉整个世界在旋转,比风扇还快。路两旁都有葱绿的大树,风不停吹过。

  初来乍到,由于性格的原因,我并未表现出该有的热情,选了最后一排中间的座位,和初中同学欧阳坐一起。他是个天生的话唠,难得的是听他说话不觉得烦。

  班主任胖乎乎的,他讲的没什么逻辑,一边讲,一边擦汗。

 后来,实在无聊,凭着地理优势,开始观望四周。同学都在认真听讲,眼中充满了期待,就像看见了新大陆。

  我最后才看见了陈研,在后门旁边,和我同一排,低头发呆。我假装看外面的夕阳,她那时留着短发,目光停在课桌上面,黄昏的光穿过她的侧脸,应该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她的嘴角微微扬起,像极了电影里的特写镜头,我的突然世界亮了!

 “喂!你听我说话没有!”

 “什么”。

 “老师说那些早恋的同学要给同桌写作业”。

 “哦...”。

 日子波澜不惊的继续着,开始的课程不难,作业能轻松完成,和同学相处得和谐,每天能有很多空余的时间,于是我常和欧阳去踢足球。球场的绿,天的蓝,云的白,已经融入了我的记忆。

  我和陈研的第一句话是她先讲的。

 “字写得挺飘逸的嘛!”她笑。

我面无表情看着她说,“你可以直接说丑的!”

 “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欧阳抄才这样写的,良苦用心。”她假装严肃。

 我附和着说,“这都被你发现了”。

 我俩都没忍住哈哈的笑了,旁边的欧阳白了我们一眼,没有说话,埋头继续睡觉。

 期中考试我考了第六,陈研第五。表彰时她站在我左边,她学着班主任压低声音说“再努力一点点,你就可以超过你前面那位了”。

 那时候,中午只有我一个男生去上自习,为了有机会和她说话,于是老师经常在班会课上号召男生想我学习,我实在受之有愧!

 再后来,文理科分班。我通过非常手段要到了她的手机号码,只是在节日给她发短信,我们也交换过礼物,但仅有如此。

 我竭力的维护着这样的关系。对她的喜欢,除了欧阳,没有人看出来。欧阳在分班和毕业的时候都怂恿我去表白,每次我都想了很久,最后都放弃了。

 毕业后,我和陈研去了不同的城市。随着时间流逝,我从少想她,到不再想她,再到现在几乎已经要忘了。

 昨天晚上,我合上书,准备洗漱睡觉,手机提示收到了消息,陈研发来的,我有些惊讶的点开了,是一条很长的消息,写了她和我的相遇以及更多事情,“开学第一天...”,她在向我表白!

 “所以说你拒绝了?你以前不是想得死去活来?”欧阳在电话那头很不解的说。

   “嗯,你看过《黑猫警长》没有?”

  “废话,看过啊,怎么?”

 “我小学的时候在同学家里看过一点,一直想看,但后来一直没机会看,直到初中买了光碟,高兴的跑回家,但那时的感觉没有了”。

 我躺在沙发上,嚼着口香糖,翻看以前的笔记本,找到了一首为陈研写的诗:

《遇上你》
轻飘的衣角

湛蓝的天空

单车在路上

每个路口

都希望遇上你


我把书包丢了

没有行囊后

可以更快

更快的遇上你

再循着你的影子

海角天涯

                            —2006.8.12

 悄无声息的,已经过去很久,我以不在是那时的我,你也不是那时的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欧阳紫晴习惯了仰望天空,不管是在快餐店、咖啡馆亦或者是办公室。就像现在,李旭蕾已经在...
    伊宝贝阅读 514评论 2 1
  • 天色有些阴暗,我独自漫步在这濛濛秋雨中,夏季的余温已经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凉凉的风。转身,看看走过的路,充...
    深海梦影阅读 705评论 15 28
  • 昨天太用力工作,今天终于病了。不开心,不过,考试,哎,不想说什么了
    DeathKnightR阅读 88评论 0 0
  • 有的人很好,你很想愛上他,但就是做不到。有的人沒那麼好,可你就是沒法不愛他
    静静哒阅读 146评论 0 1
  • 每个人当遇到工作困境低迷时,其实依靠的也只有自己。 无谓杂乱的抱怨只会疏离原本脆弱你自认为情谊深厚的同事情谊,没有...
    慧君_d22a阅读 8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