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传说 26 樊梨花夜探罗府

客厅内,唐易将今天的事情讲述了一遍,罗霓裳的表现着实让人有些诧异,时而惊讶、时而紧张、时而大笑,罗山亲昵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肆无忌惮的大呼小叫,心中满满的都是疼爱和愧疚。

从事商道的罗山,常年在外,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家和亲人的眷恋越来越浓,自罗成战死后,他满腔的热血已经熄灭,现在虽然武皇九阶只差一步便可成圣,但是他对武道的热爱却没有那么强烈了,商道,让他看到了李唐帝国以外的世界,商道世界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尔虞我诈,人前人后,伪善横行…

遇到唐易,是他的幸运,而这种幸运与武者境界无关,唐易身上有一种令人折服的魅力,年轻、气盛、豪爽、做事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说话谈吐令人欣赏、礼数周到、睿智,最关键的一点他好像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

一炷香后,唐易讲述完毕,罗霓裳才满意的离开客厅,临走前罗霓裳又告知唐易明晚去雁栖湖游玩的事情,唐易回到了自己住处前抱拳对罗山说道:“大哥,今晚恐怕会不太平,子时前你我二人将府院布置一番,以防万一。”

唐易说完从须弥袋中取出一个白色袋子,交给罗山,罗山打开后一看全是小拇指大小的界石,大约一百多颗,散发着微光。

“贤弟,这么多界石?”罗山叹道。
“大哥,多布置些,这些都是普通的低级界石,连下品都不算,维持时间有长有短,长的不过半柱香,短的盏茶时间,后院那边你用这个布置就好。”说着唐易又拿出一个黑色袋子递给罗山。

罗山打开袋口,看到里面几十颗泛着银光的界石,颗颗拇指大小,心中一惊,高阶界石,这哪里像是一个小村落的武者,即便世家也不过如此。

这些低级界石对唐易来说,多如牛毛,唐家村所处的位置,玉峰山有一条石脉,这条石脉产出界石,而唐易正是发现了这处石脉才获取了如此多界石,只不过这件事情,除了老村长,他没有告诉其他人,临行之时,老村长再三叮嘱,此事非同小可,不可外传,唐易则心知肚明。

但是对于罗山,唐易并没有藏着什么,只不过有些事情没有如实告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罗山也明白这个道理。

月朗星稀,今晚的镰月如此凄冷,虫鸣声为原本寂静的夜增添了几分温情,唐易躺在屋顶上,瓦片虽凉,但此刻他的心却热的如火,没想到偶遇罗山初到京都,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头枕手臂,望向如钩的月,家的温暖让身体不知不觉的暖意连连。

皇宫内,御书房中李世民正翻阅奏折,身旁突然闪现一人单膝跪地道:“陛下!罗府唐易突破至武皇高阶,薛家、程家、虞家、秦家、尉迟家都派人过去了,还有公输家。”

“哦!这几家反应倒是不慢,公输家怎么也去罗府了?”李世民问道。

“回陛下,公输家四人在燕山本是寻找灵兽,没想到途中偶遇小王爷,回京都后受邀来到罗府。另外,薛丁山与唐易武斗被唐易打伤后,祛了体内淤毒后,被送回薛府。”青衣人低头说道。

“呵呵!丁山被打伤,祛除了淤毒,这倒是成全了他,看来他的修为又该精进一步了。”李世民笑着说道。

“陛下,薛丁山和唐易打赌,如输了绕京都外城一周负荆请罪。”青衣人继续说道。

“哈哈哈!薛丁山这小子,这回可闻名帝国了,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也罢!明日你派人去盯着点,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另外去器宗看看,顺便带几件兵器回来。”李世民大笑道。

“遵命!属下告退!”青衣人毫无声息的离开,御书房内又恢复了安静,李世民推开窗深吸一口气,叹道:“月如钩,往事又上心头,锁清秋,谁叹往事离愁…”

薛丁山被送回薛府,薛府上下为之震惊,程无用等人进府将武斗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后众人离开。

薛丁山之妻--樊梨花,眉头紧皱,自己的夫君虽然被祛除了淤毒,但是被打伤一事她却无法释怀,毕竟薛家在李唐帝国是名望之家,有些话传出去好说不好听,这是赤裸裸的打脸,看着床榻上的薛丁山,樊梨花银牙咬唇,眼带怒意,“好个唐易,我倒要看看你何许人也?”

交代好婢女照顾薛丁山,樊梨花转身回到后院自己房间,头罩黑色娟帕,身着黑色夜行衣,收好须弥袋,触动腰间敛息石,脚尖点地纵身上房,‘蹭蹭蹭…’跃屋脊,跳房檐,不过盏茶时间来到罗府门外。

敛息石:收敛武者气息,适用于夜间,夜间佩戴敛息石,可将身形化实为虚,敛息石分上中下三品,下品敛息石可隐藏身体气息一盏茶时间,中品敛息石可隐藏气息一炷香时间,上品敛息石可隐藏气息一个时辰。

而樊梨花使用的正是上品敛息石。

此刻刚到子时,罗府早已漆黑一片,除了每个房间门外镶嵌夜光石外,夜光石照射范围仅限一丈内,廊厅甬道只有在月光的照射下才依稀可见,府院内更夫每隔一个时辰便在府内巡视一番。

子时前唐易和罗山已经放好了界石,前院后院,廊厅、过道,里三层是外三层,
樊梨花来到罗府一侧院墙外,取出问路石朝院墙上丢出被一片涟漪阻挡,问路石落下,樊梨花迅速出手接住收回,又取出一枚淡黄色石头丢出,院墙上的涟漪立刻出现一个五尺大小的圆洞,樊梨花顺势飞入,十息后,圆洞消失。

而罗府院墙上的涟漪便是结界之力,对于京都世家来讲,晚上府内一般少有巡更护卫,结界可保护整座府院,再加内城已经被军队层层守护,安全问题根本不存在,况且,巡城司兵马每隔半柱香便会巡视一圈内城,十路兵马分批次休息巡视,每路兵马百人,分十小队,针对内城进行巡城和防护。

破界石可破除结界,根据破界石的级别,破界石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下品破界石破界时间为十息,中品破界石破界时间为半盏茶,上品破界石破界时间为半柱香,一般武者使用破界石均为下品。

极品破界石不受时间限制,可重复使用。其他破界石,根据使用次数品级会下降,下品破界石使用后便报废,中品使用三次变为下品,而上品使用五次变为下品。

破界石,是武者必备的工具,不过破界石主要用于破除阵法、宝藏和险地居多,而今晚却樊梨花被用在了罗府,这让樊梨花有些无语,堂堂罗府晚上竟然用界石护院。

进入罗府后,樊梨花飘身上房,找到了更夫的房间,轻轻掀开房顶瓦片只见,两人喝着酒,吃着小菜。

“宝哥,今天唐易少爷真是长脸,居然把个薛家薛丁山给揍了。”

“嘘!小三子,你说话不能小声点儿,私下里说说得了,幸好这是在府里,出门在外你注意点儿,当心祸从口出。”

“呵呵!宝哥,瞧你这胆子,针别大小,薛家在京都可谓是说一不二,薛府之人这些年做事多狂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打着祝贺的幌子,居然和唐易少爷武斗,有他们这么做事的吗?这分明是挑衅。只不过没想到,吃了个闷亏,这唐易少爷真是了不起!”小三子说完又倒了一杯酒。

“好了,喝你的酒吧!今晚咱哥俩可以轻松些了,唐易少爷武皇境界,咱们罗府更加安全了。”宝哥伸了个懒腰说道。

“小三子,我先睡了,到了酉时叫醒我,我得去东院瞧一眼,唐易少爷在那边。”
“好嘞!宝哥,你睡吧!今晚难得轻松些。”

樊梨花盖好瓦片,站在屋脊上放眼望去,几个呼吸来到了距离东院较近的一座房顶之上,白色起伏的景院墙黑色的瓦,院墙上开着木质扇形透花窗,透花窗镶嵌梅兰竹菊图案,棕色的月亮拱门紧闭。

樊梨花找到东院一处比较暗的位置,脚尖轻点屋脊,想要轻身飞入东院,没想到撞在了结界上,结界上顿时泛起一阵涟漪,惊起樊梨花一身冷汗。

“结界?这院子外围居然有结界?”樊梨花心中懊恼无数,然而却又不甘于此,取出破界石,跳下屋脊上了甬道,左右看了一眼,迅速朝东院院墙下略去,谁知刚走了五六步,又撞到了结界上,差点把樊梨花鼻子气歪了。

“又是结界?居然在甬道中间布置结界!哼!罗家真是好大的手比。”樊梨花冷哼一声。
来到了院墙下面,取出问路石,抛了出去,院墙之上泛起一阵涟漪后,问路石落下,樊梨花再次接住。绕到另一边,伸手弹出一缕罡气,没想到又被结界阻挡。不得已取出一枚破界石从院落后面飞身上房,站在屋脊之上,俯瞰整个东院落,院子里夜光石散发着微光,院内石桌上摆了一盘残棋,亭台廊道弯弯曲曲通向月亮拱门。

正对着的是正房,侧耳西厅,正房内传出一阵阵鼾声,此时唐易已经在床榻上休息了。
樊梨花再次弹出一指,结界,再一指,结界...从屋脊到屋檐,凉亭、廊道,几乎每十步便有一道结界,直到来到院子中间,樊梨花已经消耗掉了将近三十枚破界石,那个气是不打一处来,眼看到了正房大门,结果还有结界。

没有办法,樊梨花继续用破界石,终于到了正房门前,只见樊梨花右手飞出一根细丝,顺着门缝进入,一点点拉开门闩...

樊梨花武皇境界,已经达到凝罡成丝境界。

房门大开,樊梨花习惯性的弹出一指罡气,愣住了,结界...怎么又是结界?这个唐易哪里来的界石?樊梨花感觉心头在滴血,取出破界石再次破开结界后,弹出一指罡气,嘭!随着一阵涟漪泛起,再次遇到了结界。

樊梨花怒向胆边来,气血攻心‘噗’一声吐出一口血,原本想着找唐易为夫报仇,没想到,人没有见到,结界破了几十个不止,原本高傲的性子被这小小的结界气的吐血。

“阁下,深夜来访,意欲何为?”唐易坐在厅里的太师椅上,看着樊梨花传音道。

“哼!哼!没想到堂堂的武皇,居然用这种手段,佩服!佩服!”樊梨花传音道。

“呵呵!没想到一个女子大半夜的来我罗府,难不成想倒采花?可惜啊!我已为人夫,实在不便与你媾和,尤其是穿黑衣服的女子,我唐某人十分厌恶。”唐易戏弄道。

“你!你个登徒子!说话如此之恶毒,难道你就是那个罗府新晋武皇--唐易?”樊梨花气的胸中怒火中烧,没想到唐易如此年轻,她居然看不透其修为。

“呵呵!不才正是!不知阁下是哪位?居然冒着如此风险夜探罗府,想必阁下是听说了什么?或者为他人寻仇?”唐易笑着看樊梨花。

樊梨花心中一惊传音道:“呵呵!阁下好深的洞察力。佩服!”

“想我李唐帝国女子有武皇境界之人,凤毛麟角,屈指可数,唐某刚到京都不曾得罪于谁,若非得罪之人,也只有薛府之人,难不成阁下是薛府派来的?”唐易说完,樊梨花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然而身上却没有任何反应。

只不过这一丝惊讶也没有逃离唐易的双眼,唐易笃定此人便是薛丁山三位夫人之一,具体是哪位,他还无法判断,除非逼迫此人使用兵刃,但是唐易却又不愿如此,虽然刚才言辞有些令人厌恶,可这也是唐易故意为之。

“是与不是都不重要,今夜来罗府定要你好看。”说罢,樊梨花手中飞出一支柳叶刀,刀身在距离唐易三尺范围内被结界挡住落地。

“居然又是结界!”樊梨花叹道,却又无可奈何,须弥袋中的破界石数量有限,进入罗府已经消耗了不少,出去也需要破界石,所以她才感到有些无力。

“没错!正是结界,我院中布置了二十五道结界,这房间内,每尺一道结界,不知道薛夫人的破界石准备的够不够,能否离开罗府?”唐易笑笑戏弄道,随后摊开手掌,掌心的破界石放在桌上几十枚...

樊梨花不相信又取出一枚破界石破开结界,随后又射出一支柳叶刀,结果还是被阻挡了下来。

樊梨花叹了口气,此时她的心情难以形容,人比人真的是...

“呵呵!没想到啊...今夜讨扰了...告辞!”樊梨花转身离开,带着一股失落,她没想到今夜是如此的不顺,这一道道结界就像一堵堵墙似的,横亘在自己面前,任凭自己再怎么用力,也破不完。

“嫂夫人,深夜来访,一会儿回去后可要记住来时的路,否则破界石不够用的话,真的出不了罗府了,改日有空小弟自会去薛府登门拜访,到时候嫂夫人也可多布置些结界,以报今夜之事!薛兄明日便可无碍,不过需要在家调养些日子,然后在一举突破至武皇中阶,切记不可操之过急。”

“弟,不远送!嫂夫人请便!千万别被今夜的结界气的吐血,那样就得不偿失了。”唐易传音完毕,回到床榻之上。

樊梨花夜探罗府,碰了一鼻子灰,无功而返,出罗府又消耗了一些破界石后,回到薛府,一口急血吐出,胸中这口闷气才舒畅开来。

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换好了衣服,来到薛丁山床前,却见窦仙童靠在凳子上睡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呵呵!没想到薛仁贵之子也如此不善,竟然做出如此之事,完全不顾这些侍女死活,难道她们的生命在你眼里如蝼蚁般吗?你薛...
    夜已空阅读 333评论 0 3
  • 你是否有过类似经历? 1、客户进来,咨询完价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2、顾客对产品有兴趣,但觉得产品太...
    全媒派阅读 506评论 0 2
  • 那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恋 一 深夜里,子彤对着镜子浅浅地笑着。镜子里的她,浓妆艳抹,一双大眼睛,神秘而又美丽。一...
    夏寞之秋阅读 211评论 0 3
  • 默念:让这个动作停留一会儿,哪怕有些痛。对待这些痛,要像对待每天在街上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和车一样,时间一久,他们不...
    镜子yoga阅读 284评论 0 0
  • “你本该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但还是没忍住把你留在这个世界。”这是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对我说的话。 我有个善良的母...
    以木离穆阅读 2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