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上篇)

  “救......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皎洁的月光照耀着昏暗的城市,没有一颗星星点缀的天空,让原本就很神秘的夜晚显得更加阴郁。

  一名女性在这个寂静的市区里拼命的奔跑,肩上挂着的腰包在大幅的颠簸下摇晃着,里面不断的掉落出口红、手机、证件......

  “啊!”

  因为穿着高跟鞋,女性奔跑起来十分不方便,一个不在意,脚狠狠的崴了一下,女性一屁股坐在地下,手紧紧握着自己的脚裸,在痛苦的呻吟中等待疼痛缓过去。

  但是时间却不允许她那么做,死亡之手很快就会向她袭来。只见她眼前一位如同皮包骨一样瘦弱的男子,正一步一步的向她走来。

  “别害怕,小妞......这不过是自然法则的一部分而已,人类可以不断的喰戮其他生物来维持自己的生命,而我们也不过是享用人类的肉来维持我们的生命而已,这种自然法则无论人魔皆不可违,何必与自然界过意不去呢?嘿嘿......”

  那个皮包骨的男子发出沙哑的说话声,他渐渐的从阴影处走到月光之下,本身很模糊的轮廓变得更加清晰。

  那东西......并不是人类,人类从来都没有过蓝色的皮肤,也不可能有六只手臂,甚至三个脑袋,何况那血眼尖牙,无论怎么看都像是神话里才会存在的.......鬼神!

  随着那怪物逐步逼近,女子的眼神更加惊恐,身体本能反应的颤抖,那怪物看见那女人的惧色,便用右边的那张充满仁慈神态的脸用轻柔的语气说道:“不必恐惧,不过是一个物竞天择的过程而已,这世上有无数和你拥有相同命运的生命,你并不是唯一一个。如果你愿意接受这个命运,不挣扎、不反抗,我能让你死的痛快点。”

  尽管那怪物语气轻柔,那女性依旧听不进去,没有人愿意死,尤其是在这个稳定安乐的时代,死亡是离常人很远的事,有谁会愿意在年纪轻轻的情况下就死去呢?那女性向周围不断张望着,拼命叫喊,可是无论她怎么嘶吼,都没有任何回应。

  “为什么!?”那女的绝望的问道:“为什么没有人?”

  “因为有结界。”那怪物左边那张冰冷无情面容用平静的语气说道:“这里并不是真实的世界,而是内部时间与外部时间相隔离的异空间,也就是说被隔离在现实世界之外的你,就算扯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不......不要......”听见这个残酷的事实,那女人的声音中带着颤抖。

  忽然,一只骨瘦如柴的臂膀死死的抓住女性的脖子,将她抬起,那瘦弱的臂膀发挥出的是与之相反的力气。女人被掐住脖子,嘴里吐不出气来,挣扎着抓住那只臂膀,尝试着将其挣脱。

  女性吃力的睁开双眼,看着那怪物正中间的面庞,那是一张狞笑的脸,笑容中充满了欲望和暴虐。

  那张脸盯着女人的眼睛,开口说话了:“来吧,小妞,让我看看你那香气诱人的肠肚。”

  说着,他伸出自己那锋利的指甲,刺向女人的腹部,随着他的指甲向下划去,女人的肚子被轻松的剖开一条缝,腥红的肝脏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

  快要窒息的痛苦混杂着剧烈的腹痛,那女人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嘿嘿......嘿嘿嘿嘿......好香的味道,今晚饱腹一顿以后还要好好提升自己啊,等将来我统治了人类,还要将人类作为我们种族永无止境食物来源,成为我们族人踏入新的领域的奠基!”

  那怪物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舔自己锋利的牙齿,伸出爪子准备掏出那女人的肝脏,就在这时,他敏感的听力感应到了从某处传来的脚步声,立刻四处张望起来。

  “谁!?我不记得我有松动过我的结界!”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个怪物向后望去。在月光之下,一个模糊的人形轮廓正向他走来。

  从人影那,一个优雅的男中音传了过来:“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刚才好像有一只井底之蛙在谈论统治人类啊。”

  “你说什么?井底之蛙?”那怪物听见一个刺耳的词汇,面色一怒,便将手中的女人放在地下,很不服气的转过身来。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但是我想你现在是根本没有搞清楚情况吧?”

  怪物中间的那张脸愤怒的看着那个人影,在他肾上腺素的刺激下,整个身体开始渐渐膨胀起来。原本骨瘦如柴的身躯,在愤怒的刺激下,鼓胀成了一个身材高大、肌肉发达的三头六臂的怪神。

  那怪物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即使是隔着一层肌肉,外人也能听见那沉重的跳动声。

  “我们魔族原本就是你们人类进化后的产物,光是基因水平就远远超在你们人类前头!”

  “一个失去本能的种族又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你们人类一直在朝着错误的方向进化,虽然你们前卫而又先进的思维确实能让你们辉煌一时,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终究是会被淘汰的种族。”

  “不如臣服于我等,还能让你们过上好日子。我们需要的只是你们的血肉,不要你们的痛苦,只要人类愿意老实被圈养起来,不仅能够得到我们魔族的庇护,还能过上好日子,只要你们定时成为我们的食物即可。怎么样?够仁慈吧?”

  怪物的三个脑袋,依次用愤怒、冰冷、柔和三种不同的语气表达自己的态度。

  “仁慈?”那人影听了这番话,便向前走了两步,在月光的照耀下,能够清晰的看见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白大褂,长长的头发和刘海遮住了自己的右眼,口中还戴着一张口罩。

  “医、医生?”看见那男人的服装,那怪物诧异从口中吐出了他第一个想到的职业。

  “是的,医生。”那男人冷冷的回复道。

  “你刚刚说的那番话,我认真听了。”医生用阴冷的眼神盯着它,即使是面对高大强壮的身姿,也依然毫不惧色,相反,那极度缩小的瞳孔,反而是蛇盯着猎物时的感觉:“我该怎么说呢?假仁慈我就忽略了,但是你说出的那番话,也未免太无知了啊。”

  医生的话音刚落,那个怪物的三个脑袋竟同时愤怒起来:“你说什么?”

  “要想统治人类,首先要能统治魔族。”医生双手抱臂,冷静的说着:“但是无论是人类体系,还是魔物体系,都有着自己的奥秘,对于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肤浅之辈,别说是人类体系了,就连与自己同族的魔物,也统领不了啊。”

  “你.....”那怪物愤恨的看着那名医生,它再也按捺不住,挥起巨大的拳头,像一辆战车一样奔驰而去。

  “你,找,死!!!”

  那医生身体一倾斜,迅速蹲下,避开了那重如坦克的拳头。

  瞬时间,他从口袋里抓出一支注射器,往那怪物的臂膀上一扎,注射器中的液体在压力下被推进了那怪物的前臂内。

  不一会儿,那怪物捂着瘫痪的臂膀,后退了几步:“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膀子没有知觉了?”

  “一只麻醉剂而已。”那医生抓着手中的注射器,将注射器内所剩无几的液体挤压出来,他看向怪物的眼神,不知何时,出现了几丝血丝:“人类现在的技术水平已经不是魔族可以抵抗的了,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仅剩不多的魔物为什么至今一直潜伏在人类社会的阴暗处的原因。”

  “每只魔物都痛恨人类,每只魔物都想翻身,可是又有几只魔物能做到?仅凭你的一己之力是没有办法做到的,到现在依然还想着和人类对抗的人,都是那些有大智大慧的魔物。”

  “今天在此相遇,想必你我有缘,看在你我同族,而且你又有六只手臂的修为的份上,这次我会放你一马,希望这次的事能改变你对世界的态度。”

  “同、同族?”那怪物看着医生的眼睛,因为右眼和嘴巴分别被刘海和口罩遮住,那只怪物仅能看见的是医生唯一露出来的左眼,但也就是那只左眼,他从中看见的是.....忧伤、惆怅、暴虐、阴冷、仁慈......等复合多杂的神情。

  “你这家伙,难道是?”

  “没错,我和你一样属于魔族,但是......”

  说着,医生将手伸入自己的衣领,不一会儿,从里面掏出一个闪闪发亮的物品。那物品在见光的一瞬间,刺眼的光芒便向那怪物袭来,它用手遮挡住光芒,待光芒散去之后,它才渐渐看清那是什么。

  那是一本书,在那名医生的高举下,那本书的内容也逐渐清晰。

  “如今我已经皈依我佛!兄弟,听我一劝,信佛吧,在这个迷失的世界里,唯有在佛经里才能找到心灵的归宿!人类很虚伪,魔物又太暴虐,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种族又算的了什么?不过是因为因果报应而产生的业力轮回罢了!投胎的生命形式罢了!众生平等啊!魔物和人类的区别无非就是一具皮囊!何必执着呢?”

  在那名医生高举的手中,抓着的是一本佛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